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刺客女友 > 正文 第十八章 动情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冷宁所谓的逛逛,就是将酒店周围的环境都仔细观察了一遍,然后开始慢慢的往人多的地方走,这个酒店坐落在市中心,一走出去就可以看到灯火辉煌的都市夜景。如果站在她所在的房间,从窗户往外望去,最美丽的夜景就在眼内。可是当她融入到这样的夜景之中,空气中有食物的香味,有来往的人群的说话声,也有来往车辆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成为一幅最为平常的人间美景。冷宁原本冰冷而坚硬的心,因为感染而渐渐软化着,她自己都没发觉的时候,一点一点,就好像是徜徉在大海中的冰山,融化的那么消无声息。

    当冷宁在一家烧烤摊坐下,点了各种各样的肉串,还有一瓶白酒。照样烈酒配肉,这样才有自己依旧还活着的感觉。她没有肆意畅快的人生,唯一不会苛责的就是在吃的上面,虽然她吃的很简单,却都是她自己所喜欢的。哪怕受了重伤,比如那次差点被虐死,终于爬出来后,她先找了一坛子烈酒痛快的喝了一场,然后倒在了地上,酒水和她的血混成一滩,说不出来的狼狈,却也格外的痛快。当她被组织救回去,捡回那条命之后,勒令她不准再喝酒,要养好身子。

    然后她的背后就多了一幅纹身,她的纹身是少主给她纹的,当时她昏迷趴在红绡帐内,少主一点一点在她背上纹上他的烙印,除了他,谁都没见过她的纹身。现在多了一个蔺蔺,只是蔺蔺也是少主,说起来依旧只有那一个人见过罢了。

    喝了一口酒,任由它一路从喉咙烧到胃里,让身子骨逐渐暖起来,就在她一边喝酒吃肉,一边安静的看人的时候,旁边桌年轻人吵了起来,其他人都害怕的让开并且结账走人了,她依旧坐在原来的位子吃她的肉,喝她的酒。

    那些少年,口舌之争显然只有让双方都情绪更加激动,也不知道是谁先掀翻了桌子,碗筷,酒瓶碎了一地,一众人开始动起手脚来。但是年轻人又没有学过,全凭着自己的一腔冲动,毫无章法,甚至愈演愈烈,大有将那烧烤档都拆了的势头。老板在旁边劝架,可是又有谁听得下去呢,当一个少年被人推了一把,倒在冷宁的桌子上,使得她的烤肉和酒都不能用了,她才放下筷子,走到老板的旁边道:“有钱吗?”

    “有,有,有。”老板结巴地道。

    “你给我钱,我让他们停下来,你现在打电话报警。”

    “好,好,好,”老板点头如捣蒜,也不问要给多少钱,已经转身去找自己的手机打电话报警去了。

    而冷宁走过去,谁都没看清楚她是怎么做到的,等到老板找到自己手机的时候那群少年已经被停了手,而冷宁倏忽间又来到老板的面前,伸出一只手道:“钱。”

    “多少?”老板这才反应过来,万一对方开了一个天价,他该怎么办,但是只是组织几个年轻人打架,应该也不会跟自己狮子大开口吧?

    “随便。”就在老板忐忑中的时候,冷宁开口道。

    老板没想到对方这么好说话,于是从自己的兜里摸了摸,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百元大钞,又努力将纸币展平了递给冷宁:“谢,谢谢。”

    “不客气。”冷宁将钱放入自己的口袋里,然后转身准备离开。

    那老板忽然意识到对反还没有结账呢,于是嘴巴比脑子快一步喊道:“小姐,你还没给钱呢。”

    冷宁闻言,转过身看着对方,目光沉静带着点死气沉沉,就在那老板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时候,冷宁开口问道:“多少钱?”

    “你刚才吃了二十串羊肉串,还有一个鸡腿,四个鸡中,一瓶白酒,刚好一百。”老板说完,又想抽自己嘴巴,明明刚才她都帮了自己拿走了一百,可是不算这顿宵夜钱,他可就要损失百了,还有那几个年轻人打碎的东西,损失太大了,但是对方显然也不是好惹的啊,万一她对自己动手可怎么是好呢?

    冷宁想也没想,从自己口袋里拿出刚刚放入口袋里的百元大钞,递给对方,并且道:“谢谢。”

    老板重新接过自己的那张钱,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然后咧开一个笑容道:“不客气,不客气,下次再来!”

