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门入侵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九章:活化
    阿比盖尔看梅迪尔丽也不在,阿斯拉像是刚进来的,也不知道自己醉了多久,就整理下衣服,从魔法帐篷里走出去。

    夏河就在她背后收起帐篷来,放在徽章里。

    阿比盖尔看到远处,九个高大的树人围绕秋玄机,正在打斗。

    秋玄机面前飞舞着一把巨大的木剑,向着九个木人狂攻不止。九个木人也没武器,就是用双手抵挡,快如闪电的剑招被木人们扫开,秋玄机的进攻毫无建树。

    那木剑常有四米,边缘锋锐,正反两面都贴着符文。

    看样子,是夏河指点秋玄机,用魔兽皮改良的符箓。

    夏河心说可以啊,这种武器的特征就是不能持久,但是价格便宜威力大,如果没有趁手的武器,道士都会临时制造出来。

    符文装备中的一种,实用到家。

    夏河佩服秋玄机,是因为自己实在是没给他什么好东西。

    木头是就地取材,就算挑选再好的树木,材质上限在这儿摆着。估计秋玄机也没心情精炼几次,够用就行。制造符文的魔兽皮,是他自己临时打来的,用来当卷轴,通常会处理个几年,自然变化之后属性才好。

    夏河很少用这种新鲜的魔兽皮,除非是传奇魔兽,否则效果不如存放数年之后的。

    然后,道士书写符文用朱砂,秋玄机显然舍不得,用了魔兽血,加了森林里的一些天然药剂自己试验着调配,也是绝了。

    天才型的道士,可能他的配方,很多都是靠灵感来的,试验次数也少的可怜。

    九个木人就更厉害了,看起来秋玄机开始投入了更多的心血,一个个身高在十米开外,活灵活现。每个木人的动作都是那么的协调,一点没有巨人化的征召。通常巨大的人形生物,看上去动作缓慢,而且运动都有问题。

    这九个木人,夏河感觉就像是秋玄机自己被放大了,动作流畅得可以跳舞了。

    “大人。”看到夏河过来,秋玄机收了木剑,九个木人也停止下来,站成一排,向夏河行礼。

    “我们没可能带它们离开的。”夏河看着这九个木人,对秋玄机道。他现在倒是有能力,把木人塞进徽章空间,可是夏河不想。

    秋玄机道:“没关系,这东西带不走,就留下来,它们可以自我进化。”

    “那不是很危险?”夏河皱眉。

    “危险又怎样,上限不高是弱点,等它们变成传奇妖物了,我们自己恐怕早就超过它们的境界了吧。再说这里是封闭区域,这些东西,应该跑不去帝国。”

    夏河一想也是这个道理,进攻火山,这些木人都未必活得下来。

    “你准备怎么用他们战斗?”夏河问秋玄机。

    这个时候,就有一个木人,从身上的皮囊里,抓出个球体,看上去是木质的框架,镶嵌了大量的瓷片。

    “里面是我配置的药剂,还有两层金属隔离。火山那种高温才会爆炸,或者我去激发里面的符文。”

    夏河一看,也是临时拼凑的玩意,不过应该是秋玄机师门的装备,就地取材,看上去十分简陋。

    好在应景,这木人的战斗力,已经超过夏河的预期太多。

    “他们的动力,充足么?”

    “当然,已经吃饱了,能维持一个月的时间。”秋玄机道。

    “吃?”

    “魔兽的血肉,可以吞噬,也可以吃一些果实,这森林里别的不多,食物还挺丰盛的。”秋玄机笑起来,就像是小孩子一样。

    “就是太粗笨了。”夏河遗憾地看着木人,它们在森林中走动恐怕都是费力的。

    “大人,要是再等半天,它们能缩小一半,基本上定型,防御力也增加。”

    夏河想了想,道:“那就等半日吧,这半日咱们也别闲着,我帮你调配一些药水,你绘制点卷轴防身。”

    秋玄机就更开心了,他随身携带的符箓不少,然而他面对和夏河当初一样的问题,那就是没有太多材料,这些符箓用完了,他就傻眼了。

    符箓是他战斗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说没有符箓,他也是相当于史诗强者,但是战斗力的下降,让他会少了很多种战斗选择。

    阿比盖尔有些迷糊,问梅迪尔丽:“我睡了多久?”

    “三天时间吧。”

    “这么久!”

