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门入侵 >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三章:剑客的话
    秋玄机道:“我是有电系的法术,可是没有这种大范围的。”

    他看了夏河的死亡迷雾电链,也是羡慕,他的法术都是单体攻击,很少有这种范围攻击的东西。因为对于师门来说,他不需要。

    “算了,我传授你死亡迷雾电链的卷轴绘制方法。”

    夏河也没想过技术垄断之类的东西,对于他来说,这个魔法的最终目的,只不过是为了了解本世界的法则。真正讲究杀伤力,一个掌心雷就能完爆他掌握的所有经典魔法。

    一雷下去,无视时间空间无视命运,无视防御。

    对于道士来说,雷法是万法之源。

    “这可不行!”秋玄机大惊。

    “你发下誓言,不传出去就好,你跟着我的话,也未必有什么收入,这个算是补偿你的。”夏河听他反应,就知道是个正经道士。

    这样也好,虽然不能成为心腹,也很难有什么反噬。

    在秋玄机心中,他的师门肯定是第一位的。

    夏河也不怕用这样的人,反正到最后,自己都得有碾压一切的实力,才能征服这个世界。靠嘴巴说服?

    你能说服一个卖猪肉的小贩先,再谈说服一个世界。

    “你们自己慢慢聊,我可不敢听这种机密。”阿比盖尔拉着梅迪尔丽,躲得远远的。

    梅迪尔丽撇嘴,这是找自己说话呢,大人也是自己的老师,这种东西才不会瞒着自己,只不过觉得对自己无用,才会不讲。

    一剑破万法,阿比盖尔不会懂。

    “梅迪尔丽,你说,阿斯拉收容秋玄机,会不会有事啊,他就不担心?”

    “阿比盖尔,我家大人跟你合作都没担心,还带你到了帝国,你操这个心干嘛?”

    梅迪尔丽一如既往地又冷又硬,和她的容貌一点都不和谐。

    “这怎么能一样?”

    “当然一样,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背后还有个神。相比之下,秋玄机还安全点,事少他是个普普通通的施法者。”

    “施法者?我在他身上,嗅到了神灵的味道。”阿比盖尔一本正经地道。

    梅迪尔丽已经了解了很多道门的事情,心中不以为然,但是没法和她解释,就道:“神灵的味道,我怎么没嗅出来?”

    “你又不是信徒,当然不懂。”

    “那我家大人身上,有神灵的味道吗?”

    “原来没有,可是自从厄运女神出现,就开始有了,很淡很淡。”

    梅迪尔丽心说,那证明芙蕾雅隐藏的还挺好的。

    “大家身上,多少都有神灵的气息,你干嘛这么紧张。”

    “怕被他连累啊,我会隐藏,他可不会。”

    “那你就告诉他隐藏的法子呗,多简单的事情。”

    阿比盖尔气急,这东西怎么能传授出去,一旦被人知道,自己这隐匿神灵气息的法子也就不灵了。

    “逗你玩的,这事情你不早说,说出来的话,自然有办法遮掩,你还真以为就你一个会隐匿气息么?”梅迪尔丽脸色一变,笑嘻嘻地对阿比盖尔道。

    “他能遮掩就好,我可不想被他害死。”

    “你怎么不怕我家大人害死你?”

    “跟着他是保障,就算有人感应到了他身上的气息,也都不会说的,因为皇帝陛下都不说,他们算老几。”

    “人情世故,你倒是挺厉害的。”

    “你不用瞧不起我,我……”

    “怎么敢,主教大人。”梅迪尔丽依然笑意盎然,变成了一把软刀子。

    “你咋能这样!”

    “大人对我说,刚极易折,我方才想到了这句话,决定改一改。”梅迪尔丽这话足够伤人,也就是阿比盖尔不能和她计较,否则打起来都是有可能的。

    “阿斯拉说的对,刚极易折。梅迪尔丽,你就打算这样一直跟着他么?”

    “没有啊,大人说,等到有一天我学不到什么了,就让我自己去找更远的远方。你把我家大人当什么了?”

    “我就是觉得,一直这样好辛苦吧。”

    “哪里辛苦,原来我做海盗,老师让我磨练意志,小小年纪就做水手的活,那才叫辛苦,力量不足,还要跟大海上的气候对抗。有时候吃不饱,有时候缺水,可怕的失败了,人家可不留俘虏。海盗是会被直接处死的。”

    阿比盖尔一想,的确是这么个道理啊,跟着阿斯拉的话,至少锦衣玉食,修行上有保障,至于冒险,就当是试炼了。

    “阿比盖尔,你说这些是干什么呢?”梅迪尔丽的态度,是诚恳地求教。然而阿比盖尔觉得,自己不老实回答的话,下场会不太好。她的直觉一向很准。

    “我说这些,就是不安。”

    “怎么不安。”

    “你说我和阿斯拉合作这么久,虽然获得了好处,可是在暴风角那边,遗迹的利益算是被彻底给割掉了。”

    “按照我家大人的脾气,是应该叫来帝国的传奇,清理掉神殿之后再说的。”梅迪尔丽毫不客气地道。

    “他没这么做,说明神殿还有价值,但是,价值早晚都有利用没的一天。”

    “然后呢?”

