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永生终结者 > 正文 第十章 人形腰子怪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到父亲的问话,荀丹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了,自己总不能说“我这只是在做梦,我想起床。”吧。

    “那个……”

    “确实有些不对劲儿,难道说你说的是真的?”荀丹父亲转过头,看着荀丹的母亲。

    “啥?”荀丹不解道。

    “我就说嘛,肯定是这样,我家小丹肯定是撞上邪了。”荀丹母亲开口道,言语之间泪水还在眼眶不停的打转儿。

    “握了个草,这样可以?敢情我全白说了啊。”荀丹整个人差点从病床上栽倒下去。

    “虽然现在不是年,但是好歹我们也是社会主义国家,伟大领袖m主席已经领导我们解放了啊,这种伪科学的想法怎么还能存在!”

    “不是,妈,事情不是这样的……”

    “就是这样的……”说完,母亲没听荀丹把话说话,转身走出了病房。

    荀丹感觉一口老血提到了嗓子眼,险些要昏过去。

    “这也可以……”

    “看来你的伤势不轻啊,你还把针拔下来了,得把这两瓶药挂完,我去找护士。”父亲看着荀丹,也不禁摇了摇头。

    “我怎么就没摔死啊,摔死是不是就能醒了,这可怎么整?老夫感觉心好累,就不能让我痛快的死了么?”

    幻想着美女护士给自己扎点滴的模样,荀丹整个人也就安静了下来。

    可跟在父亲身后进来之人却粉碎了他的全部幻想。

    “我勒个去,这货是男的女的,好像是男的?男护士?我勒个去,我有点接受不了啊,要不要这么魁梧,这体型比成年后的我还大一号吧,要是这货给我一个直拳我肯定会直接到另外一个世界的。”

    荀丹在心里已经开始了疯狂的咆哮。

    跟在荀丹父亲身后的是一位异常魁梧的男护士,足足有一米九的身高,体重肯定要远超二百斤,虽然带着口罩,依然依稀的可以看到他脸上的丝丝横肉。

    他单手拿着护士用的器具盘的样子,让荀丹不由得想到了他经常去的一家名曰“大腰子烤串”的烧烤摊。

    由于常年加班,荀丹经常在下班后会去办公楼下面的烧烤摊去吃烧烤,第一次看到他家的招牌的时候,荀丹就感觉非常的有意思。

    看到“大腰子烤串”这个招牌,脑海中就出现了一个两米多高的大腰子,站在烤炉胖给自己烤串的模样,想想那想象中的画面感,都美得让人醉了。

    不过第一次看到烤串师傅的时候,不由得让他虎躯一震,这货长得真的跟自己想象的“人形腰子怪”有几分神似啊。

    但是店主确实是有着独到的手艺,他家的烤串味道独特,很符合荀丹的口味,店主虽然长得很不亲民,却是很好相处,半夜不忙的时候经常坐下来和荀丹吹上两瓶啤酒,让荀丹晕乎乎的下班回家。

    两个巨大的“人形腰子怪”在荀丹的脑海中逐渐重叠。

    “我勒个去,他该不会十多年后转业去烤串了吧,要不要这么狗血?我的小心脏可承受不了这种打击啊。”

    可是荀丹想想,自己工作的地方和这里根本不是一个城市,绝对不会这么巧,但是让这膀大腰圆的“人形腰子怪”给自己扎点滴,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不是荀丹可以接受的。;;;;;;;;;;;;;;;;;;;;;;;;;

    “爸,那个……你给我扎吧。”荀丹战战兢兢的说。

    荀丹的父亲是开药店的,虽然不是什么正经的医学毕业,但是也精通一些医术,这种扎个点滴之类的,还是伸手就来的。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看到荀丹这么不懂礼数,父亲不由得眉头一皱,这种行为确实很伤人的自尊心,也很失礼。

    荀丹也感觉自己的要求有些过分,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哎……没事,我已经习惯了,这行业确实不太适合我,干完这个月,我也就不干了,我去给你们换一名护士吧。”

    护士有些歉意的说道,声音却很是清澈,如同广播员一样,让人听了很舒服,也很安心。

    “那个……腰,哦不,护士哥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经常让我爸给我扎点滴,有些习惯了。”荀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事,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经常有小孩子看到我的样子就被吓哭了,我有这个心理准备的。”护士的眼神充满了没落。

    “握了个草,老夫也是快三十的人了,还给我整个小孩子,老夫哪小?虽然现在的身体是十五六岁,但是也发育的差不多了,哪小!”

    “别听他的,护士,您动手吧,小孩子不懂事,你别多心。”父亲好言相劝道。

    父亲虽然看起来人高马大,但是却是个很注意他人感受的人,对于这种教育,荀丹也是习以为常,但是这些年,荀丹经常不在二老的身边,把二老的一些优良传统都有一些淡忘了。

    “恩,哥哥来吧。”荀丹想到这里,伸出了手臂,放到了“人形腰子怪”的面前。

    男护士鼻子有些发酸,对于这对父子的肯定,还是有些感激的。

    由于荀丹是猛地拔出针头,手背上的血管有了一些伤痕,这样护士的下针有了一定的难度。

    但是看着护士笃定的神情,荀丹倒是有了一些安心。

    果然,没有出现任何的意外,一针回血,成功的扎入到了荀丹的血管内。

    “大哥好针法啊。”荀丹不由得发自内心的赞叹道。

    “哎,针法好坏也没啥用啊,我本来是一名医生,其实学历上足够当主任了,但是长相问题,竟然让我连医生都做不了了,只能来做个护士,这个月做完,我恐怕就得卷铺盖卷走人了。”

    护士悠悠的叹息,和荀丹道出了一些心中的苦楚。

    “这真是一个看颜值的世界啊。”荀丹感慨道。

    “颜值?是什么?”护士不解道。

    “啊,对了,这时代好像还没流行这个词,额,没什么,腰哥你慢走。”

    “这孩子……确实是有些奇怪,我建议您还是带他去看看精神科吧。”护士临走时,跟父亲说了这样一句话。

    “我叫王欢,很高兴认识你们。”护士笑了笑,走出了病房。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