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门入侵 > 正文 第两百六十三章:杯酒
    阿比盖尔还是走了,只不过她走的时候,金色琥珀一样的眼睛在闪亮。

    夏河开始处理公务,用神识扫描他不在的时候,所有文件。

    暴风角现在没有商业,反倒是开辟了一些农业。遗迹之中,废墟被拆掉,空间的顶部安装了大量的魔法灯,下面铺设泥土层,人为制造农田。

    然而这些并没有夏河准许,关于地精遗迹,夏河原本是打算彻底安定之后再开的。

    现在林奇还在攻打龙之岛,这里能不能被战火波及,夏河都还没谱呢。

    好在遗迹入口原本就是在地下,密室自成空间,帝国派来的人乱搞,也不至于把遗迹破坏掉。

    奥术帝国来的人除了开垦农田之外,就是多次进入密室,探寻里面的秘密。

    夏河当然不允许这种事情生,所以他才要控制暴风角,以后不能让人随便计入。

    实际上,帝国的学院通常也都建立在遗迹之外,越是强大的学院,选址就越讲究,拥有的遗迹价值越高。

    夏河忍不了这些贵族没完没了的试探,在自己这里捞好处。

    自己的确是没有什么治理的人才,不过帝都那边的班子已经不错了,调回暴风角就能直接使用。

    奥术帝国最不缺的就是人才,太多人怀才不遇。

    这和奥术帝国的教育有关,整个帝国遍布各种学院,很多学院都和梅塔特林一样,会减免学费,有些学院,只要你的资质可以,倒贴钱也愿意培养你。

    这么多年的累积之下,帝国不识字的人都少见,这在还没有消灭贵族和奴隶的社会是非常罕见的现象。

    夜色很快就降临了,夏河招呼自己的人,来到领主府。

    领主府内灯火通明,昨天一天,芙蕾雅派来的人都在搭建建筑,一座宽大的殿堂直接立起,正面的座位是夏河的,两侧各自有四排的桌案,没有椅子,在桌案后面给了个坐垫。

    每个矮桌上都放了一张纸条,上面写了名字。

    夏河坐下来的时候,看了一眼两侧,三百多张桌子,还没坐满人,差了一百出头的样子。

    外面就有人把大殿的们关了,苏烈的骑士把空着的桌子上纸条收起,交给了苏血。

    苏血从侧门走了出去,侧门也被关上,外面落了锁。

    夏河身边,坐了芙蕾雅和苏旗,侧面坐着阿比盖尔。苏烈披着重甲,站在大殿深处。夏河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酒具,笑了笑。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举起来,对着大殿之中的人道:“诸位,为了帝国。”

    格林斯基为的人心中就嘀咕起来,这是什么意思?可是领主大人都举杯了,他们总不能看着不动,只好给自己倒上酒,举起手中的银杯。

    “为了帝国!”

    夏河将酒一饮而尽,然后将酒杯倒过来,没有一滴残酒落下。

    大殿内的人,只好学着夏河,把杯中酒喝光。

    夏河放下酒杯,道:“这次我回来,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让你们全部效忠于我,以前生的事情,我就既往不咎。”

    立刻有一人大声道:“领主大人,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们全都是效忠帝国的!”

    夏河皱眉,说话的人,距离他比较远,也就是说,这个人的地位,在帝国委派的官员之中较低。

    “苏烈。”

    “在。”

    “去拿他人头回来。”

    “是。”

    苏烈从大殿深处走来,格林斯基大惊,他看着高大的武将在夏河的身边走下来,穿过殿堂,来到那反对夏河的人面前。

    那人起身,被苏烈一把抓住头,从腰间抽出短剑,随手一挥。

    一颗头颅就被苏烈提在手里,尸体沉闷地倒在地上,鲜血横流。

    苏烈提着人头,走回夏河身边,将人头举起,放在夏河面前的桌子上。

    夏河点点头,道:“帝国的法律,我的领地,是我最大,就算是陛下来了,也不能越权管理我的子民。给我做事的人,当然要第一效忠于我,现在,还有疑问吗?”

    格林斯基怎么都没想到,阿斯拉会是这种处理手段。

    他想过很多说辞,那安德烈的死,他也做的天衣无缝,就算是要担责任,也有替死鬼在了。

    他听说了夏河要问案件,也没担心。

    “没有疑问的话,这个魔法契约就签了吧。”夏河说着,取出了一摞魔法契约,放在桌子上,苏旗挥手,有甲士上前,捧了魔法契约,挨个桌子分。

    “阿斯拉,你这是要杀光我们么!”女男爵玛琳怒道。

    麦克白在她旁边笑了起来,道:“玛琳,你这是什么话,我已经效忠于领主大人,就算你们全死了,也不算杀光。”

