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门入侵 > 正文 第两百九十四章:尝试
    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夏河和奥维利亚都听到森林深处,那神庙所在的位置,生了激烈的爆炸声,反复在森林中扫荡的意志撤退了,撤得非常匆忙。

    然而夏河还是等了十分钟,忽然有一道余波扫过,悄无声息。

    要是他出去的话,估计就被这道余波扫中了。

    “恢复的怎么样了?”夏河问奥维利亚。

    “差不多了,方才是脱力了。”

    “那咱们出去。”夏河说着,就从夏之行宫的空间内跨了出去,一个闪烁来到地面上。还好构装战偶是初级版本,没有用灵魂宝石之类的玩意进化,反而逃过一劫。

    构装融合灵魂宝石,战斗力会增加不少,只是弱点也会相应出现,道门都是直接制造神兵神将,黄巾力士,夏河就没升级构装战偶。

    地面之上,金光散漫,神格碎片被收取,但是逸散的神性和神力依然不少,夏河也没犹豫,干脆在原地疯狂吸收,用道火熔炉淬炼。

    夏河做着这个事情,又给了奥维利亚修复魔液,让她简单地处理一下构装战偶。构装战偶不用吃食物,可一样有日常消耗。遇到战斗,肯定是要进行简单修复的,否则会影响使用。

    神性什么的,夏河自己用不上,纯粹是给芙蕾雅和厄运女神用的。

    夏河到现在为止,战斗还得自己顶上去,这对于一个道士来说很不正常。道士通常会成为牵制力量,战斗交给手下的人去做。

    否则培养神灵干嘛,吃干饭的?

    “你不担心公主?这至少十五分钟过去了。”奥维利亚一边用修复魔液修理构装战偶,一边问夏河。

    “她有什么好担心的,估计还在磨那个分身的神力吧。咱们这个分身太弱,那个就很强,我还是不凑过去了。”

    “公主的法师团要是有损伤,会责怪你的。”

    “要是没损伤,会奖励我么?”

    “你是真的看她不顺眼啊?”奥维利亚都觉得奇怪,阿斯拉什么时候这样了。

    “她可是公主啊,看她顺眼的人太多了,我要是也去凑热闹,想弄死我的人会不少吧?皇帝对我的器重你也看到了,实际上暗中给了很多帮助,就连这次学院的比拼,我都是受到照顾的。要是再凑上去,和公主腻歪在一起……”

    “你担心树敌太多啊?”

    “我是担心没必要的麻烦太多,敌人的数量是无所谓的,可是不是每个敌人,都会立刻来找你的麻烦。凑在她身边,麻烦是立刻就来的。”

    “要是公主死了怎么办?”奥维利亚不无担心。

    夏河笑了,这才多远的距离,两头小鬼注意着公主那边的战场,公主法师团的确是有所损失,可都是装备上的消耗,战斗到了现在,公主法师团的年轻法师们,一个重伤的都没有。

    魔法大阵,还有点意思,如果自己第一次遇到的话,也会吃亏。

    现在那个生着两个头颅的神灵分身,被法师团的魔法纠缠住,浑身上下,都是元素锁链,那元素锁链一根根的崩断,又一根根的生长出来,在安吉丽娜公主的操控下,这个神灵分身也够悲催的。

    公主看自己不在身边,才释放了这个技巧,这是防着自己么?

    四色锁链,代表了这个世界的主流四元素魔法。

    看起来,比自己的第五元素囚笼强多了。不过自己的第五元素囚笼,要是有合适的施法材料,那才是厉害,可以形成一个强大的合金囚笼。自己得赶紧寻找配方了,在这个世界,制造出强度足够大的合金来。

    第五元素囚笼,只要施法材料足够强大,改变魔法核心,魔法就会相应的提升威力。本质上来说,还比公主这个魔法简单。

    不过自己可以通过不同的施法材料配方,释放出不同属性的囚笼。

    梅塔特林的炼金实验室里,应该有很多的配方资料吧,下次去兑换一些。

    “算了,你不着急,我着急干嘛。”夏河不说话,奥维利亚赌气道。

    这洼地里到处是毒虫尸体,本身也是值钱的,主要是数量足够多,摘取毒腺,卖给梅塔特林就是一笔财富。

    夏河一边吸收神性,送入道火熔炉之中,一边收起毒虫尸体,也不分拣。

    “这次咱们是托了公主的福,要是没有她的话,精灵分身也落不到我们手里。”

    “我又没好处。”奥维利亚学着芙蕾雅的语气道。

    “怎么会,德鲁伊这个职业,是伴随精灵神一起出现的。这个神格碎片之中,肯定有关于德鲁伊的法则。”

    “我在意的不是这个,阿斯拉,领主大人……”

    夏河被她叫得有些毛,就咳嗽一声,表示答应。

    “我觉得,你们有事情瞒着我。”

    “你这次一定要来,就是因为这个?”

