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永生终结者 > 正文 第二章 赶上潮流猝死了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八点钟五十分,某写字楼的一楼电梯门口,熙熙攘攘的拥挤着九点上班着急打卡的人们。

    “电梯来啦,电梯来啦!”

    “别挤,别挤!”

    “我的肯德基!早餐都要挤掉了!”

    “我的奶,我的奶!别挤了,要爆了!”

    电梯突然安静了下来,一个娇小的女生满脸通红,提起了手里的一袋“m牛纯牛奶”,指了指,弱弱的说道。“我是指这个。”

    “滴,滴,滴。”

    “超载了,超载了。”

    “后上来的人快下去,要不都得迟到。”

    “挺大个个子,这么老胖,一个人顶好几个人吧。”一个三十多岁略胖的妇女,身穿深蓝色的工装,斜着眼睛看着身边的荀(xun二声)丹说道。

    “丫的,明明就是你最后上来的,你不下去看我干什么?我胖不胖关你啥事,我吃你家大米了,还是喝你家凉水了?”荀丹心里很是不爽,对着这妇女怒目而视。

    “吵什么吵啊,还着急打卡上班呢!”

    “是啊,是啊,有没有公德心啊!”

    “不想上去了啊,一电梯人等着呢!”

    荀丹看着最后上来的妇女,扭动着那肥胖的身躯拥挤到人群里,整个的电梯内,除了荀丹所有的人都拼了命的往里面挤着。

    门口的地方倒是宽松的不成样子,只余下了孤零零的荀丹一人,弄得像荀丹是最后上来的一人,本就应该下去一般。

    电梯发出满载的“滴滴”声,嘈杂的人群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让本就严重缺少睡眠的荀丹头脑发胀。

    “算了,算我倒霉,迟到就迟到吧。”

    荀丹一步迈出了电梯,站在电梯的门口俯视着电梯内的所有人。

    荀丹,性别,男,年生人,今年岁,上衣白色t恤,下身大裤衩,脚穿拖鞋,身高cm,体重斤,是一名标准的“大胖纸”。

    本来这种写字间出入的大多是西装革履的上班族,而像荀丹这种标准的“diao丝”打扮的,却是不为多见。

    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因为荀丹是一名开发游戏的“程序猿”。

    “程序猿”其实也有个高大的名称,叫软件工程师,不过没人会在意它具体是什么,更多的人喜欢叫它“码农”或者“程序猿”。

    每天跟电脑打交道,让他逐渐退化了各种与人沟通的能力,就像坐这电梯。

    荀丹刚进公司门,一个有些娘娘腔的声音就出现了荀丹的耳边。

    “荀丹啊,你怎么才来啊,你知不知道你又迟到了,我都等你好久了,你知道我有多着急么?”

    “让一边去,我先扫下脸。”

    “谢谢。”

    打卡机吐出了两个字,之后显示时间是“:”,没错,荀丹又迟到了。

    他面前的这个“男人”叫孙剑桥,人们喜欢叫他“贱姐”,性别“男”可爱好是不是“女”却是未知。

    孙剑桥是一名游戏策划,虽然整天很招人烦,但不得不说,他很擅长和人打交道,无论是公司老大,还是别的公司老板,他总能给忽悠得乐乐呵呵,当然他忽悠的对象除了荀丹。

    荀丹可以保证他最早是点来的,所谓的久等之类的屁话,都被荀丹本能的筛选过滤掉了。

    “说吧,又要干啥?”荀丹来到了自己的电脑前,按下了开机键。

    荀丹有两台显示器,这样可以方便他的开发,此时屏如同镜子一般,倒映着孙剑桥那张“娇弱”的脸,让他本就不开心的心情,更加的糟糕了。

    “你知道的,昨天xxxx科技的客人来了,我陪他们喝到很晚,他们那些人的酒量真是好,要不是我……”

    “直接说重点。”

    “哦,改需求了。”

    “握了个草,有没有搞错,我连续加班加点一个月了,昨天三点才下班回家,就是为了给他出的这个版本,又他马德要改,有没有搞错啊!”

    “没办法啊,我是苦苦的哀求劝告啊,人家就要第一关的时候就弹出全屏的收费页面,点上就付费。”

    “他们还说,要的就是玩家的冲动消费,让他正嗨的时候突然打断他,就像高潮的时候突然要收你几块钱,你肯定会毫不犹豫的举手投降了啊。”

    “付费都需要二次确认的,要不对用户不公平,还有在这个付费点开始收费,玩家根本没有体验到我们的游戏设计,还有这个,只要付费了,玩家就不会死了,那我们的关卡设计都有什么用?”

    荀丹这时候打开了孙剑桥给他发的离线文档,指着其中的一条条说道。

    “大哥,亲哥,你是我地哥啊,人家是拿钱的,你不照着人家改,我们卖给谁去啊?我们还是要吃饭的啊,不照做怎么办,你就从了吧,乖,改去吧。加油!”

    “这个版本什么时候要?”

    “下周一交货,预付款已经到手了,这都是我昨天晚上的功劳,你要知道……”

    荀丹感觉整个人眼前一。

    “荀丹,荀丹,你怎么了?”

    这时美术卢宁来了,看到正在倒地的荀丹,赶忙伸手扶了过去。

    卢宁,公司美术,荀丹的合作美术,胳膊上有着自己设计的一块纹身,用他的话,搞艺术的都想给自己身上留下些属于自己的东西,不然的话人生不完整。

    “卧槽,晕倒了啊。别出事了,贱姐,是不是又改需求了?前两天可是听说一个码农跳楼了。”

    “这么忙,哪有空跳楼啊,荀丹,你醒醒啊,别吓唬我啊,你要改不完我们这单可就泡汤了。”

    “你大爷的,该不会猝死了吧,你还想着你那点分红,还不赶紧打!”看着孙剑桥的样子,卢宁有了一丝怒意。

    “啊,啊,该不会真出事了吧,电话多少啊?”孙剑桥开始有些慌了,左顾右盼的不知如何是好。

    “臭傻子,打查!赶紧的别墨迹了。”

    “这两个臭傻子,我是服了,怎么能这么傻,真被你俩气死了。”荀丹笑骂道。

    “不对,卢宁怀里抱着的是谁?握了个草,那不是我么?难道……我死了?”

    不一会儿,荀丹就这样看着“自己”被人拉到了急救车上,带到了医院。

    没过多久,医生从急救室走了出来,摇了摇头说。

    “哎,我们尽力了,世界上又少了一只胖纸。”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