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刺客女友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伤痕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冷宁的确说话算话,她手上的力道控制精准,只是堪堪划破蔺蔺的肌肤,渗出一点点的血丝,当冷宁在她脸上划够之后,匕首一路往下,挑开蔺蔺的衬衣扣子。一颗接着一颗,露出她雪白的肌肤,冷宁不得不感叹蔺蔺保养的真好。

    匕首也跟着继续划过蔺蔺的肌肤,就好像是画画似的,让蔺蔺的身体开出了花儿。其实只是划破了皮肤,并不痛,但是很因为不知道拿匕首的人什么时候会加重手上的力道,让自己一命呜呼。

    蔺蔺终于吓昏过去了,冷宁这才收手坐在床边,看着血淋淋的蔺蔺,等着她醒过来。蔺蔺晕过去,少主就出来了,他已经龟缩在蔺蔺的身体里好几天了。

    当蔺蔺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冷宁就知道是少主回来了。她伸手帮她解穴,然后道:“少主。”

    “嗯。”少主用的是蔺蔺的身体,自然也能感觉到那种浑身是伤的不舒服感,“没想到你现在刑罚的手段越来越多了。”

    冷宁没有说话:“对不起少主。”

    “没事儿,她既然想杀你,你给她点颜色看看也是正常的。”少主道,“放心,我也会给她点颜色看看的。”

    冷宁点了点头,然后对少主道:“我要准备回b市了。”

    “这边的事情弄好了?”

    “本来也没什么事,而且我发现了一条生财之道。”对于一个只懂得杀人的刺客来说,重新做回老本行才是她该选择的路。

    少主好奇的问道:“是什么?”

    “我可以利用这个手机,接单子,”冷宁道,“我还可以利用宫家训练一下自己怎么用枪,我相信我很快就能让更多人来找我,等到资金到位就可以重新建立我们的组织了。”

    “真的吗?”少主的表情显得很惊喜,他倒是没想到蔺蔺竟然帮他们做了这么一件好事。

    “嗯。”冷宁点了点头,能够重新做回老本行,冷宁竟然觉得自己家有些兴奋。就好像几个小时前让自己的软件饮血一样,她才知道原来在组织里的生活已经深入她的骨髓,无法自拔了。

    “这么好的事情我们是不是应该喝一杯?”少主笑着问道。

    冷宁走到冰柜处,打开门,取出一瓶红酒,找到开瓶器打开,然后将酒倒入醒酒器,对少主道:“过半个小时后喝。”

    “好。”少主最终还是受不了身上都是血腥味,于是去浴室洗澡,准备将身上的血都冲去。

    这个夜晚注定是无眠的,冷宁听到有人敲门,走过来的脚步声很耳熟,仿佛是何清水。她过去打开门,果然是何清水在她门外。

    “有事?”冷宁问道。

    “想问问你要不要一起去吃早餐?”

    冷宁没想到时间过的这么快,竟然已经一个晚上过去了,她想到自己房间里的蔺蔺,然后道:“不了,我还想休息一下。”

    “好的,那你先休息吧。”何清水知道自己无法勉强冷宁什么,于是决定自己去吃早餐。

    “冷宁,你有没有衣服可以让我穿一下?”这个时候蔺蔺的声音突然响起。

    “你等一下,我给你拿。”冷宁道。

    何清水站在门口,目光直愣愣的看着房间里的陌生女人,湿漉漉的头发,随意裹着的是浴衣,还有脸颊,颈项上都是新鲜的疤痕,她是谁?为什么她看自己的目光这么有敌意?

    蔺蔺自然是故意的,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冷宁和谁走的这么近,当初在组织刺客们都是各自过各自的生活,接自己的单子,如果有人出任务需要援救,没有组织的命令谁都不会去打听去关心。可是冷宁却这么有耐心的回答这个男人的问题,这让她心生警惕。

    何清水不由得问道:“她是谁?”

    “蔺蔺。”冷宁回答道,她不相信何清水没有认出来,与其说谎不如实话实说,反正他们宫家早就知道自己对蔺蔺的穷追不舍。

    “是她啊,她昨天晚上在你这里过夜的?”何清水问道。

    “嗯。”冷宁点了点头。

    出自于男人的直觉,何清水觉得冷宁和蔺蔺之间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简单,甚至隐隐觉得有些威胁,这个蔺蔺和冷宁之间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她这么清冷高傲的性子,竟然愿意让蔺蔺入侵自己的空间,甚至让她穿自己的衣服,如果蔺蔺不是个女人,他都要怀疑冷宁和她之间的暧昧关系了。

    蔺蔺见何清水还不走,站在门口和冷宁说话,她走了过去,然后一伸手揽过冷宁的腰,对何清水道:“说完了没,说完了就给我滚。”

    何清水至今为止都没有碰到过冷宁一片衣服角,对方却可以揽着冷宁的腰。冷宁很高,而蔺蔺身高不过,又是一张娃娃脸,因此她搂着冷宁的腰的画面看上去特别滑稽,尤其是她还一脸挑衅的看着自己,可是何清水真的笑不出来,难道冷宁真的是一个les???

