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门入侵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酒会
    夏河睁开眼,看着灯光明灭下的芙蕾雅问:“什么类型的密室?”

    “固定密室,可能是一个特别小的半位面。?? ?? ”

    “学院不会是坑咱们吧?”夏河有些担心了,封闭的密室,如果有半位面属性,那围墙一拆,外面是什么?

    “大人,这楼房是新建的,肯定不是地精的东西。”

    “去看看梅迪尔丽的房间,有没有密室。”

    “伊娃那边呢?”

    “也看。”

    “哎。”芙蕾雅答应着,转身出了浴室,夏河又把眼睛闭起来。眼皮上的光忽明忽暗,像极了闹鬼。

    芙蕾雅来到伊娃门前,房门从里面开了。

    “大人让我检查下房间。”

    “不太合适吧?”伊娃拦着路,分明不想让芙蕾雅进去。

    “哪里不合适呢?”芙蕾雅也没强闯,就站在门前问着话。

    “这里是私人地方。”

    “公共宿舍。”

    “我要是去你家大人房间,你难道不拦着?”

    “你现在就去,大人正在洗澡,脱得光溜溜的,好看的很。”

    伊娃眼珠一转,道:“那我就去看看,还真没见过不穿衣服的伯爵。”

    她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芙蕾雅侧身让过她,就走进了伊娃的房子。芙蕾雅是道门神灵,对空间感应十分敏锐,上次的事情之后,她在灵魂力量上进步巨大,所以才能现了密室。

    伊娃的屋子和夏河的格局不同,干净明亮。伊娃已经在布置房间,连床上用具都换成新的。

    芙蕾雅走了一圈,也没现类似的密室。

    魔法师会把重要的东西随身携带,或者放在自己的魔法塔里,最安全的是半位面。这种宿舍再好,也不可能找到什么。芙蕾雅懒得翻看伊娃的物品,就从房子里走出来,去查看梅迪尔丽的房间。

    六零四宿舍有六个房间,芙蕾雅把空着的三个都打开来查看,接过只有夏河的房间里隐藏着一个密室。

    芙蕾雅看伊娃还没出来,就帮梅迪尔丽整理她的房间,梅迪尔丽就问芙蕾雅:“那魔女去大人房间干什么?”

    “我和她说大人在洗澡,她没见过,要去参观下。”

    “芙蕾雅,你总是不说正经话,是不是没把我当自己人?”

    “自己人啊,那你告诉我,来到奥术帝国之后,什么感觉?”芙蕾雅帮梅迪尔丽把房间内的装饰一点点清理干净,什么都不保留。

    “感觉……很复杂,在大人身边,也没那么自由,要有很多事情得考虑,而且我有些想念老师,可能在我回去看望他之前,他就死了。”梅迪尔丽一点点的说着,似乎不太会表达。

    “我就不会想那么多,我安心做每件事情。”芙蕾雅道。

    “我也想这样,可我现在接触的,都是我不懂的东西。”

    “你不懂的,都可以问我。”

    “大人为什么要让我学枪术?”

    芙蕾雅心说,你今天才问?这是智商恢复了,还是受到刺激了?

    “大人的想法,我就算知道了也不能说,否则会影响你的修行。”芙蕾雅完全说的是实话,只不过她没告诉梅迪尔丽,这种折腾,本身也在培养她的忠诚度。

    忠诚这种东西里面,还有很多依赖的因素。

    在神周世界,这种心理问题已经研究的很深了,在这个世界没几个人懂。

    “梅迪尔丽,你的房间为什么收拾的这么干净?”

    “我要改造成修行的场所……”

    芙蕾雅就在梅迪尔丽的房间里,和这个剑道少女大师聊着天,收拾着屋子。在夏河的浴缸前,伊娃搬了把椅子,看夏河洗澡。

    “芙蕾雅在找什么?”

    “我不想说。”

    “我们都住在一起了,就不能坦诚一些?”

    “因为你不懂啊。”夏河干脆把毛巾盖在脸上,彻底隔绝光线。

    “我有什么不能懂的?”伊娃很是不服气,她年纪轻轻就成为魔法大师,甚至拥有了虚假界域。阿斯拉或许战斗力厉害,学习能力未必有自己强。

    “芙蕾雅的任务,就是假设每个人都是敌人,你、学院、梅迪尔丽都不例外,她是守护者,不需要讲任何道理。我信任她过一切。”

    “你说,这只是例行检查?”

    “没错。”

    “那她为什么放心让我进来,毕竟你现在这个样子,很难战斗。”

    “我是魔法师,又不是战士,有什么不方便的,又不会甩来甩去。再说了,你对我能有什么威胁?”

