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刺客女友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张嘴(修改)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喂,少主。”

    “你现在在哪里?”蔺蔺的清脆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那样动听的声音,却没有让冷宁觉得快乐:“我在希尔顿。”

    “我过来找你。”蔺蔺在那边说道。

    “好。”冷宁点了点头。

    很快蔺蔺就到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能够在这么拥挤的交通之下,如此迅速的到达酒店的,冷宁心里有些疑惑,也只是这么一想而已。

    “少主。”冷宁恭敬的喊着。以前,她见到少主总是有些许雀跃的情绪在里面的,但是自从他用蔺蔺的身子和她媾和过之后,她再看到她就有些拘谨,毕竟她不是同性恋,并不喜欢女体。

    “把衣服脱了。”蔺蔺命令道,“给我看看你的伤口。”

    冷宁闻言,听话地利落的将纽扣解开,露出包扎了的上半身。蔺蔺伸手解开她的绷带,让伤口暴露在空气之中,她伸出一只手用中指小心的碰触冷宁的伤口。蔺蔺的手指带着冷凉的气息,碰到她的时候,冷宁打了个冷战,整片肌肤都竖起一片鸡皮疙瘩。

    “你还是这么敏感。”蔺蔺微笑着道,说话的呼吸喷在冷宁的肌肤上,非常满意于冷宁的反应,她不知道的是,冷宁所有的反应并不是源于欢喜,而是源于厌恶。

    冷宁闭上眼睛,任由蔺蔺抚摸,亲吻自己的伤口,少主似乎对于伤口总是有一种奇怪的迷恋,比如现在,蔺蔺道:“原来这就是枪造成的伤口,这么小,圆圆圆的一个,虽然有些破坏了我的纹身,但是没关系,我帮你重新完善完善。”

    冷宁闻言,浑身一僵,她虽然不怕痛,但是却不喜欢纹身。当初背后的纹身也是少主趁着自己手上太重晕厥了才得以纹上的。如今,又要纹身,冷宁有些不情愿。

    蔺蔺自然看出了她的不甘愿,于是道:“难道你要我对着这么一具被破坏了美感的身体行鱼水之欢吗?”

    冷宁只得屈服,从小到大她所受的训练就是服从一切组织的命令。如今组织虽然没了,但是少主却在,少主便是组织的代表,自然也是要听从的。于是她在床上趴下,蔺蔺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整套的纹身工具。她用的纹身工具并不是现在人经常用的那些,而是非常原始的,仿佛一把凿子和一个小小的榔头。他先是调了自己想要的颜色,然后拿着工具一下一下的敲击在冷宁的皮肤上,落下一个又一个细微的痕迹,慢慢的将那弹孔完全覆盖了。

    冷宁的伤还没有彻底长好,再次受到这样的敲打,使得冷宁因为疼而额头冒出许多冷汗,汗水浸湿了她额前的头发,甚至有汗珠从她的脸庞滑落来到颈项处,又沿着颈项的线条往下滑,在灯光下那汗水也充满了****的味道,慢慢的滑至胸口,入了她的乳gou之中隐没不见。

    整个房间里只有蔺蔺轻微的呼吸声,冷宁紧紧咬着牙齿忍受着,背后的伤口被绚丽的纹身所遮盖了,蔺蔺让她转过身为她纹前面的伤口。前面蔺蔺就加了几片纷飞的桃花花瓣和树叶,而在伤口上纹了一片发卷起的飘零的叶子,在她雪白的皮肤上显得格外刺目。这样强烈的冲突对比,更是为冷宁增加了几分神秘感。

    当蔺蔺终于纹身纹好之后,冷宁已经忍不住伤痛晕过去了,蔺蔺想要打横抱起冷宁放到床上,却没能抱起她。她一下子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成了一个女人。如果之前她还不觉得自己已经成为了女人,总以为自己还是自己,就算换了个身体又如何?!蔺蔺回想起刚才冷宁因为自己的碰触而起的反应,她忽然开始怀疑,她真的是因为愉悦而起的反应吗?一个女人,会喜欢另外一个女人碰自己吗?除非她是个同性恋!可是她知道冷宁不是,冷宁不是同性恋,当自己还是男人的时候,他的碰触冷宁是欢喜的,如今他成了她,冷宁还会是欢喜吗?蔺蔺不敢往下想下去,她一定要尽快将自己从这个躯体里解脱出来!