    “嗯,你得老老实实告诉我,到底你瞒了我什么,如果你不说,那我就回南方海域去,继续做我的海盗,是好是坏,是死是活,都不关你的事情。”奥维利亚说到这里,咬紧了嘴唇,脸色都有些青了。

    夏河就道:“奥维利亚,我得明白一件事情,你想知道一切,对你重要吗?”

    “当然重要,你对我说你喜欢我,可是你什么秘密都瞒着我。你是大人物,我也能明白保密的重要性。可是你连心事都不曾跟我说过,我还不如阿比盖尔。”

    “可是,你又说你不……”

    “阿斯拉,我都不知道你是谁,我怎么可能喜欢你,就算是有一点,也会停下来,问问自己,这样做是为什么,对不对?”

    夏河就犯愁了,自己的事情,还真不能立刻就全都说给奥维利亚。

    可是什么都不说,就陷入了一个死结。

    “你看,我就知道你不肯说。”奥维利亚叹气,把装着修复魔液的瓶子丢给夏河。

    “因为,我也不知道会怎样。”

    “胆子小啊,这可不是我认识的血法师。”

    夏河想了想,自己当初选择信任梅迪尔丽,那是因为梅迪尔丽太纯粹,比神周世界的一些剑修都纯粹。

    那奥维利亚呢?她其实也是个纯粹的人。

    她和这个世界,没多少纠葛,不会为了守护这个世界,去牺牲任何东西。

    “奥维利亚,你帮我处理的是内政,我在做什么,你基本都清楚。那我现在问问你,你觉得我在隐瞒你什么?”

    奥维利亚哼了一声,道:“我就是直觉,你们几个鬼鬼祟祟的。”

    夏河哭笑不得,道:“我什么时候鬼鬼祟祟了?”

    “这个手镯能通信,对吧,我从来不知道你们用它在交流什么。”

    “数据,几乎都是数据。”

    “是什么意思?”

    “我魔法的秘密,我提出魔法的构思,芙蕾雅进行完善。我和梅迪尔丽之间,大概也是如此,她的修行是我指点的。”

    “数据之外呢?”

    “你真想知道?”

    “特别的想,否则我在你这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么多的事,不知道未来在哪里。”

    “知道了,是有代价的。”

    “要为了你背叛整个世界?是这样吗?”

    “差不多。”

    “如果你想要征服这个世界,的确有些激动人心,可是阿斯拉,这是真的吗?”

    “为什么不可以呢?”

    “因为征服一个世界,要死很多很多的人。”

    “如果这个世界不好呢?就让它自生自灭?”

    “这个世界不好?”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漏洞,很多异界的人都能比较轻松的进入。你以为这个世界是谁的?”

    “是属于强者的。”

    “没错,只要你足够强的话,就会拥有它。记得翡翠行省边界的事情吧,异界的生命入侵,死了很多人才平定下来。我们可以装作看不见,以为世界是和平的。可是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过和平。普通人的生命,六七十年就很长了,史诗强者,也不过是三百年寿命。相对于一个世界来说,太过短暂。”

    这个世界,从来不曾和平过,夏河的话,让奥维利亚沉思。

    “那么,你能结束这种动荡吗?”

    “如果我成功了的话。”

    “与整个世界为敌,我想要试试,阿斯拉……领主。”

    “如果是这样的话,有个前提条件,你把所有修行的秘密,都得说给我听。我会根据你的身体,你的修行,为你进行修正,给你一个全新的修炼方法。”

    “我年纪不小了。”奥维利亚道。她很清楚,一个人半路转职,成就不会高。

    “如果你的修行错了,就算是继续下去,也没什么成就啊。你连挑战整个世界,都可以去尝试,为什么就不尝试一下全新的修行方法呢?”

    “说的也是,可是我不想拜你为师。”

    “我也不想,唉……”

    “那我就暂停修行,等你给我答案。”奥维利亚碧绿的瞳孔里,闪烁出灼热的光芒。在帝都的生活,让她觉得渐渐陷入一潭死水里,仿佛看到了自己生命的尽头。原本以为会是很轻松的生活,却越来越沉重。

    听着阿斯拉的消息,她感觉自己和大家越来越远,就连棉布杰克,都变得越来越重要,而自己却没有什么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