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门入侵 > 正文 第八十六章:醋
    夏河给奥维利亚详细的安排了计划,告诉她如果自己不在,要怎样应对。

    趁着还没出征,夏河又让芙蕾雅给奥维利亚准备一整套的身份文件,各种徽章文书一应俱全。

    道宫入侵异界,收服当地土著是最常见的事情,也从来没指望他们忠诚。夏河更不会以为奥维利亚真的要给自己当家臣,然而在暴风角,他想要成为真正的领主,将来回归,还是需要奥维利亚帮忙,这就是奥维利亚地位的基础。

    两日之后,夏河躺在血帆战舰的船舱里,看着窗外万里碧波。

    夏河之前徒手拆掉过一条血帆战舰,当时为了立威,现在才觉得有些心疼。如果能抢来划入自己名下就好了。

    这船舱原本是给船上最高级魔法师的,没有任何装饰,所有地方,都绘制着魔纹。从基础材料和龙骨上来说,这条史诗战舰未必比得上圣奥丁号。可是血帆战舰的设计,在整体性上是整齐划一的,每个细节都在为血帆服务。

    这就有了神周帝国工业战舰的雏形,能降低非常非常多的成本。

    魔法师的床就是一整块木板,有二十厘米厚,炼制精细,魔法师躺在上面,绝对不用担心来自下层舱室的攻击。而且木板上的魔法阵,本身就是个简单的魔力池。魔法师躺着就能修行。

    “大人,您在吗?”芙蕾雅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可她不等夏河答应,就已经钻进来。

    “什么事?”

    “我看看阿比盖尔在不在。”芙蕾雅四下打量这房间。

    “她怎么会在这里。”夏河又好气又好笑,芙蕾雅敏感过头了。

    “名誉主教大人,您在吗?”阿比盖尔的声音出现在门外,芙蕾雅一副得意的表情,她就往床边一站,向着外面道。

    “是区域主教大人吗?请进。”

    阿比盖尔在门外,手里捧着一个盒子,听到芙蕾雅的声音,就磨了磨牙。自从这个芙蕾雅出现之后,自己好像就再没和阿斯拉单独相处过?

    这个时候走又不好了,阿比盖尔硬着头皮,推开舱门。

    就是第一法师的船舱,在血帆战舰上也很小,摆了张床之后,还剩下个小桌子,固定在地板上。夏河从床上起来,阿比盖尔走进房间,看到芙蕾雅在整理床单。

    她把盒子放在桌子上,自己坐下来,才招呼夏河一起坐。

    “是什么好东西?”夏河指着盒子问。

    阿比盖尔把盒子轻轻打开,里面是两块精致的糕点,

    “新做的,你尝尝。”

    阿比盖尔拿了盒子里的木刀,切下一个小角来,双手举着送到夏河口边。

    夏河奇怪,芙蕾雅这个时候安安静静,也不搅局。

    夏河:芙蕾雅?

    龙虎道箓之中,芙蕾雅回以文字:大人,我才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夏河微笑起来,就在木刀上一口吞了阿比盖尔切的糕点。是啊,芙蕾雅可是神灵,也有着她的骄傲。

    “阿斯拉,你干嘛急着扩充势力呢?”阿比盖尔喂完了夏河,又给自己切了一点,放在嘴里。区域主教风情万种,狭小的房间里满室生春。

    “芙蕾雅没和你说吗?”夏河做吃惊的表情。

    “只说救人,我以为是借口。”

    “两个朋友,有一个是晨曦之主的牧师。”

    阿比盖尔的手臂有些僵硬,晨曦之主,那是主神级别的存在,比财富女神要强,强大许多。

    “我请你过来,是想也许能让你收获晨曦之主的友谊。”

    “阿斯拉,你真是贴心。”阿比盖尔又给夏河切了一口,喂在他嘴里。

    “那你怎么报答我呢?”夏河声音温柔,阿比盖尔听起来,却像是一把刀。

    这个家伙啊……

    阿比盖尔做出一副难过的表情,丢了木质餐刀,双手托着腮,胳膊支在桌面上,看着夏河。

    “我不太清楚晨曦之主是不是有意南方,不过我这个朋友啊,是神眷者。”

    神眷者!

