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门入侵 > 正文 第九十四章:一个人的战争
    天色越来越暗,兵营之中,梅迪尔丽的声音传来,她正在斥责新兵。 死士的集结度非常的快,那些安德烈的手下,简直让人头痛。

    城内尚有没被清理的佣兵,此时还不知道大难临头,都按照习惯,向附近最坚固的建筑中集结。他们更不知道,团长已经弃他们而去,生死未卜。

    末日到来的时候,大多数人一无所知,这也是一种幸福。

    夏河给自己施加了奥术?武魂,徒手拆了铜钟,清理出干净的地面。四张元素数字牌飞出,环绕钟楼外面漂浮着。

    要不要让芙蕾雅收割了他们呢?

    魔法师的灵魂价值,要比战士高不少。这十个人都是血腥玛丽的人,战死也就战死了,反正让他们做点事情一个个都是贪生怕死的样子。

    正这样犹豫着,远处阿比盖尔和银魔的身影出现了。

    银法师的身上,笼罩了一层金光,那是阿比盖尔的神术,看样子他吃了亏。

    罢了,你们命好。

    夏河不想当着阿比盖尔的面,让芙蕾雅收割灵魂,风险太大。十个法师还不知道自己在地狱边缘走了一圈,都伏在地上,任劳任怨地给夏河绘制魔法阵。

    元素数字牌形成的正四面体空间,还算不上是虚假界域,但是魔法师们已经是足够震惊的了。他们感觉自己的精神力操控容易了许多,原本运转生涩的魔力,如今也能控制得近似大师一般。

    很多人都看到过血法师战斗的场景,会有四张奇怪的纸牌漂浮在血法师周围,原来是这个效果!

    底层魔法阵很快绘制完毕,银魔没敢上来打扰,只能在兵营外焦急等待着。

    他和阿比盖尔追逐菲尔茨直到港口,就撞上了三个可怕的东西,幸亏阿比盖尔有净化类的神术,自己才逃过一劫。

    三条战舰毁掉了不说,还魔化了,成了恐怖的魔物。

    幸亏事情是鬼眼法师弄出来的,自己回去不会受到什么责罚,可是十个魔法师要是全死了,自己在老师那边地位就堪忧了。

    夏河从龙虎道箓之中,取出了一门魔法炮。

    脚下的石板剧烈颤抖着,沉闷的声音在钟楼里散开,魔法炮的底座生硬的砸在单层魔纹之上。魔法师们心情复杂,这东西,是血法师在他们手里抢的。

    史诗等级的魔法炮,在血帆战舰之中也没几门。

    夏河神色冷峻,取了图纸出来,让魔法师们绘制第二层魔纹,他自己干脆趴在基座上,做最核心的魔纹处理。那是镶嵌魔法宝石的地方,其他的魔法师处理不了。夏河自己不是传奇法师,空手操炮是没可能的。

    冰霜巨人之眼消失,夏河又补充了一个。码头上,随着魔化战舰上岸的,还有数以万计的魔化生物。

    史诗魔法炮上流光溢彩,夏河镶嵌了魔法宝石之后,底座和钟楼上的魔法阵就贯通在一起了。

    “你们去吧。”夏河收回元素数字牌,放十个魔法师离开。

    十个魔法师如蒙大赦,顾不得法师礼仪,匆匆忙忙的退出钟楼。

    忧郁的瓷偶。

    夏河施展魔法,一个身材比他略高的瓷偶出现在钟楼里。这瓷偶面目精致,和夏河有七八分相似,身材略高。

    夏河拍了拍瓷偶的肩膀,那瓷偶自去调整魔法炮的角度,激活充能的魔法阵。

    夏河调整冰霜巨人之眼,继续观察码头方向的动静。冰霜巨人之眼的直径接近一米,核心处的冰晶是个浑圆的立体魔纹结构,魔纹外层包裹着一层蓝色的液体。再外面一层才是细密的鳞片状冰晶,层层叠叠。

    可惜无法和紫电冰锥融合在一起,这个经典魔法还要等自己传奇之后,才能展现真正的威力。

    夏河神游物外,还在思考着自己的修行。

    兵营前的广场上,士兵集结完毕,准备突围。梅迪尔丽有些紧张。

    芙蕾雅站在她的身边,和梅迪尔丽一起抬头,看着钟楼里的身影。天色已经彻底的暗了下去,血法师的长袍上,那片殷红笼罩住了整个钟楼的尖顶。

    “领主大人不会有事,放心吧。”芙蕾雅轻声对梅迪尔丽道。

    梅迪尔丽扶了扶腰间长剑,咬着嘴唇,没吭声。

    “出吧。”芙蕾雅提醒。

    “我应该留下来,和领主一起战斗。”梅迪尔丽的气息尖锐,无法掩饰心中的战意。

    “还不是时候。”芙蕾雅道。

    “大人他……不信任我吗?”

