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门入侵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气氛融洽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夏河也不知道怎么,就被接二连三的灌下了一瓶酒,周围的人更加热情了,阿斯拉也觉得和他们亲近了许多。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校长大人哪……”

    “副校、副校!”古德里斯特用力的纠正,

    “差不多嘛。”

    “差的太多了,我和校长大人之间,还差着很多层次。”古德里斯特挥舞着酒瓶子,一点都不像是在谦虚。

    “副校,你给我安排的宿舍,也太差劲了吧。”夏河伸出手,让古德里斯特给他再倒满一杯酒。

    “怎么?那可是校里最好的宿舍了!”

    “我听说,是座凶宅。”

    “听谁说的?”

    “我说的。”伊娃?格林冒了出来,手里捏了个小巧的酒杯。她的脸颊飞红,看样子也是喝了点酒。

    古德里斯特尴尬地笑着,道:“咱们魔法师,怎么会信那个。”

    夏河也不反驳,等他倒满了酒,就用嫌弃的语气道:“我在暴风角,都是住在魔法塔里的。那宿舍有什么好,有元素池么?”

    “阿斯拉,学校几万学生,花费巨大,魔法塔想要修建起来,初期就得几百万金币,拿不出来啊。”古德里斯特说这话的时候直叹气。

    所有魔法学院,唯有择校生是花钱进的,其余学生都不需要学费。不仅如此,校方还要有补贴给学生。虽然很少,架不住学生的数量庞大,每个人身上花费一枚金币的话,三万学生就是三万金币,一年下来就是接近四十万开销。

    这还是开销最少的地方,学校食堂是免费的,住宿是免费的,发放的制服是免费的,做各种试验也是免费的。

    “我打算修建一座魔法塔。”

    夏河这话说完,周围的喧哗都停了下来,就像是一个神秘的魔法,以他为核心,一圈一圈的向外蔓延,所过之处,寂静无声。

    “阿斯拉,你不是喝多了吧?”帝国魔女拉了拉夏河的袖子。

    “我没喝多!”夏河挣脱了帝国魔女的拉扯,跳上一张桌子,大声地道。

    古德里斯特双眼放光,也不顾形象,一步就窜到了夏河身边,用了扩音魔法,大声地喊了起来:“大家肃静,现在,请阿斯拉祝词!”

    夏河笑得眼光迷离,他用手指着大厅上方的横幅:“大家都知道我是谁了,现在我宣布,我要自筹资金,为第十魔法学院修建一座魔法塔,一座真正的魔法塔!我要把横幅上的字,刻在魔法塔上,每层都刻!”

    “不行!”近在咫尺的一个教授大声呼喊,古德里斯特的目光落下去,像是一把刀,恶狠狠的。

    “还得给阿斯拉修条路!”

    “要有纪念碑!”

    “命名礼堂!”

    “命名大楼!”

    “都闭嘴!”古德里斯特丢了酒瓶和杯子,举起双手,他的身后,一个巨大的猛虎幻影出现,整个大厅的人都被他的气息震慑,吸引。

    夏河的酒意彻底没了,这老头看上去就是普通的一个史诗法师,这个时候暴露出的力量,几乎不在隆之下了。

    “我提议,以阿斯拉之名,建设一座魔法分院!”

    副院长的话,震慑全场,这已经是至高荣誉,再不能提升了,否则第十魔法学院都要改名。

    气氛再度热烈起来,夏河想要说什么都没人听了。

    “喂喂,你快住手!”夏河指着远处的梅迪尔丽。梅迪尔丽已经拔出剑来,一剑砍在对面的魔法师肩膀上。那魔法师身上元素光辉闪了不止七次,还是被破了防御,鲜血淋漓。

    “没事没事,就是砍人而已。”古德里斯特拉住夏河,道:“喝酒喝酒。”

    “校长你看看,她又砍人了!”

    “管她干什么,每次酒会都会这样,死不了人的。”

    夏河向梅迪尔丽望过去,果然她被几个魔法师用魔法隔开,又砍了几下,总共才伤了两个人,就再也没法下手了。

    梅迪尔丽隔着元素屏障,指着肩膀流血的魔法师:“下次再让我喝酒,我就砍了你脑袋。”

    “不敢了,不敢了!”那魔法师认怂。

    “好了好了,你把剑收起来,让他治疗一下。”劝架的几个魔法师还真没当回事。

    “就是,恰恰诺夫,你让小孩子喝什么酒,被砍了吧?”

    “行了,砍几下差不多了,我们带你去喝果汁。”

    “酒会哪有果汁?”

    “是啊,不如我们去偷点?”

    梅迪尔丽听得头晕,这些魔法师是认真的么?芙蕾雅呢?她在干什么?

