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刺客女友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受伤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天晚上,冷宁再次来到宫家别墅的门外,依旧蹲在树上寻找机会终于等到巡视的人换班的时候冷宁就摸进来宫家,但是就在她越过宫家的外墙的时候,触碰到了红外线安全装置,顿时整个警报声响彻整个别墅区,而巡视的人也都跑了出来,一把把洞洞的枪对着冷宁:“谁?”

    “我是冷宁,我找宫然。”

    “宫少爷不在。”

    “那我下次再来!”冷宁说着,准备撤退,对方却没有那么好说话。其中一人的枪瞄准了她的左肩直接就是一枪。

    冷宁听到枪声,想要侧身躲避却是不及,因为距离稍近,那颗子弹便直直的射中了她的左肩贯穿而过。冷宁身子一晃,然后转过身目光冷峻的盯着开枪的人,瞬间抽出腰间的场软剑。原本她也不想继续恋战,但是没有道理自己吃了亏就这么走了。

    软件被她甩的犹如长鞭,如蛇般窜过去一下子圈住了开枪人的脖子,然后冷笑道:“你猜这下是你的枪快还是我的剑快。”

    冰凉的金属贴在自己的脖子上,那人感觉到了漫天的恐惧,只要对方稍稍一用力,也许自己的脑袋就会被割下,身首异处!于是他拿枪的手开始颤抖,倒是其他几人依旧镇定的和冷宁对峙:“请不要为难我们。”

    “现在到底是谁为难谁?”冷宁挑眉。“我不过是想来看看宫家三兄弟,你们却这样阻拦!”

    “我们的责任是保护宫家,你既然是来拜访为何不走正门!”

    “我高兴!”冷宁说着手上稍微加重了一下力道,对方的脖子便渗出一圈血丝,“你们再动,我就让他身首异处。”

    对方还是顾及自己的同伴的,而且刚才的枪声应该已经引来周围邻居的注意,也许现在正有人在报警了,他们只能让冷宁走人。而冷宁的左肩因为受伤流血不止,甚至有血顺着手臂浸染了她的左手,又从她的手指滴到地下。而她也因为失血过重而脸色越发显得苍白。

    “好,我们放你走。”对方双手举起来,做出一副投降的模样。

    冷宁嘴角微勾,撤回自己的软剑,就在所有人都放松了时候,她的剑又刺上了那人的右肩,然后将对方整个肩膀连手臂都削了下来,那人惨叫一声,所有人都觉得身体发麻,冷宁趁他们无法反应过来时转身跳上围墙,遁身而去,只在夜空中留下一句:“伤我者,十倍奉还!”

    这一仗冷宁吃了亏,吃亏在于她还是不清楚现代社会科技的重要性。她回到自己的车上,血就瞬间染红了座椅靠背,强行发动车子,脚下油门踩得又重,车子瞬间就疾驶而去。她强撑着精神开车,但是又不能回酒店,因为人太多,自己失血过重完全瞒不到别人。只能去医院,可是这样的伤口医生一看就知道是枪伤,会不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于是,她索性直接往郊外开,希望可以在郊外找到些可以止血的草药,先止血再说。

    没想到子弹的伤可以这么厉害,倒是比她用剑还要快上几分,冷宁想,也许自己也应该去弄把这玩意儿。但是这个国家显然是禁武器的,前段时间看到一个新闻,说某处被几个蒙面持刀的匪徒砍伤几百人,甚至还有当场死亡的人数。普通百姓都没有反抗的能力,因为不能带武器,只能成为刀下亡魂。在仓皇中,躲避,逃窜,但是因为人多而无处可躲。说起来也是一种可怜和可悲。当时她看完就觉得如果自己在,收拾这么几个完全不会功夫,只有仗着自己手上的刀就敢到处砍人的完全不在话下。可也只是这么想想而已,真的到了那种场合,那么多人,也许情况也不会如她预想般的顺利。

    车子还没开出市区,她就有些意识涣散,最终整个人都趴在了方向盘上,车子还在行驶之中,于是因为车子方向的问题,撞上了路边的一颗树,停下了。总算没有伤到人,但是这当然不会在冷宁的关心范围之内。

    向远航因为自己表哥的死皮赖脸求他来b市帮忙,最终被他磨的没有办法了,只得收拾了行李过来。但是b市居,大不易,虽然表哥的那家烧烤店楼上就有员工宿舍,但是他表哥非得拉着他刚刚按揭买下的在市郊的房子里。虽然已经到了市郊,但是b市的房价依然很可观,向远航默默的替自己表哥算了一下,看来他的烧烤店生意不错,拉自己过来无非也是想拉他一把。要不然一天到晚在s市摆摊也不是个办法。

