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永生终结者 > 正文 第四十章 临时任务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就在荀丹刚把体温计放于腋下,他的手臂突然有了不自觉的轻微震动。

    “有任务了?”

    荀丹想着传呼机的模样,果然,传呼机出现在了手中。

    大屏幕上出现了一行任务提示。

    “阻止这台汽车的毁灭。确定/取消。”

    “我次奥!尼玛,毁灭?毁灭!”荀丹不自觉的大叫了一声。

    “这位小同学,你是哪里不舒服么?”

    美护士听到荀丹的声音,就向他身边走了过来,粉红色的护士装给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彰显的美妙绝伦。

    荀丹感觉不好,一阵邪火从小腹一直升到头顶,兽血沸腾了起来。

    果然,鲜红的血液从鼻腔轻轻的流淌了下来。

    “出鼻血了,小同学,你有事情么?不舒服的话,姐姐就让你先下车。”

    小护士向荀丹递来了一个手帕。

    “没……没事。”

    小护士的脸逐渐的向荀丹靠近,最后额头贴着额头。;;;;;;;;;;;;;;;;;;;;;;;;;

    虽然带着口罩,看不到口鼻,不过从她的柳叶弯眉,长长的睫毛,加上白皙的皮肤,可以看出她一定是个极品。

    这种近距离的接触,如此细腻的皮肤,还是荀丹第一次见。

    顺着她的玉颈,荀丹向下偷偷的瞄了一眼。

    这一眼不要紧,荀丹感觉这个手帕似乎都要被自己的血浸透了。

    “再这么下去,我非得血流不止而死不可,我会是组织内第一个因为流鼻血而阵亡的战士吧。”荀丹自顾自的想着。

    “好像有点热。”

    “当然热了,姐姐你太漂亮了,我的脸都红了。”荀丹赶紧开口解释道。

    “年纪轻轻的,嘴巴还真甜!”听了荀丹的话,小护士笑了笑,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对于赞美总是没有多大抵抗力的。←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一会儿你的体温我来查看,想要骗姐姐可是不可以的哦!”

    “好的,放心吧。”

    由于淌了不少鼻血,荀丹之前的口罩就不可以使用了,好在护士比较细心,多带了几个口罩,她又拿出一个崭新的口罩递给了荀丹。

    五分钟过后,并没有人体温异常,当然也包括荀丹。

    “好的,既然大家都没有问题,那么我们就可以出发了!司机师傅,我们可以走了,大家和我一起,回家!”

    “好!”

    “回家”这两个字,对于这些被隔离的群众有着太多太多的意思。

    他们有对亲人的想念,有对危险的恐惧,有对未来的憧憬,在这个节骨眼上,大家的想法都出奇的一致。

    “这汽车没什么异常啊?发动机声音正常,难道说一会儿会发生交通事故?”

    “也不会啊,我看司机的状态很清醒,不像是疲劳驾驶,而且这条道路应该一直没人,这怎么有毁灭的可能性呢?”

    就在荀丹依然胡思乱想之际,身旁的王剑宝老师早已昏昏欲睡,他把头埋在了自己的双臂之下,静静的睡下了。

    “不对,老师的纹身呢!”

    他猛的撸起了王剑宝的衣袖,果然,空空的手臂,没有半点的痕迹。

    “同学,你在干什么?”王剑宝被荀丹一把拽住,对荀丹怒目而视。

    对于任何人来说,坐在一个返程的公交车上,陌生的人突然抓住你的胳膊,撸起了你的袖子,都会感觉很莫名其妙,也很生气吧。

    “老师,你的纹身呢?”

    “你怎么知道我是老师。”

    “哦,我以前路过x高中的时候,看见过你,几个女同学跟你说老师再见被我看到了。”

    “恩,我确实比较受女生欢迎。”

    “握了个草,脸呢?人家只是出于礼貌好吧,你这么认真真的好么?还有,你脸红是几个意思!”

    “老师,我是说你之前的胳膊上是否有纹身?”

    “纹身?我怎么可能有纹身,你也知道,我是一名人民教师,人民教师怎么可能有纹身呢?难道我去教学生如何加入社会么?”

    “从来没有?”

    “当然,你这孩子真是有些奇怪,看你的年纪恐怕快要到高中了吧?如果你能有机会考到我的学校,我多教教你国学!”

    王剑宝对于莫名其妙的荀丹,不由得大皱眉头。

    “不好办,我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不过‘毒牙’不在这,要是它在这,恐怕能帮我找到一些线索。”

    因为这次任务的特殊性,“毒牙”无法出席,只能荀丹自己独自行动,毕竟带着一只宠物被隔离,怎么看都是太奇葩了。

    “市政府车站,家里有住在这附近的朋友么?就近的朋友可以下车了。”

    护士在车门口说明着。

    “我到了。”王剑宝对一旁的荀丹开口道。

    “您的家不是还得两站么?您怎么要提前下车呢?”荀丹不由得有些费解。

    毕竟当年可没少去这位王老师家补课,对于他的家庭住址,自己可是了如指掌。

    “你怎么知道我的家庭住址的?”

    “这不重要,我现在问你的是为什么要提前下车。”

    长时间和张龙在一起,就连张龙的“不重要”的口头禅,都被他传染上了。

    “昨天给老婆打电话,老婆说让我去她父母家,所以让我提前两站下车,这有什么问题么?”

    “没有,可能是我多心了而已。”

    “你怎么知道我家的?”

    “我一个邻居姐姐去你家补课,和我谈起过。”

    “我非常爱给女同学补课的,如果要是漂亮,不!是学习好的话,老师还是可以不收钱的!”

    这个老色鬼,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当年高中上学的时候,他就总是色眯眯的盯着一些漂亮的女同学,不过好在只是那种有贼心没贼胆的,到不至于做出什么过格的事情来。

    可即便如此,也是比较让人恶心,祖国的园丁,总是色眯眯的盯着祖国的花朵,怎么想都有一种监守自盗的感觉。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荀丹感觉自己好像还是错过了一些什么。

    “有什么被遗忘了么?”

    汽车缓缓的开走,荀丹这种危机感越发的强烈。

    “这是什么!”

    荀丹突然发现,王剑宝离开的座位上,此时一个塑料盒子安安静静的呆在了那里!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