    这个想法很荒谬,可是想到冷宁看到自己的身体也没有任何羞涩,甚至在做了那样的事情后被嘲讽,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女人的反应,深深的伤害了他作为男人的自尊,难道她真的是les?

    冷宁自然不会去研究何清水在想什么,只是关上门,然后去为蔺蔺找衣服。蔺蔺换好衣服之后,冷宁对她道:“你是不是也要回去了?我要找人帮我订机票。”

    “行,那我先回蔺会那边,咱们到时候b市见。”

    “嗯。”冷宁点了点头,拿了钱包和蔺蔺一起下楼。

    送了蔺蔺离开之后,冷宁在酒店大堂找了前台帮她订了一张机票,然后回到房间收拾行李。她总共也就带了两身换洗的衣物,所以不过十多分钟就已经离开了房间,将房卡放在前台随手叫了一辆出租车前往机场。

    何清水吃完早餐,又来敲她的房门却没有人应,问了服务员才知道她已经走了。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去到顶楼找宫然,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以及冷宁的离开告诉了宫然。

    宫然越听脸色越沉,他不是生气冷宁杀人灭口,而是觉得何清水越来越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了。

    “呵呵……”宫然怒极反笑,“你不是很有本事吗,怎么到现在还没搞定冷宁?当初你是怎么跟我们说的?”

    何清水道:“我说请让我全权处理和冷宁之间的事情,一定会让冷宁愿意加入我们宫家门下。”

    “那么现在呢?为什么蔺蔺会出现在冷宁的房间里,为什么蔺蔺出现后冷宁就走了?还有你知道昨天截杀你们的人是谁请来的?”宫然的问题一个又一个砸在何清水的脸上,何清水没有一个问题是能回答出来的,脸色越来越惨白。

    “何清水,”宫然瘫坐在沙发上,毫无规矩,但是又让人不容小觑他浑身上下散发出来气场,“你回去后自己找我二哥领罚吧。”

    “是。”何清水点头道,不用说自己这次就算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这个事情就告一段落了,宫然想冷宁之前是因为想要找蔺蔺,需要一个合理的身份,以及他们宫家给的薪水所以愿意来宫家帮忙训练手下。何清水被她打晕后,她就杀死了那几个劫匪,会不会再那几个劫匪身上得到了些什么,或者是知道了谁要杀他们,所以才要离开宫家?那么这些杀手难道是冲着宫家来的?毕竟冷宁这个人独来独往,似乎跟谁都没有交情,只要你不犯她她也懒得来动你。

    何清水出了宫然的房间,他就给自己的手下打电话,还好他们还没有将那几具尸体处理掉,于是他直接赶了过去。

    而另一边,蔺蔺回到蔺会的入住的酒店,结果一进自己的房间就看到蔺会坐在沙发上等着自己。少主很清楚蔺蔺是怎么对付蔺会的,所以撅起嘴,冲向蔺会挨着他坐下,抱着他的手臂道:“哥哥,你怎么在这里?”

    “你昨天晚上干嘛去了?打你电话不接,给你同行的朋友打电话,他们说你早就回来市区了。”蔺会一眼就看到蔺蔺身穿一件长袖长裙,脸上是一条又一条细细的疤痕,将她娇美的脸庞割的四分五裂似的。

    “我昨天叫了人去杀冷宁,结果没得手,就去看看冷宁有没有受伤,没想到被她抓住了。”蔺蔺的眼里蓄起泪水,委屈地道,“哥哥,你一定要帮我报仇!”

    蔺会最疼的就是这个妹妹,虽然知道她找人杀冷宁太过分了,但是又心疼自己的妹妹被冷宁划花了脸,“你先坐好,让我看看你脸上的伤,我叫医生来帮你看看。”

    “不要。”蔺蔺摇头,“她不仅划花了我的脸,还有其他地方,我不要被别人看到!”

    “那我帮你上药?”蔺会道。

    “嗯。”蔺蔺对蔺会撒娇地道,“哥哥,我不要留下疤,我不要变成大花脸。”

    “好了,我知道了。”蔺会打了电话叫人送医药箱过来,然后对蔺蔺道,“你给我看看,除了脸上还有哪里有伤。”

    蔺蔺闻言,身子一僵,然后她伸手去解自己衣服上的纽扣。冷宁保守传统,衣服一向都是密集的扣子,从喉咙处一直到腰际,蔺蔺穿的时候有颗扣子没扣,一旦解开第三课扣子就会让她的春光一点点开始外泄……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