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门入侵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有情
    魔法塔的五层,奥斯汀听着金属升降梯下了底层,想要追下去问问领主大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看看无人看管的奥维利亚,他还是乖乖的来到房间,守在奥维利亚身边。

    追不上,芙蕾雅把自己锁在了魔法塔,估计大人也不太想听自己唠叨。

    夏河下到魔法塔的一层,想了想,又把龙虎道箓摘了下来,那道箓化为一道青光,飞上了魔法塔顶层,落在芙蕾雅面前。

    道君言出法随,眼下也只能针对芙蕾雅一个而已。

    夏河让芙蕾雅在魔法塔六层,不许离开,她就没法离开魔法塔顶层半步。

    芙蕾雅看到夏河的龙虎道箓,赶紧查看里面的东西。现在她也没有什么心情,看到夏河的收获,只有苦涩。

    环形的破碎石璧被取出来,芙蕾雅当然知道,这是夏河给她准备的东西。

    可是,怎样才能去除自己灵魂中的隐患呢?

    当时自己看到机会,想都不想,就对奥维利亚下了重手。要不是奥维利亚身上有保命的装备,那一下就会让她魂飞魄散。

    神灵枷锁肯定不行,那会限制自己的发展,等道君大人成就阳神之后,自己就没有用处了,还得花钱白白养着。凝聚天帝九玺来不及,那得花费百八十年的时间。就算是六个行玺都要制造许久。

    彻底吸收月神神性?危险性极大,不转化道门属性的话,很可能成为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神灵,成了大人的敌人。

    这石璧,原本是可以炼制成天帝九玺之一的,现在不得已,只能炼制成武器了。

    一件有着贪欲,杀戮,嫉妒的武器。

    有些东西,必须从灵魂之中分离出去,否则下一次……

    芙蕾雅的心中还在恐惧,方才道君大人,是真的要抹去自己从前的一切。

    幸好,他还不舍得。

    芙蕾雅捧起破碎的石璧,心中柔情万种,又生怕一切像是这石璧一样破碎。她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开始搜寻灵魂之中的东西。

    夏河有些心烦意乱,他很喜欢奥维利亚,可芙蕾雅是无论如何不能舍弃的。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就是芙蕾雅和他相依为命,同生共死。

    为了奥维利亚抹杀芙蕾雅,他做不到。

    因为他明白,芙蕾雅是会永远站在他的身后,不会离开的。

    星光下的夜晚,暴风城宁静而又萧条,魔法塔的力量控制一切,除了守城的士兵,街道上再没有人。夏河让士兵开了小门,走出暴风城,直奔财富神殿。

    财富神殿和是漆黑一片,只有一个房间亮着灯。

    夏河是名誉主教,暗中的神殿甲士没有阻拦,他一路来到神殿之中,寻到了阿比盖尔的房间。

    站在门口,夏河心中自省,自己还是不够狠,不是个纯粹的战争道士。

    原本应该处理了芙蕾雅,可是自己舍不得。

    原本要优先解决棉布杰克的事情,还有那帝国使臣,可是自己还是先来找阿比盖尔,哪怕明知道奥维利亚不会立刻就死。

    可是,自己为什么要和别人一样?

    夏河的心情平缓下来,举起手,想要敲门。

    阿比盖尔从里面把门打开,灯光洒出来,照在夏河的脸上。夏河眯了眯眼睛,就听阿比盖尔道:“哎呦,这不是领主大人吗?”

    哪怕是她有着讥讽,夏河还是笑了起来。

    自己就该和阿比盖尔多学学,她总是热情洋溢,会寻找属于她的快乐。

    哪怕是金币,至少也真实不虚。

    “是我,区域主教大人。”

    “进来坐,你这么晚过来,有什么事吧。”

    夏河心说,你这么晚不睡,不也是在等我过来么?奥维利亚的事情,可瞒不过财富女神的区域主教。

    “听说,你的小女仆伤了奥维利亚?”

    “她是我的魔法守护者。”

    “那就该死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夏河本来就很心烦,阿比盖尔的话,让他才好点的心情又糟糕起来。

    阿比盖尔的房间奢华,她从水晶柜子里取了瓶酒,给夏河倒了一杯。

    这酒的颜色,就像是她的眼睛,琥珀金。

    “我当然要这么说啊,领主大人深夜跑到我的房间,要是让芙蕾雅知道了,我也很危险啊。”阿比盖尔把水晶杯捧到夏河面前。

    夏河接了,一饮而尽。

    “慢点喝,这酒得细细品味。”阿比盖尔又在夏河手上给他倒满一杯。

    夏河又是一口气把第二杯酒喝了,感觉胃里暖暖的,舒服多了。

    “你别不舍得,我要救奥维利亚,你能赚不少吧?”