    “你还小呢。”芙蕾雅愉快地评价着梅迪尔丽。这个小丫头可比区域主教好多了,没那么粘人,一心扑在剑道修行上。如果天下间的女人都这样,该多好。

    梅迪尔丽没有反驳,她知道自己还不懂领主大人的兵法。

    夏河回过神来,在龙虎道箓之中,将撤退的地图路线传给芙蕾雅和梅迪尔丽。

    “出了。”梅迪尔丽有些烦躁地道。

    阿比盖尔想了想,加快脚步,跟在梅迪尔丽后面。银魔不得已,也带着十个魔法师紧随其后。和魔人交战,最怕是被魔气污染身体。区域主教有净化的法子,在她身边,就会安全得多。

    看银魔跟上来,阿比盖尔这才开口,道:“一会儿如果遇到战斗,让你的法师团,给前排的战士加持状态。”

    “好。”银法师答应下来,如果他不肯帮忙,估计阿比盖尔也不会再管他的死活。

    芙蕾雅听在耳中,对阿比盖尔的感官好了不少。

    她很聪明,看得懂阿比盖尔的一切举动。

    整个巨石城,只有一面有城门,队伍要在另外一个方向上,越过城墙,前往码头。夏河看着远处魔人涌来,就在钟楼上放出一本魔法书。

    一个个巨大的金属战锤在高空凝聚,几秒钟之后,就向着地面的魔人砸了下去。

    噗!

    一个魔人举起变形的手臂,试图阻挡,结果半截身子被砸得稀烂。

    空气之中出嗡的一声,那战锤闪电般砸向另外一头魔人。

    砰!噗……

    十几个金属战锤乱舞,夏河却是皱眉。金系的魔法,对魔物的伤害被削弱了不说,连攻击频率都降低下来。

    幸亏这金系魔法本身带着物理伤害,战锤庞大而又沉重,魔人一触即死。半截烂掉的尸体滚在地上,迅的溶解,流淌着……

    在粘稠的尸液之中,还有细小的虫子在蠕动。

    这场景可是足够恶心,夏河顺便放了一个破碎火狱,半条街都燃烧起来。

    吼……昂嗷!

    魔化战舰怪异而又低沉的咆哮声向着四野散播,所过之处,魔物无不沸腾!仿佛就是进攻的号角。城外村庄之中肆虐的魔人,听到这声音之后,一个个从房间中冲出来,向着三头魔化战舰的方向回应着。

    巨石城内,数以千计的魔物度突然加快,不少魔物直接向着梅迪尔丽撤退的方向追去。

    夏河再度放出四张数字元素牌,环绕钟楼盘旋起来,他取了阿斯拉斩魔槌在手,向着天空一指。

    元素惩戒!

    白光冲天而起,在刚刚降临的夜色中炸开。方圆数百米宛如白昼重临,那光芒照在魔物身上,魔物就像是被泼了酸液一样,皮肤鳞甲都在冒烟。

    夏河大笑,给自己加持了虚空之羽,一纵身就跳出了钟楼。

    这一跳就是几十米远,在力量将要用尽的时候,夏河释放了一个幻影闪烁,又折返回来。空中停留的幻影向着地面落下,释放出一个经典魔法。

    生机掠夺!

    幻影释放魔法,周围的魔人体内生机迅被吸收过来,冲入幻影的身体之中。魔人的生机混乱,体内秩序全无,根本无力抵挡这种魔法。可是魔人的生命力,夏河自己也不敢吸收在体内,这幻影就不怕了,和夏河的身体毫无关系。

    只是几秒钟的时间,数十头魔人被抽干了生命力,摔倒在地上,血肉模糊。夏河的幻影膨胀起来,无声的炸开。

    这幻影能释放魔法,本身是秩序产物,融合混乱的生命,就是自杀。

    浓郁的生命气息随着爆炸散开,无数魔人的目光,望向钟楼这边。就连追逐梅迪尔丽的那些魔人,也停下了脚步。

    诡异幽怨的调子,在钟楼上响起,刚刚走出港口的三头魔化战舰,又在愤怒的咆哮。

    阿斯拉镇魂曲。

    魔人痛苦而又愤怒,齐齐转向,向着钟楼冲来。在镇魂曲的覆盖范围内,魔人一边,身上的皮肤一边溃烂,黏湿的血肉甩在地上,后面的魔人踩上去,摔倒一片。倒下的魔人在地上翻滚着,四肢并用,锲而不舍。

    夏河停下灵魂魔法,吞了点红玉膏,又取了魔法杖出来,开始在空中布置范围魔法。

    雷云风暴电链。

    钟楼上空,阴云开始汇集,电光凝聚,在云层之中微微闪烁着。

    砰!砰!砰!

    原本慢慢移动的魔化战舰,在阿斯拉镇魂曲的刺激下开始加,向着巨石城的方向。在钟楼之下,近千的魔人已经靠近,向着钟楼上方攀爬。

    接近城墙的梅迪尔丽回过头来,看着远处电光闪烁的钟楼,眼中流露出复杂的情绪。

    血法师,真是个复杂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