    “这酒会好怪啊,也没正常的讲话,祝词,乱七八糟的。”芙蕾雅在角落里,坐在一张桌子旁,她的对面坐着一个年轻英俊的魔法师。那魔法师面前摆着几瓶酒,还有几瓶看上去让人生疑的液体,颜色绚丽而又古怪。

    他正把这些东西倒在一个杯子里,用魔力调和。

    “大家就是找个机会聚一下,平时工作太辛苦。”年轻的魔法师一边调酒,一边给芙蕾雅解释。

    “你又不辛苦。”

    “我的确不算辛苦。”年轻的魔法师聚精会神。

    “你又不是老师,也不是学生,是怎么混进来的?还有啊,你给我调配的酒,是什么用途呢?”芙蕾雅的声音很轻,年轻的魔法师的手却僵住了。

    “你胆子这么大,不会只是骗吃骗喝的吧?”

    “当然不是,我是为你而来啊!”年轻的魔法师双手在桌面上一拍,所有瓶子粉碎,里面的液体汽化,瞬间弥漫开来,笼罩住了他和芙蕾雅。那彩色的气体之外,酒会上的人似乎一无所知,没有一个人看向这个角落。

    “真好,我也怕惊动别的人呢。”芙蕾雅说着,抽出了她的照影剑。

    嗖!

    芙蕾雅一剑穿过那年轻魔法师的脖子,剑锋上闪耀光华,那魔法师脸上的冷笑僵住了,然后整个身体猛然向内坍缩,被抽入芙蕾雅手上的指环之中。那指环上浮现出一个四四方方的神印,只是一转,周围的彩色水汽也被抽了进去。

    十殿印,芙蕾雅的神器。

    周围喧闹依旧,还是没有人注意这个角落。十殿印中,那魔法师的灵魂被一口朱红色的棺材封印,棺材上铁链缠绕,发出咔咔的声音。

    芙蕾雅笑得开心,声音在朱红色的棺材里响起。

    “我给你点时间,仔细想想,等你想通了,我会再来问话。”

    芙蕾雅收了照影剑,站起身来,直奔夏河而去。事情总算解决了,在密室之中自己就觉得不对劲,可是找不到源头。之前死在宿舍的魔法师,可能就是被这种东西害死的。

    像是天魔,可是又没那么厉害。

    如果是天魔的话,就是传奇法师也要忌惮,这个东西出来害人,却是趁着第十魔法学院唯一一个传奇法师不在的时候。

    他之前害死的人也应该不多,否则学院里早就察觉了。

    要不要管这个事情呢?按理说不该管的,学院死再多的人,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而且这东西也不算太强大,估计都不敢直接面对史诗境界的魔法师,最多是暗害大师级别的人。

    算了,先等他自己招供,查探问题的源头太累。

    如果十殿印中那东西都不屈服,麻烦才是真的大了。

    “芙蕾雅,你去哪儿了?”夏河已经从桌子上下来,看到芙蕾雅,心中有些奇怪。方才有那么一瞬间,自己感应不到她的位置。

    “大人,你喝多了,我们回去。”

    “我才没喝多呢!”夏河挥舞他的手,要推开芙蕾雅,却被芙蕾雅一把抓住。

    芙蕾雅也不管梅迪尔丽,带着夏河就往外走,冰霜蔷薇大厅里的人,已经喝的欢脱了,虽然看到夏河离开,也没人阻拦。反正大家就是为了开心的聚会一下,少了谁都无所谓。

    出了大厅,外面的陡然吹来冷风,夏河醉眼迷离,四下打量。

    “没外人了,大人,你发现什么了。”

    “没发现什么,副校长实力很强,不过一个魔法学院,只有一个传奇的话,似乎又太糟糕了一些。”夏河还在装醉,走路歪歪斜斜。

    “我抓了个东西,能瞒过副校长,敢在冰霜蔷薇大厅里出现。”芙蕾雅架着夏河,走在路边,脚下有着稀疏的落叶。

    “你好好研究吧。”

    “是得研究下,那东西和密室有关。”

    “密室还有麻烦么?”

    “应该没了,这东西要是太多,估计学院里会死好多人。”

    两个人就这样一路扶持着,回了六号宿舍楼。进了房间,夏河也不装醉了,来到芙蕾雅的卧室。卧室里有一张大床,床后面是个门,里面有个小型的浴室,和夏河的浴室就隔着一道墙。

    “密室在哪里?”夏河发现自己根本察觉不到空间门。

    芙蕾雅指着浴缸前的屏风,道:“就是这东西。”

    屏风厚重,不知道是用什么木材雕刻而成,没有一丝拼接的痕迹。不过对于魔法师来说,这种手段也是平常。

    夏河取出尼古拉梅勒给他的龙鳞,握在手中,默默地催动命运水滴。

    一切命运的束缚,仿佛在这一刻挣脱了枷锁。

    眼前的屏风,变成了一扇门,孤零零的立着。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