    “麦克白!”皮特男爵指着他,又惊又怒。

    “你们是不是全死我不清楚,不过今天不肯来的人,死定了。”麦克白心中快意,其他人愤怒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他反而很是享受。

    夏河笑道:“我时间不多,简单的说一下,杀了安德烈的人,肯定活不下去。你们在签订契约的时候,不要忘记在背面写上是谁杀了他。如果名字错了,不好意思,我不需要阳奉阴违的人。”

    “领主大人,我不知道谁是安德烈!”一个官员愤怒地站了起来。

    “你不知道,我要你何用?”夏河话音未落,苏旗忽然抬手释放了一道冰锥,冰锥在空中转了个弯,噗的一声,在那官员眉心贯入。

    “现在大家知道谁是安德烈了吧?”苏旗声音冰冷,在大殿内回响。

    格林斯基面如死灰,他很想反抗,可是苏烈方才在他面前走过,释放出的气势强大,分明是个史诗境界的战士。

    “还有,昨天是谁攻击了我的羽蛇,现在出来,可免一死。”苏旗补充了一句。

    大殿内一片死寂,没人说话。

    “真是一群硬骨头,那好,就从格林斯基开始吧。”夏河说着,挥了挥手,这次苏烈身后跟着五十个重甲战士,还有十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神术师。

    “阿斯拉,你竟然如此丧心病狂,陛下不会放过你的!”格林斯基知道自己不能幸免,取出了一个卷轴就要释放。

    可是他忽然现,体内的魔力根本就不受控制,精神力也出现了问题,卷轴捏在手中根本没法展开。

    酒里有毒!

    可是自己分明做过毒素侦测,为什么没有现?

    夏河冷笑,厄运女神的瘟神咒,根本算不上是毒,可是比任何毒都要可怕。道士们熟知这个东西,都专门修行过应对之法。如果没有道士的法子,至少要传奇才能抗住瘟神咒的攻击。

    “麦克白写过信了,要陛下再派些人来,陛下要是生气,最多不再派人过来,格林斯基,你要是和我说说,谁在背后收买了你,我能让你死的愉快些。”

    重甲战士拖着格林斯基,来到夏河的桌子前。

    “阿斯拉,你不得好死!”格林斯基自知不能活下去,倒也硬起,梗着脖子怒骂。

    芙蕾雅在旁边笑道:“大人,我最喜欢这种人了,能玩的久一些。”

    她的袖子里,飞出十几头羽蛇,扑在格林斯基的身上,用尖利的牙齿撕咬。格林斯基身上的力量消散,连翻滚都做不到,转眼之间血肉模糊,只剩下惨叫了。

    他还想要咒骂什么,一头羽蛇咬在他的喉咙上,喉管扯断,就只能出嗬嗬的声音。

    夏河看着只会抽搐的格林斯基,笑道:“你们这些做政务的官员啊,总以为自己手中有着权力。却不知道,权力来自何处。在暴风角,权力来自于我,你们之所以会有人收买,那是有人想要分润我的权力,我为什么要忍?”

    芙蕾雅放出一道黑光,悄无声息地在格林斯基的脑后来了一下,收了他的灵魂。

    这种等级的魔法师,在十殿印里撑不过一轮就要招供。大人说要慢慢的收拾他,那就让他多玩几轮。

    “阿斯拉,我要是死了……”

    不等玛琳说完,就有甲士上前,把她从座位上提了起来,丢在夏河的面前。

    皮特男爵赶紧抓起桌子上的小刀,奋力在手指上割下去,用自己的鲜血在魔法契约上落下名字。

    “你又不是世袭贵族,死了以后烟消云散,连个给你报仇的人都没有。”夏河对女男爵道。

    “哈哈哈哈!阿斯拉,你不知道我背后是谁!”

    芙蕾雅的袖子里,又飞出几头羽蛇,扑在玛琳身上。

    芙蕾雅笑道:“你长的这么丑,背后肯定不是陛下,不是陛下的话,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大殿之中,有六十多人赶紧效仿皮特男爵,剩下的人都有重要亲眷在帝国,被人控制在手中,虽然怕死,可也不敢轻易的投靠阿斯拉。

    他们还心存侥幸,现在暴风角这边,都在忙着林奇的战争,需要政务官员。要是都被杀了的话,战事必然受到严重影响。

    阿比盖尔皱着眉,看着眼前的一切,阿斯拉手段酷烈,从头到尾,都没她什么事情。关于她担心的,帝国会不会驱逐神殿的问题,压根就没生。

    血法师用一杯酒,就瓦解了这些人的战斗力,然后随意拿捏。

    这就是阿斯拉说的权力?权柄和力量,果然可怖!

    哪怕有人没中毒,苏烈带着他的甲士,加上厄运神殿的一群神术师,也足以将反抗的人击杀在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