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门入侵 > 正文 第九十九章:千疮百孔的世界
    夏河干脆放出一把椅子来,坐在凋零荆棘前,他看着银魔施展酷刑,手指在椅子扶手上轻轻的敲打,这音节慢慢地渗透在战车手的脑海里,形成了一个诡异冷峻的调子。

    阿斯拉镇魂曲。

    惨叫声不断的传来,那战车手不停地流汗。

    被俘虏状态下,无法回归!

    夏河声音凝成一线,送到这个法则之子的耳朵里。

    “我知道你们不能主动说出自己的来历,好像暗示都不许,否则就会……”

    战车手吓得不轻,这魔法师知道主神的秘密?如果可以投降的话,他早就说出一切了。可是泄露主神的秘密,会被立刻抹杀,魂飞魄散。

    “让我猜猜,你是鬼眼法师派来的,或者说是他雇佣来的。”

    战车手沉重的呼吸着,鼻腔里发出嗯嗯的声音,这个不算是主神的秘密,可以说。

    “我想知道,他在哪里。”

    战车手立刻憋住气,他也不知道怎么找鬼眼法师,一切都是按照主神契约来的。

    “人想要获得什么,必须付出同等的代价,你想活下去,又能给我什么东西呢?问你神灵的事情,你不能说,问你鬼眼法师,你又不知道。一个废物,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就连审问你们,我都觉得是在浪费时间。”

    “如果你能加入我们,我会……。”战车手声音沙哑,嗓子就像是裂了一样。

    夏河本来不想笑的,可怎么也忍不住。

    战车手看出了魔法师的轻蔑,后面的话就说不出来了。

    “你亲眼见过鬼眼法师吗?”

    战车手恐惧愈深,魔法师的话证明了一件事情,他知道主神手下的人一些规则。可以不用相见,就能接取对方的任务。

    “见过。”

    “这次任务失败,你会死吗?”

    “不会。”

    “和我签订灵魂契约,我需要一件鬼眼法师身上的东西,必须是他随身佩戴,或者是他亲手制造的东西,最差也要有他的灵魂印记在里面。你不签也没关系,看看他。”

    夏河调整凋零荆棘,把战车手的视角转移,战车手看到了让他永生难忘的一幕。

    被黑色长针插在脑子里的枪手,眼皮里钻出一条条黑色的线虫,在脸上乱爬,一些爬进了他的鼻孔,一些钻进了耳朵。在他的脸皮下,还有肉眼可见的东西在蠕动。线虫撑开他的眼皮,让他没法闭上双眼,在他的眼前,银发法师竖起了一面水镜。

    “我知道,在某些状态下,你们无法离开这个世界,所以这只是开始。”

    夏河的声音,就像是恶魔发出来的,在战车手的脑子里回响。

    “我……签!”战车手几乎是用吼叫的方式回答夏河。

    夏河很满意,道宫想要找到法则之子背后的神灵,花费了不少代价,都没有成功,但是寻找另外一个法则之子,就有无数的办法,绕过那神灵的限制。

    只要自己不窥视那神灵的秘密。

    夏河和战车手签订灵魂契约的时候,银魔手中的两个枪手忽然自燃,两秒不到的时间,就彻底化为灰烬。

    银魔意犹未尽,搓了搓手,不好意思地望向夏河。

    “我说过,随你怎么做。”夏河不咸不淡地对银发法师道。

    银魔忐忑,他原本以为,自己多少能问出点什么来。血法师这么说,是在责怪他办事不力么?

    “走了,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得做。”夏河招呼梅迪尔丽,一行人沿着河床继续前行。

    银魔默默的开路,心中有无数疑问。

    血法师似乎对伏击队伍有所了解,可又什么都没说,他觉得这里面有很重要的事情,可是血法师瞒着他。

    只是他对夏河的畏惧越来越深,已经不敢用言语试探了。

    换做是他,破不了那战车的能量防御,也没夏河那样的突进速度,几百米外的那个远程杀手他也难以解决。

    夏河的心思,没有放在银魔身上,虽然审问不出什么,他还是试探出了不少东西,对比道宫给的关于法则之子的资料,夏河就有些担忧。

    这个世界,为什么如此容易被渗透?

    按理说,这种面积广阔、神灵强大,生灵众多的世界,法则是极为严密的,可是现在,他已经看到了很多的法则之子,当然还有自己,还有可能出现的什么贝萨因都。

    长远看来这很不利,夏河不是短视的人。

    虽然这种情况,会让他更加容易潜伏隐藏,彻底融合在这个世界,可是他以后要面对的将是一个千疮百孔的宇宙。

    道宫有过失败的教训,因为没能控制住法则之子,一个完整的世界就像是蝗虫过境一样变得破破烂烂,变得毫无价值,没有足够的资源培养出至高天帝,也没法让道士成就金仙。

    如果这个世界也是如此,那自己就是白忙活了。

    不能成仙,寿元有限,自己哪还会有下次的机会?

