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门入侵 > 正文 第七十六章:狷狂
    “法王大人,请允许我去。”

    在法王身边,一个锦袍少年开口了。他神色倨傲,衣着华贵,可身上只有一把剑,才算是职业者的装备。

    “剑王让你来,只是学习,不许!”法王微怒,那阿斯拉魔法诡异,装备奇特,枪王死了个弟子已经够麻烦的了,剑王这最喜欢的学生要是死了,自己都不好交代。

    锦袍少年撇撇嘴:“我就是看不惯他嚣张的样子,哼……”

    法王看了看炼狱战场中的年轻法师,阿斯拉的身上,仿佛半边裹着火焰,然后他就真的燃烧起来,炼狱战场之中,炼狱之火被法师吸引过来,外面的人再也看不清里面的情景。

    还真是……狂妄啊!

    夏河引来炼狱之火,隔绝外面的观察,他悄然更换了四张数字元素牌。只是一场战斗,这元素牌就有些轻微的损耗。夏河的境界不够,敌人又是大师水准,数字元素牌全力运转之下,没有损伤才是奇怪的事情。

    修复魔液夏河自己能造,也不会在意这十几个金币的消耗,他看无人进入,干脆暴力破解了暴风城魔法师的空间戒指。

    这戒指意外的大,差不多有六十多立方米,并非标准规格,看样子被魔法师改造过。戒指里面有一些金币,大量的魔法材料,还有数百本的魔法书籍。一本二十七页的魔法书,两根备用魔杖,三个二十级的卷轴,一个魔法符文,还有个备用的魔法指环。

    夏河还看到了两本魔法技能书,一本是连环火球技能,夏河印象深刻,那可是连破了自己十二面相位玄冰盾的技能。另外一本技能书,就是闪现。

    闪现是魔法师快速移动的技能,有一定的空间属性,学会了闪现之后,进阶传奇,就能很快掌握任意门。

    夏河正好缺少快速移动的魔法,道宫罗列的类似技能,和这个世界的空间法则融合不好,芙蕾雅还在完善修正,有了这个技能书,事情就变得简单了,芙蕾雅最多两三天就能把夏河的技能设计出来。

    魔法塔罗牌意外的好用,夏河原本制造了大量卷轴,就是为了弥补魔法书技能数量不足的问题。可是这次只用掉了六个召唤战锤,看样子可以节约不少……

    夏河还在想着,忽然感应到有人进入,他迅速将塔罗牌的力量全部激活,看到一个手持大剑的战士来到面前,距离只有十米。

    夏河魔法书激发,六个战锤在战士上方凝聚。

    炼狱之火退散,空间屏障之中,那战士看到头顶魔法凝结的战锤,面色巨变。暴风城领主身边那白袍男子,也是皱眉。

    进入利兹魔盒,有三秒钟的保护期,魔法师竟然利用这三秒钟的时间,来准备大威力的魔法。自己进去的话,也没什么破解的能力,只能靠技能强行抵抗。

    然而血腥玛丽的女魔法师,用绝对壁障告诉大家,这个诡异的战锤魔法,就算挡住了,也能把被魔法保护的人震死。

    空间壁障消失,战士大剑狂舞,释放出数十道剑芒,其中一半都是冲着夏河来的。

    狂暴土傀儡!石英风刃!沙尘龙卷!

    风羽术!

    夏河的魔法连环释放,剑芒将两个狂暴土傀儡摧毁,就撞上了石英风刃。石英风刃崩散之后,夏河的身体已经消失在沙尘龙卷之中,飞上高空。

    那战士长剑抛出,带着一道灰色的痕迹,飞入沙尘龙卷之中,在他的护腕上,一个魔法符文亮起,一个巨大的龟壳出现,将战士整个覆盖在下面。

    轰!

    战锤第一击落下,战士心中一喜,他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夏河击杀暴风城魔法师的战斗太过惊心,谁也不清楚这战锤的力量是什么原理,龟壳防御得住,等自己出去之后……

    噗!

    十二道暗影箭从地面串起,龟壳内空间狭小,战士侧身一弹,把自己贴在龟壳上。暗影箭相互撞击,也跟着转折,透入了战士的甲胄缝隙。战士感觉受伤处冰凉,一点也不痛,反而十分的舒服,只是一愣的功夫,暗影箭在身体之中已经转折了数次。

    战士的脸色暗淡下来,生机飞速的消逝。

    夏河在空中向下一扑,已经避过长剑,他指着空中还在向下攻击的战锤,将魔法解除。要是战锤一直攻击下去,那战士的护腕就毁了。

    龟壳慢慢消散,夏河取了战士的护腕,收入龙虎道箓之中,随手放火,把战士的尸体点燃。然后他又引了一道火焰出来,在空中凝结成了一行字。

    继续,我不用休息。

    整个甲板上,还在笑的就只剩下芙蕾雅了。就连阿比盖尔,都觉得阿斯拉这次太过狂妄了。奥维利亚皱眉,阿斯拉为什么要刻意激怒对方?

