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门入侵 > 正文 第七十七章:玛丽
    夏河的话,声音可是不小,法王也有些发懵。自己让他去杀了暴风城领主,当然是偷偷动手最好,这样明目张胆,人家有了准备,还怎么做?

    法王第一次对女王的决定有些怀疑,这年轻的魔法师,到底要干什么?

    暴风城领主面色铁青,可是血帆战舰拥有虚假界域,他要是在这上面动手,还真不是法王的对手。

    宣战,血仇,这样的字眼他从来没想到会落在自己的身上。

    而对他宣战的,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法师,鬼知道他的家族有多少领地,什么爵位。

    “这也是神殿的意思么?”暴风城领主转过头来,对着阿比盖尔。

    阿比盖尔还在思考,夏河道:“我的意思,就是神殿的意思。”

    “很好,我这就去踏平神殿,恕不奉陪!”暴风城领主起身,他带来的一干人等全部站起,跟在他的身后,就要离去。

    夏河大笑:“想走?这就由不得你了!”

    “你要做什么?”法王看到,在夏河的面前,一道火星亮了起来,迅速扩张,整个甲板上的温度陡然拔高,有一个让他恐惧的存在苏醒过来。

    轰!

    火焰沸腾,安度西亚斯从第九序列主牌中放出,还有些迷迷糊糊。

    “安度西亚斯,杀光他们!”夏河下达命令的时候,神识和炎魔交汇,炎魔迅速领悟了夏河的用意。他庞大的身躯向前一步,一脚踩了下去。暴风城领主身影消失,他身边的人一半被安度西亚斯踩中,侥幸逃离的,也被四下飞溅的火焰穿透了身体。

    法王又惊又怒,心中又是无比的恐惧。

    一头传奇炎魔,而且根本看不出是什么等级!

    “芙蕾雅,都录下来了么?”

    “在录在录!”芙蕾雅捧着留影石,异常兴奋。

    夏河吞了一整颗天地鬼神丹,又服用了大半盒玉膏,缓解身体承受的压力。安度西亚斯巨大的手爪横扫过去,最粗大的桅杆无声折断,在他的掌心之中,暴风城领主哀嚎着,涕泗交流,求夏河饶了他的性命。

    安度西亚斯轻轻一捏,芙蕾雅的匕首化为黑光,扫过暴风城领主的后脑。一个史诗强者,没有任何抵抗能力,死得干干脆脆。

    炎魔还没完,他的另外一只手爪向下一捞,利兹魔盒被他从金属桌面上扯下来,重新化为一个小巧的金属方块。

    “阿斯拉,你做什么!”法王惊叫起来,那是残破的神器,女王交给他,要是在他手上丢失了,他就得承受女王无边的怒火。

    安度西亚斯挥手,将利兹魔盒丢给夏河,夏河接了这残破的神器,取了财富之书出来,将利兹魔盒送入财富之书中,直接献祭掉了。

    法王眼前一黑,安度西亚斯尾巴一甩,抽向法王。

    只是旁观,法王还不知道安度西亚斯的厉害,安度西亚斯的尾巴还没到,整个血帆战舰上已经化为火狱,灼热的硫磺气息从皮肤渗透进血脉里,四下全是黑红两种颜色。那重叠的影子里,不知道多少深渊恶魔在咆哮。

    真正的传奇界域,境界碾压。

    一切反抗,都是那么的可笑,法王感觉自己任何魔法都释放不出,身上所有的装备全部失效。

    这就要死了吗?两百多年的艰苦修行,追随女王征战,都敌不过一头炎魔的尾巴。

    他终于知道,自己用那女人威胁夏河的时候,夏河为什么如此硬气了。他的手中,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是奥术帝国的皇帝赐予他的吗?难道那魔法帝国,已经开始要向外扩张了不成?

    和生死无关的东西,在法王的脑子里流窜,他放弃了抵抗,战意全失。

    夏河的目光,穿过安度西亚斯的深渊界域,望向天空,在苍茫的云端,一道细线凄厉猩红,宛如电光般斩落下来。

    血腥玛丽还是出手了,她舍不得自己的法王。

    这一道猩红的细线是如此可怖,看了一眼,就让人觉得生无可恋。

    不如就这样死了吧,死亡之中,有着永恒!

    安度西亚斯的尾巴扬起,向着天空抽去,法王浑身冷汗,这一下死里逃生,两世为人。

    噗!

    那猩红细线和炎魔的尾巴相逢,瞬息斩入,炎魔咆哮一声,尾巴上的火焰炸开,堪堪挡住了血腥玛丽的一击。

    “不知死活!”