    所以向远航和自己表哥开车往市区走,结果看到一辆车停在路边,还没有牌照。向远航素来都是个热心肠的人,而他表哥也是个热情的人,要不生意也没法儿做了。于是两人停了车,走过去看看什么情况,结果看到一个女的趴在方向盘上。

    向远航觉得对方有点熟悉,但是因为看不到脸也无从判断,伸手拉了拉车门,竟然没有锁,于是打开门将对方扶起来靠在座椅靠背上,看到对方的脸,瞬间想起对方坐在自己摊位上吃东西时的冷漠淡定的模样。

    “是她。”向远航道。

    “怎么,你认识?”表哥问,“你竟然还认识这么漂亮的姑娘,够可以的啊!”

    “她在我摊位上吃过东西。”向远航解释道,“你看怎么办?要不要叫救护车?”

    表哥是个人精,眼睛一扫就看到了冷宁左手上满手的血渍,然后左肩上的衣服颜色明显比其他地方的颜色更暗,于是他伸手去摸了摸。

    “你干嘛?”向远航想也没想就拍掉了自己表哥的手。

    “我只是想看看她是不是受伤了。”表哥也不以为意,看了看自己手不过碰到对方衣服,就沾染到了血渍,“她受伤挺重的但是不像是开车撞倒树受的伤。你知道她是干嘛的吗?”

    向远航摇摇头,车内灯光下,冷宁已经面无血色,嘴唇发白,看上去仿佛随时都会死去,他有些担心,然后看向表哥道:“要不我们带她回去?”

    “带回去能干嘛?”表哥觉得这个女人背景肯定不一般,自己可不想沾染这样的麻烦。他就是个做小本生意的人,自己刚刚买了房子,女儿也才上幼儿园,还有大把的逍遥日子要过呢。

    “表哥,我们带她回去吧,先给她止血,等她醒了就让她走。”向远航道,要让她在这里自生自灭,他真的做不到,如果真那么做了自己必然每天都会做噩梦的。

    表哥看着向远航的哀求自己的眼神,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你会开车吗?”

    向远航点了点头:“我前段时间刚刚考了驾照。”

    “那你开她的车,去这个地址,这是我原来租的房子,现在这不是搬新房子去了吗,那里我还没有退租,这个是钥匙,你把她安置在那边,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到的。”

    “好。”向远航接过钥匙,表哥和他一起将冷宁挪到后座,然后表哥又帮他设好了导航。

    向远航就开着车一路往表哥的出租屋那里去。表哥的出租屋是一个非常老旧的小区,里面的车子随便乱停,上下楼也没有电梯,全靠自己的腿。向远航将冷宁横抱着从车里抱出来,然后关上车门,去找表哥的那间房子。

    终于找到后,艰难的开了门,然后将冷宁抱进去放到床上,他在床沿坐下总算松了一口气。忽然,他听到有人敲门,他走到门边小心的问:“谁?”

    “我,还能有谁!”

    向远航开门,表哥就拎着一大袋子的东西进来了:“我就知道你小子没时间去买东西,喏,拿着。我买了纱布,酒精棉球,消炎药,你先给她止血吧,如果实在不行你可得赶紧把人送医院。”

    “好的,我知道了。”

    “那我先走了。”表哥说完就走了,他可不想在这个事情上沾染太多,怕有个万一把自己搭进去就不妙了。一个女人受了伤,深更半夜不去医院反而往市郊跑,显然是不想被人知道自己是怎么受伤的或者是受的伤不能让人知道会引来麻烦。

    表哥的这个猜想是准确的,当向远航小心翼翼的剪开冷宁的衣服,看到肩头大片的鲜血,他先用毛巾擦拭干净血,然后就看到一个洞眼,显然不是被什么利器所伤,他虽然不懂,但是也看过电影,很像电影里的枪伤。也不知道她的伤口里有没有留下子弹,他再次小心的替冷宁翻身,让她侧卧着,结果发现背后也是湿漉漉的一片,他拿开自己的手,上面也是血迹斑斑。当他为冷宁擦干净背后的鲜血,也发现一个洞眼,子弹应该是没有留在冷宁的体内,他稍微松了一口气,否则他可不知道除了送医院还能怎么处理了。

    前后的伤口还在继续冒出血来,向远航先帮她消了毒,然后敷了止血药,用纱布帮她缠好伤口,再让她躺好。他的心才稍稍落了地。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