    “是啊,我绕着这里狩猎,已经干掉上百精灵了。”

    阿比盖尔也不好说什么,梅迪尔丽给她喝的那口酒,对她的身体还真是好,连续睡眠了三天,精神还不错,灵魂没有那种意外的疲惫感。

    人不是睡的越多越好,睡眠太多,能死人的。人又不会冬眠。

    夏河在那边给秋玄机制造绘制卷轴的墨水,提供魔法笔,帮他搞定接下来一段时间内的战斗所需。夏河早就轻车熟路了,制造有效期在三个月内的符箓最为擅长。

    夏河不可能在这里待三个月,最多一个月就要离开。

    “梅迪尔丽,咱们四下转转?”阿比盖尔提议。

    “干嘛?我们两个现在都是战士,出去配合也不怎么方便。”

    “得了吧,我们有魔法火枪呢。阿斯拉要回火山那边的话,我就不信对方没准备,不如先去探路,至少远远的看一眼啊。”

    梅迪尔丽哭笑不得,这里距离火山也就是十几里远,哪用自己去侦查,大人的羽蛇非常方便,小鬼也能爬上火山去看。这些日子,精灵将阵法处于半关闭状态,也不激发,自己根本不是去游猎,可能是火山之中的精灵召唤了森林精灵,他们主动撞上来的。

    对于梅迪尔丽来说,森林精灵比火山里的容易对付多了。

    她就用火枪一枪一个,靠近的精灵,都被她剑气腰斩了。

    “阿比盖尔,你不是有远程探查的手段么?”梅迪尔丽不傻,反正就是直接揭穿阿比盖尔的话,要么她就说实话,自己再考虑。

    “就是想要猎杀几个精灵,我做标本。”

    “好残忍啊。”梅迪尔丽皱着眉头,对阿比盖尔道。

    阿比盖尔心说,你肢解敌人的时候,可没见你一副怕血的样子,这是装小女人呢?问题是你咋装都不像啊。

    梅迪尔丽不是不会装,她实在是懒得装,场面话好无聊,她就是这脾气。

    “好吧,我说实话,精灵反正……我想要抓点精灵,捕捉灵魂。”阿比盖尔咬牙切齿地到。

    “老师说,这样不好。”

    “不叫大人了?”

    “关于教诲的事情,我只能这么称呼。”梅迪尔丽一本正经地说着。

    “那我自己去。”阿比盖尔说着,取了魔法枪,提在手里,真的向着森林深处走去了。

    梅迪尔丽默默地跟上去,阿比盖尔回头,问:“你跟着干嘛?”

    “不许?”梅迪尔丽皱眉。

    “不是,通常你会不理我,让我自己去折腾。”

    “留下来也怪无聊的,那些木人不让我碰。”梅迪尔丽总算露出小女孩的神态来,说的也是真心话。

    大家把木人当成武器,只有她当成玩具。

    阿比盖尔忽然觉得,梅迪尔丽也没那么可恨,是自己玻璃心了。她就道:“以后想要的话,咱们可以自己造着玩。”

    “是啊。”梅迪尔丽也取出魔法火枪,就提在手里,和阿比盖尔并肩而行,她看上去根本没有查探前方,很有些期待地道:“我准备以后造好多的木人,也不一定是人……”

    “也可以是神么?”阿比盖尔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那可不行,大人说不要轻易的制造神像,会成真的。”

    阿比盖尔心说,阿斯拉对这种事情,为什么总是如此清楚呢?他别是某个神灵的信徒吧,也许他就是厄运女神的棋子。

    “老师说,我一心放在剑上,这样不好,迟早会出问题,大人也是这么说的。”

    “剑王他……”

    “还没找到,血腥玛丽也消失了,唉。”梅迪尔丽叹气。

    两个人的身影,在翠绿的森林中越走越远,在他们的身后,一里多远的位置上,一个透明的屏障慢慢地立起来,将两个人和夏河之间的路径彻底切断。这透明的屏障上,绿色的脉络花纹隐现,在一棵棵大树之间串联起来,形成更广阔的屏障。

    这森林就像是活了一样,在编织大网,先切断了两个人的退路。

    阿比盖尔忽然皱眉,道:“我和甲虫失去了联系!”

    梅迪尔丽毫不犹豫,一道剑光冲天而起,将上方的树冠切得干干净净,她张开魔法羽翼,一下就冲上了高空。

    阿比盖尔紧张地看着梅迪尔丽的动作,梅迪尔丽冲上去之后,就听到一声闷响,她又折返回来。

    “封锁住了,阿比盖尔,你要信得过我,就跟着我跑。”梅迪尔丽异常冷静,仿佛在诉说一件和她毫不相关的事情。她问过之后,脚下加速,向着南面冲去。在南面,还有小鬼的感应,对方只是封锁了后面,还有天空。

    这个包围网不可能立刻就完善,梅迪尔丽把握机会的直觉敏锐,她问阿比盖尔那句话,也没等着回答。

    阿比盖尔跟上梅迪尔丽,就发现梅迪尔丽的速度加的可怕,她不得已,激发了身体之中的神力,右手放弃了魔法火枪,换上了她自己的钱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