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门入侵 > 正文 第八十九章:永不相负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夏河脚下留了个幻影,身子向上闪烁,又拔高了五十多米。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他感觉到了窥视,大致辨清了方向。

    在北方,距离四十里以上!

    如果去找那个人,自己带出来的四条船上,没几个人可以活下来,战舰也要被毁得干干净净。

    夏河咬了咬牙,低头向下望去。

    魔气翻卷,覆盖范围几十里大小。在魔气之中,巨大的脸孔浮现出来,比方才要大了上百倍还多。

    那怪脸的左边眼睛一个窟窿,冰晶凝结,鼻子上血肉模糊,是被三足神火飞鸦抓的。它张开口来,咬向夏河。

    夏河身形下坠,看上去避无可避。

    他看着巨大的面孔,冷笑了一下,无知魔物,还比不得破碎深渊中的那些恶魔。魔界比深渊还要混乱,缺乏灵性,是最容易毁灭的世界。

    夏河深出左手,龙虎道箓上,向前的化石龙龙睛顿时释放出刺目的电光。

    这电光原本只有一线,转眼就扩充到了手臂粗细。海面上,血帆战舰的后甲板,芙蕾雅也伸出手来,她有一枚相同的龙虎道箓,上面的龙睛,同时释放出雪白的电光,瞬间就和夏河放出的电光连接在一处。

    这电光连接,穿透了巨大的面孔。

    轰!

    雷音炸开,魔气所化的怪脸被这一击就碎了半边。

    装备联合技能:虚室白电,龙虎雷音!

    夏河身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芙蕾雅,她和夏河易位,手中匕首在半边面孔上轻轻一刺就收了回去。芙蕾雅在魔气之上悬浮,目光四下扫视,只看到一头头魔物被雷音震慑,纷纷跌落向大海之中。

    五十里外,血色战舰上,鬼眼法师手中的水晶球无声粉碎,他的双眼之中鲜血淌下,痛得只有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

    该死,那是什么技能?

    鬼眼法师脚下的祭坛裂开一线,发出咯嘣嘣的声音,祭坛周围,那些钉在甲板上的尸体开始扭动、挣扎。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双眼剧痛,不可视物,鬼眼法师心中冰冷。

    血法师的技能是什么?怎么可能引动雷霆!

    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他当机立断,迅速切换出自己的任务页面。

    主神,我选择回归!

    夏河回到甲板上,吞了一点玉膏,再次取出魔法杖来。一个低沉婉转的调子,在他身上散发出来,向着四面八方扩张。

    魔气之中,那些魔物听到了这个声音,如醉如痴,不能自己。

    甲板之下,舱室内的死士,如闻纶音。

    死士奋起,开了舱门,冲上甲板,却看到甲板上的魔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死去,身上的魔气飞速消散。

    阿斯拉镇魂曲!

    砰!

    芙蕾雅重重地落在甲板上,踩碎了一地的木片。夏河继续吟唱他的曲子,包裹血帆战舰的魔气消散,船舷两侧,三条快速攻击舰不见踪影。

    战舰还在高速前行,金属舰艏分开巨浪,不知道多少魔物被撞得粉碎。

    梅迪尔丽提着剑,站在船尾,心中的震撼无法形容。一种奇异的感觉在心底滋生,迅速的在体内膨胀、扩张,她感觉浑身发痒,每一条肌肉都在颤抖,阿斯拉的声音穿透一切,像是在撩拨琴弦。

    在她的灵魂深处,一个轻微的声音响起,像是种子破土,像是大地复苏。

    嗤!

    她手中的长剑上,剑气控制不住,猛然射穿了脚下的甲板。

    镇魂曲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两条战舰穿过魔气覆盖的海域,一前一后。血帆战舰后面的铁甲舰上,阿比盖尔目光悠远,看着前方的血色大船。

    血法师的法术,让她心惊。

    她还以为,阿斯拉会借用女神的力量,来度过难关。

    “主教大人。”银发法师在阿比盖尔不远的地方招呼。

    “银魔。”

    “血法师他……”

    “他很好,女神会相当满意。”阿比盖尔打断银魔的话。她很清楚,血法师是不可能被控制的。可是这一刻,她想到的是阿斯拉给她穿上水晶鞋的时候,那双手,在她的脚上触摸着,没有半点欲望,很舒服。

    银魔心中有着嫉妒,也有惊惧,神殿和血法师的关系太近了。自己的位置,又被梅迪尔丽占据,以后可要小心谨慎才是。

    两条战舰一前一后,穿出了魔气覆盖的海域。芙蕾雅来到铁甲舰上,让银魔等人去见领主大人。就连安德烈都被召唤过去,留下芙蕾雅一个,她有龙虎道箓,只要隔着不远,都能和夏河通讯。

    夏河的船舱里,阿比盖尔,梅迪尔丽,银魔还有安德烈都在。

    “阿比盖尔,麻烦你了。”夏河取出一头魔物,用手捏着魔物的脖子,那魔物还活着,只是奄奄一息,身子软软的垂下。

    夏河的手指上,白色的光芒浮动,那是元素惩戒的魔法光辉。

    阿比盖尔取了财富之,放在桌子上,问:“阿斯拉,你想要什么呢?”

