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门入侵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泼脏水
    夏河原本还担心,来到帝都会面对直接的冲突,看到朱诺之城的结构,夏河就明白,至少在城市之中,一切都在皇室的掌握之中。

    自己最多和别人打打嘴炮,战斗冲突的可能很小。

    夏河带着奥维利亚和马丁,前去接管伯爵府。这朱诺之城,一共有六层结构,别墅只是在第二层,最里面核心的第六层是皇宫。伯爵府在第五层的位置上,每一层之间,都有特殊的建筑隔离,地势一层比一层高。

    越往里面,土地就越值钱,伯爵府的转换契税就一万四千金币,如果是个家境差的小贵族,白给他都要不起。

    朱诺之城很干净,但是谈不上整齐,很多街道不算是笔直的,建筑错落,看上去虽然很美,不过这样的街道上,马车也跑不快。

    夏河现在也没车,三个人闲庭信步,往朱诺之城的深处走去。

    夏河仔细观察,这朱诺之城的建筑风格有着内在的统一,不管外观如何变化,主要建筑材料都是青金砖,人工合成的铁木、云木,还有就是用了彩绘的瓦片。看到这些飞檐斗拱的时候,夏河又错以为回到了神周。

    建筑之间和街道两侧,都种满了树木,百分之百都是魔植,七色枫居多,也有香樟、古槐、云樱、四季杏等珍贵的品种。眼看入秋,七色枫的叶子开始变换颜色,云樱的花早就落尽了几个月了,树枝都变成深红色,小叶的古槐上挂着细细的丝线随风飘荡,那是秋蚕留下的痕迹。

    夏河喜欢这种氛围,就放慢了脚步。

    前面就是商业区,店铺林立,夏河也没想买东西,就从街道上穿行而过。

    “大人,很香啊?”马丁抽了抽鼻子。

    夏河抬头,看到右手边不远处,临街的一幢四层楼房。楼房镶着巨大的玻璃窗,侧面开了院门,还有停放车马的地方。

    “马丁,你饿了?”

    盗贼的喉咙里咕噜一声,摇了摇头。

    “那是馋了,走吧,进去看看。”夏河昨夜给大家吃的也都是肉感面饼之类的东西,口味说不上好,配了清水,解饿而已。

    商业区偶尔也会有贵族出现,不过都是男爵勋爵之类的小贵族,大家见惯了的是骑士。夏河这种伯爵等级的魔法师,本来不会出现在这种饭店里。

    不过身在帝都的人,眼睛都够毒辣,夏河穿着半边血色的魔法袍,绘制着家族纹章,腰带上也挂着金属纹章,这种东西至少在帝都无人敢假冒,乱用就是死罪。

    侍者穿着雪白的短衬衫,面带微小,把菜单放在桌子上。

    “尊贵的法师阁下……”

    “我自己看,你去忙,一会儿叫你。”夏河打断侍者的话。

    “是。”侍者恭恭敬敬,离开了夏河的位置。

    这个饭店虽然算不上高档,不过靠窗的位置都有着隔断,空间也还宽敞。夏河把菜单丢给马丁,道:“现什么了?”

    “有人跟着咱们,从住处出来,就在后面缀着。”

    夏河点点头,他也现了,不过马丁是负责警戒的人,他要是没现就是失职,夏河就继续让马丁说。

    “两拨人跟着,前面两个跟的近,后面的人跟着前面的人,有四个。咱们在饭店停下来的时候,那两个人就走掉了,四个人跟了进来。都是职业者,六个人里两个和我一样。我看他们是要来挑衅。”

    “真无聊。”奥维利亚有些烦躁地道。

    “我觉得很有趣啊,马丁,你说怎么对付他们?”

    马丁翻看着菜单,道:“要是在暴风角,直接杀掉就是了,在这里好像不能动手?”

    “当然不行。”

    “大人,他们就是来恶心你的,不知道会搞出什么手段。”

    “恶心我一下就要杀人的话,那我不是要杀掉这世界上一半的人?”

    马丁在菜单上随便戳了几下,交给奥维利亚,然后站起身来,向着那跟随进来的四个人走去。四个尾随者三男一女,都很年轻,看穿着打扮,只是平民。

    当然,职业者就算是平民,也会得到尊重,只是马丁没打算尊重他们。

    奥维利亚招呼过侍者来,把要点的菜品说了。马丁那边,已经抽出了匕,压在一个短男子的脖子上。

    周围的人惊叫起来,纷纷避让。那侍者脸色也变了,可是看到夏河身上的纹章,又不敢说什么。

    马丁用匕压着那男人的脖子,左手三个手指在他头盖骨上扣住,男人的脸猛烈地后仰着,眼前黑,浑身都麻木了。

    “东西交出来。”马丁看着桌子对面那个娇滴滴的女人,她只有二十出头的年纪,脸上的妆画得略浓,身上穿的也有点少。看她一副惊恐的样子,眼看就要撒泼打滚了,马丁的匕就压了压,一丝鲜血淌了下来。

    “我家大人的钱,你偷了,我看你穷苦,不追究。”

    那女子变色,一伸手就去摸腰间的钱袋。

    “你敢做什么手段,我就把他的脑袋慢慢切下来,现在把钱袋放在桌上,自己打开。”

    女子猛然站起,马丁冷笑道:“你要我叫红手套吗?”