    当她好不容易才收敛了自己的暴涨的情绪,她打了电话叫了服务员来,让人帮她一起抬冷宁上床躺着。然后她就回去了,而冷宁因为伤口还没好全就被纹身,伤口受到感染从后半夜开始体温渐渐升高……

    第二天中午,向远航给冷宁打电话,却没人听,原本想让别人送餐过去给冷宁,最终决定还是自己去了。他拎着午餐来到酒店,敲门没人应,他不由得有些担心,于是找了服务员开门。

    可是服务员不肯为他开门,好说歹说就是不开,最终向远航只能道:“我朋友身体不好,我打她电话没人听,敲门没人应,如果她在房间里出什么事情了你们酒店可是要担责任的!”

    在威胁之下,服务员才不情愿的开了门,结果向远航一进去,就看到冷宁躺在床上,他冲过去一摸冷宁的额头,体温高的吓人,他再打开被子一看,冷宁竟然没有穿衣服,胸前的伤口不见了,却多了一个纹身,他回想起为冷宁包扎伤口,换衣服时看到的背后那幅美人纹身,原本向来阳光的神色冷了下来。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一个不爱惜自己的人?!她是不要命了吗?她的伤口还没好竟然就给自己纹身,向远航眼角余光瞄到床单上的血渍,应该是伤口又流血了。她到底是什么人,可以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而且在这个酒店里是死是活也没人理!

    向远航有些担心冷宁,他知道很多人在找她,也知道她也许得罪了什么人,所以她不能去医院,而他不过是一个学历低微,只知道烤串,毫无所长的人,想要照顾好她有些天方夜谭,但是向远航迫切的想要试试。

    于是用电脑在网上搜索怎么照顾因为伤口发炎高烧不止的病人,向远航在房间里找到了冷宁之前买的东西,于是他先让冷宁侧卧,帮她将前后的伤口消毒,完了重新包扎,这一切都做好后,烧的水也有些晾凉了,拿了消炎药喂冷宁吃下去。

    再用酒精为冷宁物理降温,向远航做这一切都小心小心再小心,生怕让冷宁不舒服。而冷宁也在向远航的忙碌之下渐渐退烧了。她毕竟身子底子好,所以复原能力惊人,而且她以前大大小小受伤无数,如果不是有顽强的求生意志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当向远航做完这一切,又为冷宁量了一次体温,发现高烧有所下降时,才放松了下来。他倒在大床的另一边,没多久,就睡着了。窗户外面的太阳逐渐下落,天色渐渐了下去,幸好房间里的灯是亮着的,稍稍给床上躺着的两个人带来微末的温暖。

    当向远航睁开眼睛的时候,冷宁正好也醒了,两人视线相对,都眨了眨眼睛,似乎因为睡的时间太长都有些无法集中思绪。

    “你,”

    “你,”

    两人异口同声的开口,又同时闭嘴了,向远航再度开口道:“我给你送午饭,发现你在房间里晕过去了。就自作主张留下来照顾你,你好点了没?”

    “嗯。”冷宁自己也没发现,自己看到这个少年躺在自己床上的时候竟然有一丝开心,“谢谢,你救了我第二次。”

    “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向远航咧着嘴露出一口大白牙笑道,“你饿了吗?”

    “饿。”

    “我给你准备了饭,你等等我给你去拿。”向远航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起来,去给冷宁拿饭。

    一触手,发现饭菜早已冰凉,向远航皱眉,这才发现外面天色已经全,自己都不知道睡到几点去了,他手忙脚乱的找出自己的手机,一看,竟然已经是晚上点多了,而且手机上有几通未接来电的显示,都是自己的表哥。

    他想也没想就回了个电话过去,说清楚了自己的情况,表哥让他别招惹不该招惹的人,其他也没有多说就挂了。向远航却丝毫不觉冷宁是个多么危险的人物,她只是一个女人罢了,而且看上去也没什么亲人在身边,孤苦伶仃的,所谓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他们见了这么多面,怎么也应该算是朋友了的,朋友之间帮帮忙怎么了?

    向远航挂了电话,对冷宁尴尬地道:“饭菜都凉了……”

    “那就打电话叫酒店送上来吧。”冷宁虚弱地道。

    “好。”向远航打了电话,点了菜,没多久就送了上来。

    他帮冷宁扶着半坐起来,然后端了碗要喂冷宁,冷宁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照顾过,瞪着那只调羹良久,就是不肯张开口。

    向远航无奈道:“张嘴啊。”

    “我能自己吃。”冷宁道。

    “你这个人怎么就倔呢?”向远航无奈只能让她自己吃,看着冷宁皱着眉用左手端起碗,右手拿筷子吃饭,心里就一阵堵的慌,“你这样吃什么啊,吃进去你有味道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