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刺客女友 > 正文 第十九章 造型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虽然只是宫家的一条狗,但是对于何清水来说最关键还在于冷宁不愿意接受自己,如果冷宁愿意接受自己的话,其他的外在原因都不重要了。舞台上的冷宁,那么的光芒四射,白瓷般的脸平静无波,加上乌的秀发,形成强烈的对比。她似乎很喜欢穿深色的衣服,今天穿的这一身又是色的,长袖连衣裙。对了,明天就是夜总会开业,到时候会有记者采访,还有一场舞会,他已经为冷宁准备好了一身华丽的礼服,必然会让冷宁在舞会上成为最耀眼的那一个。

    何清水找人买了一束鲜花,在冷宁一曲终了的时候何清水抱着那一大束鲜花递给冷宁道:“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

    冷宁却没有接过那束花,她对这些并不感冒,虽然很漂亮,火红色的玫瑰花,甚至连身上的每一根刺都在张扬它的活力,她静静的看着那束花,然后道:“以前学的,很久没碰了,手都生疏了。”

    “现在这个社会会这个的不多了,而且想学这个也得花不少钱。”

    “回去吧。”冷宁也没有接这个话题,作为一个刺客,她并没有任何喜好,因为害怕表露出任何一点自己的喜好就会被人抓住漏洞攻击自己。但是她内心深处是喜欢古琴的,在学了那么多杀人的技巧,以及为了伪装更为成功,她学了所有女人该会的东西,一如组织里的其他人。

    “好。”何清水也不介意冷宁的冷淡,跟着她一起走了。

    回到酒店,何清水在冷宁的房间门口停下,对冷宁道:“明天会有化妆师过来帮你化妆,和做造型,因为晚上有开幕舞会,所以需要穿礼服。”

    “好的。”冷宁点了点头。

    何清水于是离开,冷宁打开房门进去,又冲了个澡。洗手间里有一面全身镜,冷宁洗完澡之后站在镜子面前,然后转过身,看到了背后的纹身,是一个光裸的美人,身子斜斜的倚靠在一株桃花之下,眉眼妖娇,灼灼其华。这幅纹身覆盖了她整个后背,一直蔓延到她的股沟处,无处不散发着诱惑。使得冷宁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双面人,一个面无表情,转过背,却是媚眼如丝,嘴角含笑的望着你,丝毫不介意自己的赤身裸体。

    冷宁伸手往自己的背后抚摸去,冰凉纤细的手指,抚摸过美人脸庞,一直往下,最终,她垂下手,拿了浴袍将自己一裹,一切的一切都又不见了。没有美人,镜子里的冷宁,一如往日般冰冷而无懈可击。

    躺在床上,冷宁闭上眼睛,让自己好好休息。常年的戒备让她的睡眠永远都是那么浅,但是足够她养足精神了。

    第二日,冷宁吃完早餐,宫然自从到了酒店后就没有露过面,一直都是何清水陪着自己。对于何清水,冷宁并没有放在心上,现在知道了他对自己是怀有什么样的心思,那么她也不可能假装自己不知道,只是觉得有些麻烦,刚刚搬进去等回去b市又得搬出来。

    何清水想吃完早餐带冷宁再逛一逛s市,然后下午回酒店化妆做造型,参加晚上的开幕酒会。但是冷宁拒绝了,她想在房间里休息,何清水自然也不会勉强。

    何清水有些后悔之前自己的冲动,就那么突兀的跟冷宁表白,甚至不顾自己的身份跟她说要追求她。现在想要表现的稍微亲近一点,就会被冷宁推开,他不是不想勉强她,只是现在将他对冷宁的心思放到台面上还不太合适。也是因为看中了冷宁不爱开口说话,他才会那么没有顾忌的跟冷宁表白。他不怕被冷宁拒绝,却害怕被宫家兄弟知道。虽然开业舞会要到晚上才开始,但是何清水还是先去了夜总会,和各个主管开会,务必要求今天的开业仪式不会发生任何意外。

    而另一边,蔺家一行人也到了s市。蔺蔺一下飞机就自己叫车走人了,说是要去义工队那里帮忙。蔺会自然不会阻止,他带着他自己的人,先去了希尔顿酒店。蔺蔺走之前,蔺会特意嘱咐了她要准时回酒店,而且还有他自己的人偷偷跟着蔺蔺。毕竟蔺蔺随时都有可能发病,他是怎么也不会放心她一个人到处走的。

    只是这次她从m国回来,是他所料未及的,她竟然能够甩开自己的人,偷偷跑回国来。他到现在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但毕竟是他们蔺家的人,有这样的能力,他还是很高兴的。