    红手套可不是治安巡查的人,那是帝都大狱的稽查者制服装备,被沾上了就要脱层皮。

    女子没想到目标人物第一次来帝都,就这么熟悉门路。他们可都有案底,真的叫来红手套的话,没有的罪过也能被迫招认了。

    女子慢慢摘下钱袋,放在桌子上,她不太清楚,对方要看钱袋是什么意思,里面的确有她偷来的钱,可是这能证明什么?只是几个金币的罪过,红手套是不会管的。

    女子的手才放在桌子上,马丁闪电般地一刀插了下去,那女子嚎叫一声,被马丁的匕钉在桌面。马丁的手将还在翻白眼的男子推开,用左手捏住钱袋的一角,抖了抖。里面十几个金币滚了出来,女子的眼睛就直了。

    马丁轻轻拈起一枚金币,举在那女子面前,道:“这金币是我家大人在领地行的,还没来得及进入流通,你不会说你是从外面赚来的吧?”

    女子收声,那金币的确陌生,边缘处一圈魔法花纹,背面是个四面体图案,正面是一个家族徽章,和目标人物身上的一模一样,只是简略很多。

    他是什么时候,把金币塞在自己钱袋里的?

    马丁收起金币,一伸手抓住那女子的头,拉到跟前,在她耳边道:“回去和你主人说一声,再派人跟着,我就把你们都送去大狱。然后慢慢的审,总能牵连出些人来。不止你们会泼脏水,你们也远谈不上聪明。”

    “我……”

    “我就当你听懂了。”马丁松开女人的头,猛然拔出匕。

    女人这次忍着疼,没敢喊出声来,桌子上的金币也不敢要了,低着头冲出了饭店,另外两个同伴架起还在昏沉中的男子,仓惶离开。

    马丁收起匕,把桌子上的金币都收了,转身回到夏河面前,行了个礼。

    “做的还行,金币你留着吧。”

    马丁嘿嘿一笑,把十几枚金币都收了起来,这些钱对于大人来说不算什么,可他很珍惜,马丁珍惜每一个钱币,他不敢忘记,当初穷苦的日子。

    “你说,他们会不会还派人来?”奥维利亚勾了勾手指,把侍者叫来。

    “会,不过不会这么低级了。”夏河也有些无奈地道。

    “大人,您有什么吩咐?”侍者小跑着过来,低着头问。

    “那边桌子多少钱,我赔给你,另外叫两个铁帽子来,我要说下被偷的事情,这帝都的治安也太差劲了。”

    那侍者玲珑八面,你都放走人了,还报案?

    这特么的是想弄来治安巡查的人,坏我生意呢。

    “大人,您看……这人都走掉了,不如就算了。”

    “什么算了?”奥维利亚冷冰冰地瞪了那侍者一眼,她碧绿的瞳孔里,散出杀意。

    “是大人受了惊扰,怎么能让你们赔偿桌子。”侍者汗下。

    “算了,也不能怪他们。”夏河在旁边开口了。

    奥维利亚哼了一声,她十分敏锐,感觉这个店里的侍者,肯定认识那四个人。

    如果在海上,这当然不需要什么证据,不过这是朱诺之城,奥术帝国的帝都。

    不一会儿,就有个圆脸的胖子从后面走出来,他穿着高领的礼服,肚子凸出来,领结打的很紧,就仿佛一口气全被憋在肚子里。

    “几位大人,我是这家店的老板,方才的事情,真的很抱歉。”

    夏河懒得理会,看着窗外,玻璃窗的那边,阳光从一棵金钱松的树冠穿下来,斑斑驳驳的铺在路上,有几个小孩子蹲在树下,用树枝去桶蚂蚁洞。

    暴风角看不到什么小孩,大多数人连家都没有,光棍一根。

    “这是我送给几位大人的,本店的特色菜,金钱蜜汁烧天鹅。”

    夏河看到一个小孩子尖叫着跳起来,从树干上蹿下一条多足的虫子,像是蜈蚣。其他几个小孩哈哈大笑,有两个就用树枝去抽。

    侍者端上一个很大的盘子来,摆在桌子中央。饭店的老板亲自把金漆的小碗摆好,夏河才把目光收回来,瞬了一个法师之手。

    老板被法师之手抓住,向上一提,然后用力掼在地上,瞬间变得半死不活,嘴角往外不断地渗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