    白袍男子向暴风城主行了一礼,起身走向利兹魔盒。

    夏河向着高出接连放了四个冰霜之眼,白袍男子才出现在炼狱战场上,周围就燃烧起了熊熊烈焰。

    火狱术!

    白袍男子进入炼狱战场,站在空间屏障内,看到周围起了火焰,心中立刻不安起来。空间屏障能保护他不受伤害,可他的精神力没法释放出去,根本不知道这火海的面积。

    拼了,就算烧烂了这一副皮囊,也要杀了那魔法师!

    白袍男子还记得,城主的首席魔法师,就是因为不肯拼,被对方牵住了鼻子,一步步被送入死亡的陷阱。

    夏河隔着空间屏障,看那白袍男子手中亮出一个三角形符文,顿时知道他心中所想,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每个道士,都是兵法家,兵无常势,水无常形。

    自己又怎么可能每次战斗都是一个调调?

    夏河面前漂浮的魔法书消失,七页之书浮现出来,白袍男子的空间壁障消失的同时,七个巨大的蓝色火球瞬息降临。仿佛太阳在一瞬间炸开,夏河退出两百多米,耳朵里还有微微的鸣颤声。

    “法王,这不公平!”暴风城领主吼了起来。魔法师可以预先准备魔法,后来的进入者会直接陷入绝境。这还怎么打?

    “我没觉得。”法王面无表情的回答。

    “你这是偏袒神殿了?”

    “规矩是女王定的,我没权力更改。”法王冷然道。阿斯拉狂傲的姿态激怒了自己的手下,他们又不清楚女王的计划,纷纷请战,自己还拦不住。刚刚死在夏河手中的战士,在一条血帆战舰的二副,他也在痛心。

    “还有人挑战么?”法王回头看着自己的手下,眼中带上了警告的味道。

    炼狱战场之中,夏河又用火焰展现出一行字迹——还有谁!

    众人沉默,面对这样残暴的法师,恐怕只有史诗强者才能将其压制了。银发魔法师跃跃欲试,可他读的懂老师眼睛中的意思,只能咬着牙低下头。

    谁知道老师和这个家伙达成了什么协议,自己要是去挑战,肯定会被老师批评。

    夏河走入火海之中,白袍男子的尸体炸得支离破碎,只有那三角形符文完好无损。

    夏河伸手抓起,收入龙虎道箓之中。

    暴风城领主双拳紧握,死死盯着炼狱战场中的夏河。阿比盖尔看到这一幕,心中生出了无比的厌恶,自己为什么当初还会找他投资呢?一个输不起的人,白白的长了个空壳子。看上去相貌堂堂,心智弱小得像是婴儿。

    夏河连续击杀三人,一时之间无人再想挑战。

    法王松了口气,利兹魔盒内,夏河身子一沉,被强行传送出来。原本准备的大量卷轴,都没能用上。

    暴风城领主再也无法忍受,他一步跨越到了夏河面前,伸出手道:“拿来!”

    “拿来什么?”夏河看着这史诗境界的贵族领主,面带嘲讽。

    “我的符文,交出来,我饶你一命!”

    夏河对暴风城领主忽然释放出的威压视若罔闻,魔法塔罗牌第九序列主牌飞出,停在了他的面前。夏河冷然道:“我没想到,贵族之中,还有你这种不要脸的货色。你的符文?为什么会在挑战者身上!”

    “很好……”暴风城领主的双手,开始闪现银色光芒,他竟然真的要动手,在这血帆战舰之上。

    “够了!”法王的声音炸响,血帆战舰上黑色的气息冲压下来,瞬间冲破了暴风城领主的史诗气息。

    与此同时,夏河的手中,多了一块沾染鲜血的破布。他把这块破布冲着暴风城领主的脸上一丢。那暴风城领主受到虚假界域的冲击,身体僵硬,竟然没能躲开。

    夏河一字一句地道:“我,阿斯拉?夏,以奥术帝国开拓贵族的身份,向你宣战。我将以我法师贵族的生命,捍卫尊严。城主阁下,我们两个的家族,从今日起就是血仇,不死不休。”

    夏河的话,就像是晴空霹雳,震慑全场。就连暴风城的领主都懵了,呆呆地看着眼前年轻的魔法师。

    阿斯拉这是疯了吗?

    夏河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对奥维利亚道:“一会儿你也不用去挑战了,他也活不了几天,到时候暴风城的一切,都是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