    也就是说,自己不仅要灭掉这个世界的诸神,还要清理干净所有的法则之子。

    “大人,那些人很麻烦?”梅迪尔丽感觉到了夏河的情绪。

    “不是一般的麻烦。”夏河想要揉揉梅迪尔丽的头发,忽然想起这不是芙蕾雅。他就一甩袖子,取出一个瓶子来,交给梅迪尔丽。

    “忘记给你了,疗伤用的,我不是很擅长生命类的魔法。”夏河掩饰自己的尴尬。

    梅迪尔丽感觉领主大人行动古怪,心想,难道大人想要收取指点我剑术的代价?可是,我还没准备好呢!

    看梅迪尔丽有点紧张的情绪,夏河笑了起来,道:“只是麻烦而已,也没那么可怕。”

    他似乎是在对自己说这话,说完之后,心情豁然开朗。

    自己的六道神烬,在诸多宇宙之中都是独此一家的,道宫找不到法则之子背后的神灵,自己就未必做不到。

    只要能找到那无名神灵的巢穴,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

    “大人,要下雨了。”一个探路的死士从前面转回来,对夏河道。

    “我们上去,继续行军。”夏河没有避雨的意思,这荒郊野岭的,扎营也没那么快,天上的云已经发黑。

    “是。”死士去前面和银魔说了一声,银魔只好带人上了岸,不再行走于河床。暴雨来了之后,这里就会有湍急凶险的河水。

    才上了岸,雨珠就噼里啪啦的打下来。

    梅迪尔丽取了一个巨大的方巾,在身上一裹,连头发都包住。夏河也拉上帽兜,半张脸孔藏在阴影之中。士兵取了雨衣穿好,扎紧领口,铠甲毕竟有着缝隙,防潮尚可,对暴雨却是无能为力。

    雨水从天上扯下来,没头没脸的拍在大地上,眼前白茫茫一片,河床上迅速形成了湍急的水流。原本就泥泞的地面就像是要变成沼泽,耳边都是雨点打击的声音,密集得让人心烦意乱。

    怪不得龙之岛人烟稀少,巨石城那边只是寻找高地种了些菜。

    这样的环境,哪里能种什么粮食。

    一场雨就足以让整年的收成泡汤,真的是字面意义上的泡汤。

    暴风角那边山多,还种了些土豆之类的根茎作物,收成也不怎么好。奥维利亚成天担心要养活很多人,看起来是很现实的问题。

    几十个人在雨中艰难前行,银魔也不抱怨了,他发现附近根本就没有适合扎营的地方。这片雨来的急,但是持续的时间怕会很长很长。这样的鬼日子,就该留在城里,点上炉子好好的睡一觉。

    这样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就算所有士兵都是职业者,也相当疲乏了。

    夏河也没办法,正想要下令扎营,忽然瞥见河水中漂来一具尸体。

    “银魔!”夏河将声波直接送入银发法师的耳朵里,银魔不由自主的侧过头,也看到了夏河看到的东西。

    夏河自己的施法等级低,经典魔法还好,擅长魔法的威力就很普通。银魔听了夏河的一声断喝,立刻释放法师之手,把尸体从湍急的河流中强行捞了出来。眼见上游又冲下一具尸体,银魔不用夏河吩咐,再度施展魔法,捞了上岸。

    夏河加快步伐,来到银魔身边,先把尸体收入空间装备里。

    看过尸体面容,还有身上的东西,对比龙虎道箓之中芙蕾雅留下的信息,夏河已经知道这两个人来历,却是芙蕾雅安排过来的人。芙蕾雅安排了十个人,暗中监视艾琳和林奇的大致动向,眼前就是两具尸体,其余八个也未必还活着。

    “扎营吧。”夏河叹了口气,这次的事情真是不顺。

    还没到巨石城,就遇到小魔灾,虽然快刀斩乱麻一样解决了巨石佣兵团,可地盘没能占下来,还折损了不少人手。

    佣兵团的仓库自己都没来得及抢劫,就被赶出了巨石城。

    要是没能救下艾琳和林奇,自己血法师的名头,算是彻底坏掉了。夏河取了两支望远镜交给两个士兵,让他们观察河的上游,自己就亲自指挥布置营地。

    雨幕之下,气温降低了不少。梅迪尔丽在一旁裹着巨大的方巾,血法师的忙碌身影不再那么冷酷,显得真实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