    阿比盖尔收起表演,心中震惊,如果是神眷者的话,那晨曦之主的目光,就可以投在龙之岛,甚至有可能关注到女神。

    “神眷者死在这边,要是晨曦之主震怒的话……”

    “好了,我领了你的人情。”阿比盖尔咬着牙,想要在桌子下踢魔法师一脚。

    如果晨曦之主的神眷者死在这边,财富女神就是个重大的嫌疑人。就算最后查清不是女神做的,没准也会泄露了女神的秘密。

    这种锅不能背,阿比盖尔顿时有了动力,心里又像是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她没心思和夏河**了,就收了盒子,道:“巨石佣兵团的史诗团长,是个狂战士,爆力强,我未必顶得住,你们两个小心为上。”

    “我有了类似闪现的技能,不怕狂战士。”、

    “她呢?”阿比盖尔指着芙蕾雅,她知道芙蕾雅对魔法师十分重要。阿斯拉要干掉法王,可不是装腔作势,如果血腥玛丽不出手,那天法王就死定了。阿斯拉是想要给芙蕾雅出一口恶气,就能冒这样的风险。

    想要和阿斯拉搞好关系,看起来不经过芙蕾雅不行。

    “我是神箭手呀!”芙蕾雅给了阿比盖尔一个白眼。她又不用冲在前面,狂战士再猛,也没有太远的攻击手段。

    阿比盖尔感觉所有力量都放在了空处,芙蕾雅这个小家伙,无处下口。

    “领主大人,您在吗?”门外又有人来,听声音,是银魔。

    “进来吧。”夏河心说,自己总算有了点主角的感觉,很多人开始要围绕自己运转了。银魔堂堂一个魔法大师,也要对自己毕恭毕敬。

    银魔进了房间,看到阿比盖尔在,就行了个法师礼。

    “什么事?”

    “大人……您还有一些用不到的卷轴,是不是?”

    夏河点头,上次自己为了应付擂台,制造了一批十八十九级的魔法卷轴,后来芙蕾雅出现,血腥玛丽要自己杀了暴风城领主,自己干脆召唤了安度西亚斯,卷轴也没用上。再去暴风城清理的时候,倒是用了一些,不过还剩下六十六个。

    银魔期期艾艾,夏河就笑了,取了二十个魔法卷轴,放在桌子上。

    “银魔,这是送你的,如果用不完,你记得收回,自己留着。”夏河慷慨地道。

    “多谢领主大人,那这次的任务,不会有战损了。”银魔收了卷轴,却没立刻离开。

    “你还有什么事?”阿比盖尔有些烦躁,自己和阿斯拉说话,有个芙蕾雅旁观就算了,再多个男法师在这里,自己就得端着架子。

    “没有了。”银魔见阿比盖尔在这里不走,只好道别。

    “鬼鬼祟祟的。”银法师离开之后,阿比盖尔这才抱怨。

    “他有话和我说,原本我想让他来跟着我的,结果剑王派了梅迪尔丽过来,占了他原本的位子。”

    “他们都有病?”阿比盖尔不理解,在血腥玛丽的团队里,无论是梅迪尔丽还是银魔,地位都很高,也有前途。争着跟阿斯拉干嘛?

    “当然是无利不起早。”夏河心说,血腥玛丽虽然强大富有,可是那女人资源汇集在一身,手下就未必都能满足了。银魔连一本完整的魔法书都没有,自己许给了他一本,他就肯为自己杀了鬼眼法师,可见血腥玛丽内部并不好混。

    自己掠夺了黑市,银法师当然惦记着了。

    阿比盖尔为之气夺,自己只是有些喜欢小魔法师,当然也是因为魔法师有钱,可他没钱的话,自己也不会……

    区域主教头痛起来,她现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才去接近阿斯拉。

    “主教大人,还有什么事吗?”芙蕾雅在一旁问。

    阿比盖尔看了一眼芙蕾雅,小姑娘穿着黑色的斗篷,身子隐藏在暗处,像一只随时要动攻击的猫。

    这就要败退了吗?

    听阿斯拉的意思,他要去奥术帝国,而自己是绝对不能去那种地方的。

    那是信仰的荒漠,诸神也无法插足。

    不过阿斯拉的手中有财富之书,只要他去了奥术帝国,迟早有一天,女神的荣光,也会降临在那里。

    对于神灵来说,时间从来都不是问题。

    想到这里,阿比盖尔笑了起来:“我没有事了,阿斯拉,点心怎么样?”

    “很好吃。”

    “下次我再做给你。”

    “那就多谢了。”夏河感觉芙蕾雅的目光落在自己的后背上,并不尖锐,只是黏黏的。

    阿比盖尔也没收拾她的点心盒,起身之后,袅袅婷婷的,一步步走出夏河的房间。

    “大人。”

    “芙蕾雅?”

    “你为什么盯着她的屁股看?”

    “哪里有!”

    “阿比盖尔晃的很好看,我要不要也学一学呢?”

    “你还是好好的炼制龙虎道箓吧,别想这么多没有用的事情,我们去奥术帝国的路上,不会很太平。”

    “大人总是喜欢岔开话题。”芙蕾雅叹着气,坐在了夏河的床上,她伸手接过夏河的龙虎道箓,和自己的那一枚一起炼制。两枚龙虎道箓上,重新镶嵌了宝石。那宝石黑沉沉的,没有任何光泽,正是化石龙的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