    “换做是你,这钱会不赚么?”阿比盖尔又给夏河满了第三杯酒。

    夏河端着杯子,听阿比盖尔这么说,第三杯酒就没喝下去。是啊,换做是自己,肯定也要赚这钱的。

    如果阿比盖尔跑到自己面前,和自己说不惜代价要救别的男人,就算自己对阿比盖尔一直心中敬而远之,也会不舒服的。所以,为什么不宰这一刀呢?

    这是人的本性啊!

    “阿比盖尔,帝国使臣来了暴风角,以后我可能不在这里……”

    “不说这个,奥维利亚伤的怎样?”

    “灵魂没事。”

    “三十万金币,给你五折,只要十五万。”

    “你这是抢!”

    “我本来就是抢,要说这种小事情,五万金币也就够了,我留十万在手里,以后要是被芙蕾雅伤了,就不找你要钱了。”

    夏河想要说什么,终究还是没说出口。

    如果以后和财富女神敌对,自己难道让芙蕾雅不许出手对付阿比盖尔?

    “你看,我说的没错吧,你连个保证都不敢给我。”阿比盖尔转身,把酒瓶放回了水晶柜子里,然后从财富之书中取了个木盒,转身放在夏河面前。

    夏河脸皮不算太厚,听了这话,脸上颜色就有些不好看。

    “阿斯拉,快去救奥维利亚吧,我这里要熄灯了。”

    夏河只好收了木盒,站起来,十分的不自在。原本他要多坐一会儿,问问小魔灾怎么解决的,再和阿比盖尔说说自己走之后的神殿事务。

    “喂,你回来,就没带什么礼物给我吗?”

    看夏河就要走,阿比盖尔突然又叫住了他。

    夏河听阿比盖尔这么说,就取了兽神神术师的半截手掌出来。阿比盖尔注意到,血法师用的不是那个木质手镯,而是另外的空间装备。

    夏河把半截手掌上的一根手指切下来,收回空间装备。

    “遇到了一个神术师,很奇怪,能变身。从神性上来说,是兽神座下的人间行走,可是兽神早就陨落了,没听闻复活的消息。就在巨石城不远的地方,对女神来说,应该是比较重要的。”

    阿比盖尔听夏河的话,也严肃起来。

    暴风角乃至整个龙之岛,原本就没有神灵的信徒行走,财富神殿是第一座信仰建筑。

    现在出现了别的神灵手下的牧师,这是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财富神殿现在的力量不足,如果发生神战的话,直接覆灭都是有可能的。

    “你先去和女神沟通吧,我回头再找你,说说我走之后,怎么处理暴风角的事情。”夏河说着,就退出了阿比盖尔的房间。

    阿比盖尔有些失落,可是看着桌子上的半截手掌,也清楚什么更重要。

    她拿起夏河放下的酒杯,把第三杯没有动过的酒灌了下去。

    火辣辣的感觉,胃就像是在烧。

    血法师这样喝酒,是什么心情呢?

    一个魔法师、开拓贵族、实力领主,就注定要做无情的人吗?

    不过阿斯拉也不算是很无情吧,阿比盖尔拿起毛茸茸的半截手掌,感受着里面的邪恶神力,不知道是不是酒的原因,大声笑了起来。

    夏河回了魔法塔,看到奥斯汀守在奥维利亚身旁,就道:“你在这儿干什么,赶紧出去出去!”

    奥斯汀委屈地道:“大人,我这不是怕她出事么?”

    “去叫梅迪尔丽来。”

    “是。”奥斯汀迈动小短腿,一溜烟地跑了出去,不多时,梅迪尔丽就走了进来。奥斯汀鬼鬼祟祟,在外面把门关好,他不敢动用塔灵的权力偷窥,就把耳朵贴在房门上。

    夏河看着床上的女海盗船长,这伤说起来也不难治,可是自己手头没有对症的药,天地鬼神丹修复肉身是最好的,问题是奥维利亚的身体和灵魂,像是被分割了一样。她的灵魂完好无损,不需要治疗。

    这就像是神周世界的失魂症,只不过灵魂没有飘走。

    道士可以轻松处理自身的这种问题,奥维利亚就不行,术业有专攻,她除非成了传奇之后,才有可能自救。

    正因为道士不会失魂,道宫给战争道士携带的物资里,就没这种药物。

    “帮个忙,把她的衣服去掉。”

    “大人,这个您还是自己动手?”

    “你想什么呢,她体内有毒,会排出来,身上的装备受不起,那可是好几万金币。”

    “这么贵!”

    “你只有一把剑,和别人不同。”

    “老师说,学剑的人,就不该想太多。”梅迪尔丽一边说着,一边把奥维利亚身上的衣甲除去。

    “最开始,是这样的,因为世界上的诱惑太多,你什么都想要,还哪有时间学剑?”夏河说这话的时候,梅迪尔丽把奥维利亚的胸衣脱了下来,露出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