    冷宁看到对方一笑露出排大白牙,脸庞上露出个酒窝,忽然想到那天在电视上看到说阳光般的笑容,大概就是这样吧?冷宁似乎被感染了似的,也回了对方一个笑容点了点头道:“好。”

    冷宁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冲口而出这个好字,可是看着对方傻乎乎的笑容很难说出拒绝的话呢。冷宁慢慢的走着,一边走,一边想,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酒店门口。一进酒店大堂,就看到何清水穿着一件极为普通的白色tee,牛仔裤以及一双运动鞋,没有戴眼镜,所以眼睛在璀璨的灯光下显得亮晶晶的格外精神。看到冷宁脸上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迎了上去道:“你去哪里了?”

    “随便逛逛。”冷宁微微皱眉,她没有跟人报告行踪的习惯,如果不是和何清水接触比较多,她也不会回答这样的问题。

    “不如我们出去喝一杯吧,时间还早。”

    “哪里喝?”听到喝一杯,冷宁眼光亮了一亮,她喜欢喝酒。

    “我知道江边是酒吧一条街,不如我们去哪里找一家酒吧喝点东西?”

    “好。”冷宁自然没有将何清水的这个邀请看做是约会。

    可是何清水却将之视为两人的第一个约会了,他殷勤地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开车。”

    “好。”冷宁点了点头,在酒店门口等何清水开车过来,她想也许自己也该学会开车了,虽然轻功很有用,但是如果要长途跋涉的话,根本没办法支撑那么久。

    何清水的车子很快就到了酒店门口,他下车半跑着走到冷宁身边为她打开车门,等她坐好后关上车门,才回到自己的驾驶室,系好安全带后,点火启动,车子徐徐开除酒店。

    来到酒吧一条街,何清水和冷宁随便选了一家店,何清水知道冷宁喜欢喝烈酒,所以点了威士忌。冷宁不过一口,就将杯子里的酒都喝完了,只留下冰块在酒杯里。然后递给酒保道:“再来一杯。”

    何清水见她这么能喝,也不阻止,两人推杯换盏,喝了不少。甚至何清水都有些头晕了,可是冷宁却依旧目光清澄,毫无影响。酒吧里有歌手在台上唱歌,唱的是摇滚,这家酒吧装修很混乱,墙上竟然还挂着一张古琴作为装饰。冷宁不喜欢现代音乐,觉得太吵了,于是走过去,取下墙上的古琴,这个时候服务员上来阻止道:“小姐,这张琴虽然是装饰用的,但是我们老板也是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弄坏了你也赔不起。”

    冷宁望着他,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试试。”

    她不顾服务员的阻止,抱着琴走到台上,对着那弹着吉他摇晃着身子唱歌的男人道:“下去。”

    那歌手被弄的一愣一愣的,不知不觉间,竟然在对视中走下舞台,冷宁席地而坐,她的长发和她大大的裙摆几乎铺满了整个舞台,追灯照射在她身上,仿佛她天生就是生活在这样的灯光下面,耀眼的让人无法直视。

    冷宁将琴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双手轻轻的抚过琴弦,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看着她,她却好无所觉,只低头看着那张琴。其实这张琴放在她眼里并不算好东西,但是却让她能够回忆起在年前的生活,即使是杀手,原来也是怀念自己生长的地方。冷宁手指为勾,第一个音符从琴弦上发出,紧接着是第二个音符,第三个音符,于现代人而言极为陌生的节奏,却忍不住想要沉下心来仔细聆听。

    服务员见况,上前将话筒对着古琴,一时之间热闹的酒吧变得静谧,没有人再说话,喝酒,划拳,目光都集中在冷宁身上,随着琴声的粽粽流淌,甚至忘记了呼吸。

    何清水原本就知道冷宁的来历不凡,如今见她古琴技巧娴熟,甚至琴声里还有平时不曾表露的情感,哀伤而忧愁,不若往日的冷冰冰,一颗心都纠了一起来,恨不得上去将她抱住,告诉她自己愿意永远陪在她的身边。废了很大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的冲动,握着酒杯的手,逐渐泛白,眼底有着没来得及掩饰的泪意,何清水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有这么丰沛的情感,丰沛的让人害怕,如果他得不到她,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何清水自己都无法估量,只能告诉自己要克制。

    是啊,要克制,现在他还是宫家的一条狗,有什么权利去追求自己的感情?甚至真的动起手来,还要冷宁保护自己呢?何清水一口喝下手上的那杯酒,冷冷的想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