    至于今天宫家夜总会开业,反正今天并不是重头戏,还是等明天地下几层也开始营业之后,开业再给他们送一份大礼的。蔺会想到这里,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在酒店稍作休息之后,见蔺蔺还是没有回来,索性也不去催她,准备自己一个人去舞会了。

    冷宁坐在椅子上,任由造型师给自己化妆,做头发。这个造型师自从见到她开始,就开始夸她皮肤怎么这么好,头发也保养的这么好,说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人有这么好的皮肤,头发。一直到冷宁一记眼刀飞过去,才闭了嘴,专心为她化妆。

    冷宁的头发,编了一圈蜈蚣辫,脑后的头发则被烫卷,松松散散的披散在身后,造型师拿了一件露背晚礼服,因为她自己的头发够长,将背后的春光遮遮掩掩,欲盖弥彰地格外引人注目。而贴身的剪裁,又凸出了她玲珑的线条。礼服的颜色是冷宁一般不太会选择的浅蓝色,如烟似雾的颜色,让她在行走间仿佛像在腾云驾雾。

    当造型师帮冷宁换衣服的时候,看到冷宁身后的纹身惊叹不已,连声问她是在哪里纹,冷宁没有回答。对于穿什么样的衣服,冷宁自己是不在意的。她行李箱里的所有衣服都是少主为她准备的,那时候在蔺家,少主能够出现的时间并不多,但是他还是为自己准备来了那么多的东西。冷宁心里微微觉得有些感动,甚至觉得自己追随少主前来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一直到这次和少主再见面,她变得不是那么愿意见到他,原本她以为无论少主成什么样子,他总是自己的少主,无论他对自己做什么,自己都应该甘之如饴。可是当他用蔺蔺的身体和自己纠缠的时候,冷宁看到了自己的不愿意。所以,她今天接受了这身暴露的礼服,她在期待少主看到自己穿成这样的时候的表情,不知道他是否会吃惊,或者是生气,还是和自己断绝往来?

    在冷宁的潜意识里,其实已经想要逃离她的少主的掌控,这段时间一个人的生活让她渐渐找回自己的主见,不再是以前的那具行尸走肉,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何清水捧着一盒首饰进来了。当他看到盛装打扮下的冷宁,不由得痴了。

    冷宁的这身打扮,将她身上的那股子杀气,冷意都淡化了许多,何清水觉得冷宁就像是一个宝藏,越往下探寻,就越丰富。少了杀气和冷意的冷宁显得有些可亲,也让她没有表情的脸显得呆萌了一些。他打开自己手上的首饰盒,里面是一套水头十足的祖母绿,他对冷宁道:“我帮你戴上。”

    冷宁摇了摇头道:“不用了,这样就好了。”

    何清水见状,道:“这套祖母绿是宫家送给你的,谢谢你今天愿意陪宫然出席舞会。”

    是的,冷宁今天的任务是作为宫然的舞伴,随身跟在宫然身边保护他的安全。其实冷宁很怀疑宫家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信任,他们竟然敢将宫然的生命交给她这么一个外人手上。如果没有朱未容的嚣张,冷宁还是愿意和宫家继续好好合作的。想到朱未容,冷宁又想,自己安排了甄锦媛对付朱未容,他们应该想都想不到吧?

    “好吧。”冷宁点了点头。

    何清水取了项链,冷宁睡将自己的头发拨道一边,方便何清水给自己戴项链,然后何清水就看到了冷宁身上的纹身!何清水在看到她的纹身时,彻底呆住了,他将手上的项链递给身边的人,然后伸手去抚摸过冷宁的后背,可惜他的手刚碰到她肩头上的桃花树,就被冷宁以一个过肩摔摔在了地上。冷宁浑身上下都是警戒的状态,说白了,她就是对身边的人没有一个是信任的,哪怕是何清水这样已经有比较长时间的往来了。

    房间里的造型师和她的助手都呆住了,何清水啊,宫家除了宫家三兄弟外,最有权力的一个人,就这么被摔在了地上!何清水只觉得后背着地后的阵阵疼痛,那么真实,他的视线对上冷宁的,两人一时无话。冷宁将何清水从地上拉起来,道:“你别随便碰我。”

    “是我孟浪了。”何清水道。

    冷宁没有再说话,而是对身边的造型师道:“帮我把项链带上。”

    造型师上前为她戴项链,冷宁又接过耳环,戒指,手链,一一戴好。被翡翠一点缀,她整个人看上去既古典又温婉,比平日里冷冰冰的模样可亲了许多。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