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永生终结者 > 正文 第十一章 中邪了?本大仙来也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到护士的话,荀丹差点没被气的背过气去。;;;;;;;;;;;;;;;;;;;;;;;;;

    但是看到父亲却是赞同的点了点头,他感觉整个人生充满了阴暗。

    静静的看着点滴一滴,一滴的往下淌,让荀丹整个人的心都安静了下来,他放空了自己的大脑,不让自己在思考这一切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一会儿,母亲就兴致冲冲的走进了屋内,把手提包放在病床上,关心的看着荀丹。

    “老荀,儿子怎么样了?”

    “伤势倒是没怎么样,不过刚才医生,额不,护士也说建议去看看神经科,这孩子确实是有些奇怪。”父亲忧心忡忡的说道。

    “没关系,下午就能好了,儿子想吃点什么?妈给你做去。”

    “什么都行。”

    “什么都行是什么?”

    “红烧肉吧。”

    对于母亲的手艺,荀丹却是最满意不过的,饱尝了外面的各色地沟油,就算是吃的一盘母亲做的土豆丝,也感觉味道好过外面的山珍海味。

    “调养身体,别吃那么油腻的东西。”

    父亲不由得开口打断道,父亲虽然只是开小药店,但是一些医学常识还是很丰富的,荀丹感觉一些挂着牌子的驻店医生,都没有自己父亲的医术高明。

    “吃一两顿,没事的。”母亲却是不依,既然儿子喜欢,她就颠颠的跑回家去做饭了。

    “你就老是这样惯着他。”

    母亲做的红烧肉,肥而不腻,饱餐了之后满嘴留香,吃饱了之后,荀丹感觉自己的状态好多了。

    可就在这时候,一阵儿连续不断的铜铃声从医院的走廊上响起。

    “来了。”母亲听到后,站起身来,兴奋的走出病房。

    一种不好的预感萦绕在了荀丹的心头。

    “大仙,您来啦,果然守时。←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母亲站在病房门口,父亲也站起身来,起身相迎。

    “握了个草,不是吧,这也可以,该不会是传说中的跳大神的吧,尼玛,还真能找到这些妖孽啊,饶了我吧,这也可以啊。”

    荀丹感觉自己的内心,已经如同被一百匹奔腾的羊驼呼啸而过。

    一个“道骨仙风”的老者出现在了病房的门口。

    老者头戴道冠,身穿粗布道袍,手拿一个金色大禅杖,白须白发,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就是这胖子?”道人进屋一指站在床边的荀丹父亲,开口说道。

    “我勒个去,胖子招谁惹谁了,怎么见面就得吐槽肥胖么?再说我爸四十多岁的人了,有点中年肥胖也是正常现象,还有你自己也不是什么苗条人好吧,你是站在什么立场,什么角度说出的这话!”

    “最重要的是!你是耳朵瞎啊,还是眼睛聋了,倒在病床上的是我啊!是我啊!是我啊!”

    听到道人的话,荀丹的父母都是一愣。

    可刚要说话之际,肥老道伸出了左手,意思是让两人不要说话。

    道人眯起了双眼,抬起了右手,大拇指在其他的几个手指节不停的按着,似乎是在计算着什么。

    “哦,原来是病床上的这位。”

    “不愧是大仙。”

    “大仙果然名不虚传。”

    “我勒个去,爹,妈,要不是看在你俩是我亲爹,亲妈的份上,我绝对不会接受这种血淋淋的智商碾压的,我的人生从此充满了灰暗,我的内心受到了点真实伤害啊!”

    这位道人似乎对荀丹父母的反应很满意。

    荀丹清晰的看见道人偷偷的瞄了一眼二老脸上的表情,看到二人一副虔诚的模样,不由得暗暗点头。

    “不好办啊,不好办。”

    肥老道,一屁股坐到了荀丹身边的板凳上,大拇指里还在不停的按着其他骨节,紧锁着眉头,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似乎推算出来的结果很让人担心。

    他屁股下的小板凳,在宋静的“巨力”之下,早已岌岌可危,如今胖老道坐在了板凳之上,同样它有了一丝不堪重负之感,“嘎吱”,“嘎吱”之声不绝于耳。

    老道自顾自不停的嘟囔着,闭着双眼,竟然把他那短粗胖的小象腿搬到板凳之上,看他的样子,似乎是想要盘膝而坐。

    “我的天啊,您老就别折腾了好吗?您这曼妙的身姿,这么屁大点的板凳面上,你能掰的上去么?”

    荀丹清晰能够听到他腿部关节发出的“咔吧”声。

    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肥老道终于把两条短粗胖的小象腿搬到了板凳之上,成功的盘坐在了上面。

    就连荀丹都不由得暗暗的伸出大拇指,这老骗子还真是敬业,这身子骨也下得了狠手,这是拿生命在掰腿啊。

    但是听说常年打坐的人,就算是年事已高,打坐是不会给身体造成任何负担,但是看着肥老道的两条短粗胖的小象腿,肯定不是在这行列的。

    板凳上的肥老道并不太舒服,他扭着那“丰满”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

    “咔!”一声清脆的响声,板凳终于不堪重负,一个腿终于被肥老道坐断了,老道整个人向着荀丹扑了过来。

    荀丹感觉整个世界的时间停滞了,那张长着白发白须的肥脸,在自己的眼前逐渐的放大,向着自己越来越近。他可以清晰的看到,肥老道甩出的那清澈又透明的鼻涕,向着那张肥胖的老脸划去。

    “不要啊。”荀丹想都没想,整个身体拼命的往上一窜,都没有注意头上的床头。

    “噹。”一声脆响,荀丹的头撞到了墙上。

    但是这还没有结束,老道一个重重的头槌,砸向了荀丹的肚子上。

    荀丹感觉中午吃的美味的红烧肉,就要重新的返回自己的口腔内,让他重新的回味一下享受美食的感觉了。

    “怎么了?”

    “没事吧?”

    荀丹的父母都大惊失色,赶忙两步迈到了老道的身边,将他服了起来。

    “啊。”老道满脸痛苦,然后猛地吸了一口已经流淌到脸上的鼻涕。

    荀丹不由得暗暗佩服老道的吸力,那么长长的一条,竟然就这么让他“神不知,鬼不觉”的“处理”掉了。

    “呕。”荀丹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您怎么了,哪疼么?”看到肥老道满脸痛苦的样子,荀丹母亲关切的问道。

    “脚……疼!你踩到我脚了。”老道欲哭无泪的说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