    伊娃愣了一下,随即想到,当初自己用虚假界域,夏河并没陷入幻境,至少还保持着清醒。而自己现在坐的位置,在他和芙蕾雅之间。

    伊娃想到了那声雷音,那道白色电弧,立刻如坐针毡。

    “你看,事情其实很简单,只是你把它想复杂了。时间久了你就会明白,很多习惯都是用生命为代价换来的。”

    “多谢指教。”

    “你要是有空,帮我修一下魔法灯。”

    伊娃愣了一下,真的就去书房搬来梯子,爬上去给夏河修理浴室的灯。然而她趁机转遍了每个房间,都没现什么异常。阿斯拉伯爵的宿舍,设施比自己那边的要陈旧一些,房间更多一些,然后也就没什么大的区别了。

    芙蕾雅回来的时候,伊娃已经走了。

    “大人,她看到什么没有?”

    “没看到,时间不多,今天就不探索了,我们去欢迎酒会转转。”

    “梅迪尔丽就不用过去了吧?”芙蕾雅道。

    “为什么?你不喜欢她?”

    “不是,她不太会人际交往,我怕在酒会上有人喝多了惹事,被她一剑宰了。”

    “怎么可能。”夏河把毛巾一丢,让芙蕾雅出去准备。

    芙蕾雅抓了毛巾,转过身去撇了撇嘴,你既然不信就算了。反正惹事之后,大不了去罗德岛待着,自己都习惯了搬家,仿佛每个地方都呆不久。

    尤里准时在一个小时后到来,夏河这边四个人都换了衣服。

    夏河是备用的魔法长袍,依然秉承了华丽风格,身上除了家族徽章之外,装备也都换上备用的。夏河战斗状态的装备太夸张,血**法袍也杀气太重。芙蕾雅没换衣服,披着神色的斗篷,秉承着魔法守护者的姿态。

    梅迪尔丽穿着锦袍,头上挽起髻,用秘银环束起。锦袍下面罩了秘银鳞甲,腰上配了剑。

    她们两个装束都偏于中性,伊娃却穿了收腰的长裙,脖子上一串黑色的珍珠项链,脚下踩着镂空的鞋子,露出脚上洁白的肌肤。

    “老师,酒会是在冰霜蔷薇大厅那边,你们有没有事先吃过东西?”

    夏河摇了摇头,尤里道:“是我失误了,这北方的酒会真的是喝酒,要是空腹的话,魔法师也受不了那烈酒。”

    “我不喝酒。”梅迪尔丽在后面道。

    伊娃偷笑,来到北方,不喝酒怎么行。要知道北海行省,小半年都是寒冷天气,冬天温度低的惊人,大家都喜欢喝烈酒,几乎是一种文化了。

    六号宿舍的楼下,停了马车,尤里亲自驾车,把夏河几个送到了冰霜蔷薇大厅。夏河等人下了车之后,就有人迎接出来。

    “阿斯拉伯爵,欢迎欢迎!”

    迎面走来的女魔法师看上去不到三十岁,身材高挑,眉眼细长,有着说不出的风姿。她脸上不化妆,穿着淡红色的魔法袍,腰间扎了一条精致的秘银腰带。

    夏河微笑点头,那女魔法师也不自我介绍,上来拉着夏河的袖子,就往里面走。

    芙蕾雅心说,这北方是什么风气,魔法师都是如此豪放的么?

    夏河被拉着进了冰霜蔷薇大厅,这个名字的起因,是学院接受了一个子爵的捐赠,就以子爵家族标志命名了大厅,命名权足足三十年整。

    实际上第十魔法学院的建筑,大多数是这么命名的。

    进了大厅,夏河就被雷到了,大厅里的摆设都很不错,朴素而又精致,总算是魔法师的地盘,没那么寒酸。可是在大厅上方,拉起的魔法横幅,上面写的字真是……

    热烈欢迎伟大的帝国开拓者、朱诺三世权杖上的明珠、暴风角之主、罗德岛之主、伟大的夏家族的复兴者、血法师、阿斯拉伯爵。

    “阿斯拉伯爵!”远处有几个人围着一个白老者在说话,那白老者远远的招呼夏河。

    夏河走上前去,白老者周围的人让开,老者大声道:“我是帝国第十魔法学院的副校长,古德里斯特。听说你要过来,大家都很开心,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夏河茫然,有些不知所措,这是干嘛,一路上都没人注意格林家的伊娃。

    要知道,格林家族在下议院非常有权势,家族之中还有一个公爵,说起出身,比自己耀眼太多了。

    副校长周围一共八个人,都是学院教授,出去迎接自己的女魔法师,也比自己高了一级,是副教授。

    “阿斯拉伯爵,来来来,我们干了这杯!”

    夏河也不知道怎么的,手里已经被塞了个杯子,高脚、水晶、杯口巨大。

    “让我们来祝阿斯拉……”古德里斯特举起他的酒杯,稀疏的胡子一翘一翘的,显得有些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