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永生终结者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猜测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随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荀丹迎来了新的一天。

    这种早睡早起的日子,让荀丹很是不习惯。

    他本能的找了找床头的手机想要看看现在几点了,不过才猛然想起如今还是年,自己还尚未拥有第一台属于自己的手机。

    “对了,怎么给传呼机忘了。”

    荀丹一抬手,传呼机果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不过屏幕上却没有他想看到的时间,而是出现了对“繁星”的介绍。

    “繁星手套,可保护手掌,刀枪不入,水火不近,为清代贡品。”

    荀丹看到这介绍,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如果自己提前看到这个说明,恐怕自己不必如此的狼狈。

    “世界倒计时:年。”

    这是什么?世界倒计时,玛雅人推测的世界末日也不是那一天,而且自己也经历过那个日子,听说不过是个玛雅人日历而已。

    那么这个世界倒计时又是什么?年后,已经是年了,自己如果还在世的话,也已经岁的高龄了。

    作为一个从小吃毒奶粉,大了开始吃地沟油的人,这个年龄是个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想。

    假设这个世界倒计时不是某个先知的语言,不是类似于玛雅文明的高等级种族的研究结果,那么自己所处的环境就有待研究。

    首要怀疑的是梦境,不过这现实的长度已经超过了正常梦境的负荷,除非此时的自己成为了一个植物人,否则的话绝对不会有着这么长的梦境。

    其次怀疑的是身处于一种游戏试玩当中,如今虚拟现实题材的游戏屡见不鲜,开发商一只向着让玩家置身于游戏当中,给他以身临其境的感觉。

    不过这个显然也不是太可能,因为这个题材内容完全都是自己的记忆,如果量身定制这类的游戏,开发成本太高了,而且开发商也不至于会无聊到为自己这个小程序猿来定制开发。

    没有购买力,就相当于没有市场,没有人会干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

    而这种任务流程的方式,却是是与游戏处理相近,虽然很疯狂,不过确实这个可信度最高。

    最后一种可能,就是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游戏世界内的一部分,也就是一个npc,整个自己都是虚构的。←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想想这种想法真是可笑。

    孤岛内……

    “博士,真的没问题么?他对我们的bug都有了觉察。”

    诸葛荣荣越发的不安了起来。

    “没关系,他不是摸到一些有意思的事情了么?老情人的变故都查出来了,这说明我们的思路没有任何错误。”

    “可是……”

    “放心,没什么好可是的,只要达到目的就可以了,结果比过程更重要。”

    “但是他的推理已经逐渐的接近真相了,我认为这个世界倒计时根本不应该给他提示!”

    诸葛蓉蓉对于博士的自负不由得有了一丝疑义。

    “说是一场游戏也未尝不可,不过这游戏却不是为了娱乐,我很期待他在这场游戏之中的表现。”

    “之所以给了他这个提示,是为了让他有点紧迫感,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而且……和我比起来,他还太稚嫩了一些。”

    ……

    学生的生活,简单而略显乏味。

    虽然没有上班时候的工作压力,也不用去担心水电房租,但是这种两点一线的生活,确实让荀丹感觉有了一点疲于应付。

    “荀丹同学,下课请来我办公室一下。”

    宋佳下课前,给荀丹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没事吧?几何老师怎么老找你啊,是不是你最近的几何成绩不理想的原因啊。”

    蒋俪关切的问道。

    “不少题都是你给我讲过的,你这次考试全做错了,我们班的平均分都让你拖后腿了,估计去办公室你少不了挨批了。”

    “没事。”

    荀丹对此事也略感头疼,这些初中生的题,对于一个加入工作的数年之人来说,简直就是天,虽然现在补习起来倒是不太吃力,可时间却成为了主要的问题。

    不过这一切只能自己知道,他无奈的向着办公室走去。

    “哎,却是是不能早恋啊,你看看狗蛋和静静,这真是一个悲剧。”

    “是啊,狗蛋的成绩下滑的厉害,不过静静的成绩倒是突飞猛进。”

    “可不是嘛,而且静静现在自信心已经爆棚了,听说她和他们班花要竞争健操举牌同学了。”

    “噗,不是吧,静静去举牌,他能给他们班级的牌子装进去吧。”

    “也不知道这狗蛋是怎么想的,口味这么重……”

    最近几天,荀丹感觉自己的耳朵仿佛涨长了一般,可以清晰的听到各种来自同学们的窃窃私语,不过这内容却是让他几乎憋成内伤。

    荀丹怀着忐忑的心情推开了宋佳的办公室门,这个是自己总要面对的,毕竟除了自己抄袭,那么自己如今对于初中知识的掌握水平迟早会露馅。

    没想到的是,他推门进来后,却看到了宋佳如沐春风的笑容。

    “握了个草,这是演的哪一出,难道说孙毅那个孙子真敢碰我的目标,这家伙如同发情了一般的表情到底是因为什么?”

    “难道说她突然感觉老夫才貌过人,打算向老夫投怀送抱了?”

    “荀丹同学,坐!”

    宋佳指了指面前的板凳,和荀丹轻声说道。

    语气温柔而动听,丝毫没有暴风雨前夕时候的预兆。

    荀丹不知道宋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心怀忐忑的坐到了办公桌前的座位上,和宋佳隔桌相望。

    看着桌子上的戒尺,他不由得内心发颤。

    “没听说过宋佳有体罚的历史啊,难道这开刀肉就是自己么?”

    “倒不是怕疼,关键快三十的人了,还挨老师打了,这让老夫如何可以接受啊。”

    荀丹内心的种种猜测,宋佳可全都不知道,她只是那么微笑着看着荀丹。

    可这种表情,更让荀丹感觉自己心里发毛。

    “别紧张,我只是和你聊聊天儿而已。”

    “聊天儿?”

    “是啊,听说昨天晚上你和我妹妹去看了电影,是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