    “我看阿斯拉很能折腾,小小暴风角,是容不下他的。可是他这样天南地北的跑,什么时候是个头,风险也大。就算我们神殿想要反过来投资在他身上,都是不太敢。”

    “注定要赚钱的生意,轮得到你投资么?”梅迪尔丽的话,总是一针见血。

    “以前我在暴风角,不知道他这么能折腾,每天就和玩命一样。”

    “现在你觉得,我家大人独占遗迹资源,有问题么?”梅迪尔丽问。

    阿比盖尔看着梅迪尔丽简单干净的面孔,心中生出恐惧。这个女孩,有一种说不出的杀气,不是蕴含在身体之中的,而是在命运里。

    她就这么轻轻地问了自己一句,如果回答错了,就要抱憾终生。

    “暴风角又不是一家神殿,我是惹不起你家大人。我觉得不公平有什么意义,女神都没有降下神谕来,我何必自寻烦恼。”

    “也就是说,如果神殿的力量强大了,还是要和我家大人争夺的?”

    “不需要,到时候你家大人,会自动给我份额。”阿比盖尔鼓起勇气,总算是强硬了一回。

    “真是不理智啊,阿比盖尔姐姐。”

    “怎么?”阿比盖尔毛都炸起来了,等着梅迪尔丽动手。

    “看在你那么仰慕我家大人的份上,我也不杀你,不过我还是能让你的神殿没法获得什么份额的。”

    “你有什么本事!”

    “你也说过,暴风角不止一家神殿呢。”梅迪尔丽轻飘飘地道。

    阿比盖尔气结,是啊,如果厄运女神发展的好,的确轮不到自己说话,暴风角的资源,只能分给厄运女神了。

    “为什么厚此薄彼?”阿比盖尔忍不住问。

    “因为厄运神殿的人啊……在我家大人面前,乖得和小狗一样,可没你这么硬气呢。说起来我家大人也是有趣,就喜欢这种软骨头。”

    “我不做软骨头!”阿比盖尔赌气般地道。

    “那你嫁不嫁?”

    “嫁什么!”

    “大人啊。”

    阿比盖尔从来都没想过,有这么一天,她被梅迪尔丽用嘴巴打败了。如果输在战斗上,她还能理解。

    如果阿斯拉肯娶她的话,那做软骨头也没什么吧?

    问题是这么说真的是让人羞愧,她觉得身上皮肤发痒,仿佛自己成了受虐狂一样。

    为什么梅迪尔丽能看穿自己,她只是个小姑娘,还没长大呢。

    “阿比盖尔……”

    “什么事。”阿比盖尔有些沮丧。

    “干嘛这么为难自己啊?一直这样好辛苦吧。”梅迪尔丽话锋如刀,她很清楚,阿比盖尔这个人,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为了女神,一部分为了大人。

    爱情可以背叛,但是哪有信徒背叛神灵的?

    “并不辛苦,梅迪尔丽。以前我在海边,望着日出的时候,没有想过阿斯拉会不会回来的问题,也没想过自己会不会进入神国。我就觉得,太阳每天升起,真好。别人在神殿不许喝酒,我可以。别人不许笑,我可以,别人……”

    她说不下去了,实际上在神殿的时候,她经常拿着财富之书,然而夏河很少发消息给她。

    所以这次,她求女神,要跟着来。

    “可怜的阿比盖尔姐姐,如果你不想着那遗迹的事情,就完美了。”梅迪尔丽笑着,摸了摸阿比盖尔的头。

    阿比盖尔想哭,脸上却笑得无比灿烂。

    “谢谢你,梅迪尔丽。”

    “不客气,我应该做的。”

    “你一定是全世界最完美的剑客,能够伤到人心。”

    “老师也是这么说的。”梅迪尔丽神情自若,配上她的男装,宛如翩翩公子。

    “那是你的老师让你这么和我说的?”

    “你觉得呢?”

    “不是,阿斯拉他……”

    “嗯,我家大人,还是有些喜欢你的。”梅迪尔丽说了阿比盖尔没说出来的话。阿比盖尔的心情就好了许多,然而也很生气。

    自己就不能赢梅迪尔丽一回么?

    “其实你真不该跟来,阿比盖尔,你应该亲自去支援林奇,去进攻龙之岛。”梅迪尔丽意味深长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