    安度西亚斯的面前,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毫无征兆的出现,她穿着雍容华丽的长袍,头戴王冠,手持一根权杖。权杖铸成了双头蛇的样子,猩红细线的气息,和这权杖一模一样。

    她的权杖扬起,深渊界域破碎,血帆战舰之上,猩红色的光芒弥漫。

    安度西亚斯身上的火焰向体内收缩,像是畏惧那女子一样,他惊恐地看着女子,她已经拥有接近半神的力量!

    要是在破碎深渊,他还能从容逃走,可这里是另外的世界,他还被夏河封印在魔法塔罗牌中,又削弱了很多力量。无路可逃。

    无路可逃!

    安度西亚斯悲愤莫名,他在破碎深渊好好的做着他的领主,忽然有一天,来了两个道士,强迫他签订了什么主仆协议。因为反抗,他被打的很惨,求死不能。打完之后,两个道士就走了,仿佛忘记了这个事情。

    恍恍惚惚,安度西亚斯也觉得这事情不合理,一定是自己成长太快,脑子出了问题,都是幻觉。

    忽然有一天,小道士弄了个召唤阵,把他带到了这个世界,他才知道,那次的事情,根本不是什么噩梦,而是真实发生过的。

    吼!

    安度西亚斯咆哮起来,这女人虽强,可远不如那个老道士可怕!他的灵魂,仿佛被注入了强大的力量,一下就摆脱了猩红界域。

    “玛丽阁下……”

    女人猛然转身,安度西亚斯趁机化为一道火光,被夏河召唤回了魔法塔罗牌之中。夏河的身体表面,光芒四射,正四面体形成赤红色的形状,将他包裹。

    夏河感觉自己在燃烧,安度西亚斯强大的力量被魔法塔罗牌借来,让他暂时拥有了相当于一阶道士、阳神真人的力量。只可惜,打不开神府,放不出真正的太阴镜。

    “你不该出现在这里。”夏河说着,向前一步,手掌对着女人的胸膛按了下去。

    释放安度西亚斯,他能维持两分四十秒左右的时间,借用炎魔的力量,却只有短短的二十秒,他的身体就会崩溃。

    血腥玛丽的权杖向前一挥,猩红色的细线密密麻麻,向着夏河笼罩过来。

    她不是施法者,却有了和施法者一样的攻击方式。

    强大的传奇,已经开始接触法则的秘密。

    夏河掌心雷光闪动,猩红细线在雷光之中化为灰烬,血腥玛丽手中的权杖上,那双头蛇发出凄厉的哀嚎声。

    三尺之内,就是人仙也不敢硬挡掌心雷。

    血腥玛丽银灰色的瞳孔泛起血丝,她一言不发,正要催动下一次攻击,数里之外,财富女神的神殿之中,一道金光破空飞来。

    血腥玛丽只看到一枚金币翻滚着划出一道弧线,射进了自己的胸膛。

    好痛!

    夏河眼前,血腥玛丽崩碎,就像是被火枪命中的玻璃杯。

    夏河半边血红的魔法袍鼓荡起来,他趁着还有余力,一拳向着甲板砸了下去。血帆战舰和那血腥玛丽一样,以夏河为圆点,形成碎片涟漪,一层层扩散出去。

    夏河闪电般窜到船头,将那史诗魔法炮收入龙虎道箓之中。

    “我给血腥玛丽阁下一个面子,以后你们可以拥有暴风角一半的权益,走吧。”夏河的声音向外扩张,从海面向着暴风角推进,迅速将整个暴风角覆盖。他真的不敢杀法王了,血腥玛丽只是一个投影,就能压制安度西亚斯。要不是自己献祭了利兹魔盒,请财富女神出手,方才就要死在这里。

    战舰慢慢的散成碎片,法王站在水面上,惊魂未定。

    女王亲自出手,也没能杀得了阿斯拉?

    法王看着那年轻的法师化为一道火光,带着财富神殿的人飞向暴风角,心中有着说不出的失落。自己被炎魔吓破了胆,心中产生了难以磨灭的阴影。想要进阶传奇,更加难了。

    有些事情,不是你明白了道理就能改变的。

    夏河身影就像是一道血光,带着神殿甲士和阿比盖尔等人落在神殿的广场上,芙蕾雅伸手扶住夏河,抓了一把药就给夏河塞进了嘴巴里。

    “阿斯拉!”阿比盖尔看到夏河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以为他受了重伤。

    “我没事,休息几分钟,我们去暴风城。暴风城领主最强的手下都带到了船上,城主府里只剩下五十个骑士。”夏河说着,原地坐下来。他不仅要压制力量消失后造成的伤,还的把塔罗牌处理一下,安度西亚斯重新陷入沉睡,第九序列主牌要立刻修复。

    芙蕾雅给他吃药,也是让他立刻稳定体内的力量。方才夏河的力量已经达到此生巅峰,除了没有开启神府之外,连掌心雷都能用出来,直接破了血腥玛丽想要击杀安度西亚斯的那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