    “想要知道,是谁制造的这场魔灾。这些都是低级的海洋生物,被魔气污染之后,才变成这个样子的。”

    龙虎道箓之中,芙蕾雅传来信息。

    芙蕾雅:大人,找到肇事者了。

    夏河:是谁?

    芙蕾雅:看影像。

    夏河开启龙虎道箓的视界,看到了一个面上敷粉,涂着红唇的男人。

    法则之子……

    夏河冷笑起来,这东西真的是祸害,和自己有仇,就制造这种魔灾,不惜毁灭无数与此无关的生灵。那些被魔气污染变化出来的魔物,还在向南,很快就要到达暴风角了。

    法则之子中,林奇算是异类。

    热情,热血,充满正义。

    阿比盖尔展开财富之,夏河将那魔物丢入中。

    阿比盖尔又开始轻轻的念诵祷文,她的声音在船舱之中回荡,梅迪尔丽心中有些烦躁,她本能的向夏河靠近了一些,感受着领主大人身上散发出的气息。

    银魔和安德烈却是被这声音吸引,阿比盖尔祈祷的声音,就像是金币撞击,叮咚作响,让人迷醉。

    财富之上,朦胧的光影交错着,逐渐化为一片大海。

    图像越来越清晰,众人目光被吸引上去,只见一片海域风浪不起,停着一条血色战舰,这战舰规格比血帆要小不少,长有六十多米。

    血色战舰的前甲板上,尸体环绕祭坛,在祭坛的中央,站着一个魔法师。

    “鬼眼!”银魔忍不住叫出声来。

    他这一叫,画面戛然终止。

    “原来是法王下的人,在制造魔灾,那三条战舰的抚恤,我可不管了。”夏河笑着对银魔道。

    银发法师感觉阿斯拉的笑容有些阴森,他按捺住不安,对夏河道:“这事情,肯定是个误会。”

    “你是说,女神的指引是错的?”

    银发法师咬牙道:“鬼眼法师只是近期加入的人,他做的事情,和老师无关。”

    “那你做的事情,和法王下有关么?”夏河看着银魔,冷森森地道。

    银发法师这才意识到,自己触怒了血法师。这事情不管是谁的意思,鬼眼都是法王手下的人。想要推脱干系,怎么可能?

    “我是说,老师绝对和魔界无关,那鬼眼是背叛了玛丽下。事情的责任,自然由我们来承担,绝不会推诿。”银发法师说这话的时候,感觉一道锋锐的剑意缠在身上,梅迪尔丽竟然对他产生了杀意。

    剑王是什么意思,他的弟子,彻底投靠了血法师?

    “银魔,要不你就回去,和法王说一声。”夏河阴沉着脸。

    “不必了,这事情我能做主。三条战舰的损失,和领主大人无关。”银发法师心痛地道。

    “我已经通知神殿,魔灾不大,暴风角应该能坚持下来。”阿比盖尔收起财富之,对夏河道。

    夏河点点头,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奥维利亚赶紧收拢她的人,进入暴风城防守。有魔法塔在,奥斯汀能守护得住暴风城。

    “那接下来就说说巨石佣兵团的事情,少了三条攻击舰,血帆战舰就得负责拦截海上的巨石佣兵,铁甲舰上有一门魔法炮,直接抵近攻击巨石城。阿比盖尔,你和芙蕾雅负责缠住巨石佣兵团的团长,那是一个史诗境界的狂战士。”

    “没问题。”

    “银魔,你带法师团,还有安德烈的人,破城。”

    “是。”银发法师这次痛快的答应,不想再触怒血法师。

    “梅迪尔丽,你和我一起,击杀巨石佣兵团的精英成员。”

    “如您所愿。”梅迪尔丽扶剑回答,心中战意盎然。血法师是要先杀光对方的精英成员,然后再去干掉团长,其余的佣兵,并不重要。

    “战舰修补好之后,就加速吧,我需要补充一下魔法里的魔法。”夏河说着,就让众人离开。

    龙虎道箓之中,芙蕾雅对夏河道:大人,这就对了,一个铜板都不用赔偿。

    夏河:那是因为咱们实力不足,如果实力足够的话……

    芙蕾雅:会怎么做?

    夏河:你就可以报仇了,我不会忘记。

    铁甲舰上,芙蕾雅站在舰艏,望着前方慢慢升起血帆的战舰,久久不能回话。她的身子笔直的插在船头,色斗篷猎猎作响。

    道君大人,我会追随你一生一世,永不相负。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