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永生终结者 > 正文 第六章 这尼玛不科学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被摔的传呼机在床上轻微的弹起,又重新的落在了被单之上。

    荀丹看着床上的传呼机,整个人陷入了沉思。

    “如果排除梦境的可能,这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不真实,假如我是真的重生了,那么是什么人给我发来的传呼信息呢?如今的岁月应该还没有针孔摄像头吧?”

    “但是他如果是根据我的声音来判断,倒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毕竟手机可是在n年前就被人发明出来了的。”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一个可以洞察我心理的一名心理学家。如果要是这个假设,这个人可就有点强大的可怕了。”

    “但是刚才开盒子的耀眼的白光是什么啊!五毛特效么!太坑爹了,难道说是盒子里有灯泡?我还真没注意,肯定是梦境,这是梦境。”

    “还有那只变形小白鼠,到底是什么鬼?”荀丹在自顾自的嘟囔个不停。

    “儿子,你怎么了?哪不舒服么?”听到荀丹小声的嘀咕,母亲担心的走进了荀丹的房间。

    “额……老娘,没事,我很好,你放心吧。”说完,荀丹就把母亲推出了房门,把门关上了。

    “对了,梦境之中背后有个门,只要打开它,我就会出去了。哈哈哈哈,老夫真是个天才。”

    荀丹转身被对着自己的房门,突然一个转身,猛地拉开卧室的房门。

    “我醒!”荀丹大喊了一声。

    “儿子,你怎么了?”荀丹的母亲站在门外,被荀丹的一声大吼吓得整个人呆住了。

    “不对,重来。”

    荀丹关上了房门,重新的转过身去。

    “这回一定可以,这回一定可以,这回一定可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猛地转身,开门。

    “妈,你还没回屋啊?”随后又猛地把门关上了。

    “儿子,你是不是病了?这是怎么了?”荀丹母亲关切的问。

    “我没事,你放心吧。”

    “对,还差一句咒语,玛丽麻利哄!芝麻开门!”又猛地拉开了房门。

    荀丹母亲一把支开了房门,伸手摸了摸荀丹的额头。

    “没发烧啊,这孩子怎么了?今天老师留的作业多吗?被老师批评了?有什么事和妈说,别憋在心里啊。”

    “恩,妈,你出去吧,我想静静。”

    “静静是谁?班里的女同学么?人长得怎么样?学习好么?性格怎么样?”听到荀丹的话,荀丹母亲眼中发出了一道精光。

    此时的荀丹的脑门上已经布满了阴影。

    “这也太扯了吧,看来只能从高处跳下去了。”荀丹心里想。

    “妈,我头有点疼,我上床倒一会儿。”

    “恩,难受今天就先别做作业了,好好休息,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看着四仰八叉的倒在床上的荀丹,母亲还是叮嘱了两句。

    “******,拼了,老夫不想玩了。”看母亲转身向外走去,荀丹坚定的站起身来,向着窗台爬去。

    家里是六楼,这个高度早已超过荀丹所能承受的极限,看着楼下的地面,荀丹早已双腿打颤。

    “儿子,你在干什么!”荀丹还没有爬出窗台的围栏,就听到身后传来母亲的一声尖叫。

    一个盛着牛奶的瓷碗从她手中无意的掉落在了地面之上,摔成了两半。

    “啪。”一声脆响,倒是让本就双腿打颤的荀丹浑身一哆嗦。

    “还不赶紧给我下来!”

    母亲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到了荀丹的身前,一把拽下了窗台上的荀丹。

    荀丹万万没想到都没想到,他的母亲竟然能有这么大的力气,双手把他的胳膊都攥的生疼。

    “干什么呢你?啊?你不想活了啊?还是不想让你妈活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母亲拼命的数落着荀丹,但是泪水却止不住的往下淌,最后整个人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看着母亲的样子,荀丹也不由得心中发酸,即使是在梦境之中,荀丹也不忍心让自己的母亲如此的担心难过。

    “好啦,妈,别哭了,我错了。”

    “是因为静静是吧。”母亲强忍着泪水,说道。

    “啥?”

    “妈不问了,静静啥样妈都同意,妈不能没有你这儿子。呜呜呜……”

    “握了个草,这也可以,老娘你确定不是在逗我?”

    荀丹心里想着,可看到母亲伤心的样子,倒没有说出口,只是尴尬的舔了舔发干的嘴唇。

    一阵儿钥匙的开门声响起。

    “我爸回来了。”虽然时隔多年,但是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荀丹还是马上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看着四十多岁的父亲,后背已经微微有些驼了,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了衣架旁。

    就在刚要挂上外套的时候,看到了双眼如桃子一般的母亲。

    “老婆,这是怎么了?”荀丹父亲的脸马上冷了下来。

    “老荀,我没事,刚才风大,沙子进眼睛里了。”

    “握了个草,敢不敢编个上档次一点的理由啊,在屋里,沙子能进眼睛里去啊,这也不是帝都,有雾霾,额,不对,这年头好像还真是沙尘暴,好吧,这理由也成立,你赢了。”荀丹心里胡乱的想着。

    父亲看到母亲不想说,也就没有再问,皱着眉头,去锅里盛饭去了。

    因为父亲每天下班回家较晚,母亲总是早早的把饭做好,让荀丹和自己早吃,把一半留下来,放到锅里,等父亲回来自己吃,主要的原因是害怕荀丹吃的太晚,会饿。

    荀丹想想也是奇怪,小的时候天天早早就吃饭,自己上大学之后就有一顿没一顿的,也不知道什么是饿,小时候的自己还真是不好伺候。

    “看来今天只能这样了。”荀丹这样想,随手的打开桌面上的初中教科,翻看着。

    “看起来挺简单的嘛。”荀丹不由得点点头。

    “不对啊,这是初中教科啊,不简单才怪!我好歹也是个大学生了啊,握了个草,虽然简单,但是你现在拿出来题你让我做,我是肯定答不出来啊,这可让老夫如何是好。”

    “这日子可没法过了,怎么作能死呢?这是个严重的问题……”荀丹把玩着手中的逆天神器——传呼机,想着想着就进入了梦乡。

    荀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睡着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爬到了床上,但是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醒了啊,起来吃饭,身体不舒服就早点睡觉,我不是和你说了么?竟然坐着就睡了,着凉了怎么办?以后注意啊。”

    “好的,知道啦。”荀丹点了点头,应喝道。

    “一会儿我送你上学校。”荀丹母亲收拾着碗筷,开口说道。

    “啥?”荀丹不可思议的看着母亲。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