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刺客女友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失望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蔺蔺虽然满腹疑问,却没有急着回去,而是留下来睡觉,一直到天亮才离开,至于何清水,没人关心他是走还是留。何清水进来别墅之前就知道外面有人在盯梢,所以问了别墅里的人从后门悄然离去。

    第二天冷宁醒来的时候,蔺蔺还在睡觉,所以她没有去打扰蔺蔺,直接自己开车出门了。她这么一出来,警方的人首先就想,怎么看她的档案里没发现她考了驾照会开车啊?脑子里的想法一闪而过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远远的跟着。至于江淮,睡了一夜根本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依旧好好的呆在别墅里,毕竟宫家还没有撤了找他和冷宁的人手。呆在这里是最安全的,在江淮心里,而且还能和自己的女神同处一室,再没有比这个更幸福的了!

    冷宁开着车子给向远航打了个电话,这个时候不过早上点多,向远航还在睡觉,可是当他看清楚来电是冷宁时瞬间整个人都清醒了。

    “喂,冷宁。”

    “你在哪里?”

    “家里。”向远航道。

    “我请你吃早餐?”冷宁问。

    “好,我起床换衣服。”向远航想也没想就答应道,之前忙碌了一个晚上的身体其实叫嚣着需要休息,可是他却完全不管不顾的以最快的速度洗了脸,刷了牙,换了衣服出门。

    向远航在清晨略带冷意的空气中等了许久,才看到冷宁的车子出现。向远航上车,对冷宁笑道:“我们去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冷宁没有吃饭的意识,在她看来吃东西就是为了让自己活下去,至于吃什么,她没有任何要求。

    “早餐的话,不如去吃个港式的吧,以前看香港的电视剧里面凤爪啊,虾饺啊各种小吃,好像很好吃的样子。”向远航兴冲冲的提议道。

    “好,那你选家店,设个导航我们过去。”冷宁没有反对。冷宁之所以这么早会出来是因为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蔺蔺,少主之前说一定不会有事,可是最终事情都没能成功,他继续留在了蔺蔺身体里,让她继续对着那张不谙世事的娃娃脸叫少主,她真的再也不能忍了。尤其,现在少主在女人身体里,有些心理上的欲望无法找其他人发泄,那么她就成了唯一的那个对象,冷宁觉得自己的内心越来越抗拒了。

    她对向远航的感官还不错,所以才叫了向远航来,如果一定要和人发生关系又不能是少主自己的身体的话,她至少还能接受向远航。她内心的烦躁驱使着她一大早出来,看到向远航那张笑脸心里就感觉熨帖了许多,不枉费她后面跟着那么一串尾巴还来找他。

    “对了。”向远航想起昨天晚上在冷宁别墅门口遇到的警察,“你门口好像有警察监视你,你知道吗?”

    “我知道,”冷宁点了点头,“他们怀疑我杀了人,但是没证据,所以才监视我!”

    “杀人?”向远航毕竟是一个普通人,听到这个不由得脸色一白,“那你杀了吗?”

    “如果我说我杀了呢?”冷宁语气平稳地道,“你怕我吗?”

    向远航转过头看着认真开车的冷宁良久才道:“如果你真的做了,应该好好配合警方的工作。”

    冷宁闻言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即使他们没有证据,我也去傻乎乎的承认?”

    “事实就是事实,不会因为你的否认就不是了。”向远航道,“你既然做了这样的事情就应该承担这样的后果。”

    冷宁忽然停了车,对向远航道:“那你现在下车,去和他们说,我亲口跟你说我杀了人。”

    向远航闻言,整个人都呆住了,她是什么意思?向远航有些抓狂,难道他真的会去和警察说这些吗?她为什么会要自己这么做?还是在试探自己对她的心?

    冷宁见他没反应,知道他会劝自己去自首却不会做出出卖自己的是事情,心里又觉得好受了许多。刚才听着向远航一句又一句大道理,她居然生出了想要杀人的念头?什么时候她的情绪起伏这么简单粗暴了?如果她不停车的话,一定会开着车朝着路边的树木撞去,来个同归于尽!

    “我不会去自首,因为他们永远都找不到证据,我甚至还会再杀人,因为只有这么做,我才会有钱!”冷宁缓缓地道,“你觉得你能不能组织我?”

    “……”向远航一时无语,磕磕巴巴地道,“想要赚钱有很多种方法,杀人不是唯一能做的。”

    “可我从小到大学的就是这个!”冷宁道,“你觉得我还可以有别的选择吗?”

    向远航一时无语,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从小就是学习杀人的,也不知道她到底曾经经历过什么,这一刻,他想要抱一抱冷宁,难怪她从来都是这么冷淡的模样。向远航这么想着,也伸了手,将冷宁揽进了自己的怀里。

    冷宁竟然没有拒绝,她那么高冷的人,当初江淮想要碰一下她的衣服都遭受了她的挑战,可是向远航这样碰触她,她却没有忽然觉得自己没了拒绝的力气。少主的计划失败了,她第一次觉得这么的无力,想尽办法,好不容易可以期待一下计划成功后可以和少主一起打拼江山,如今又得回到之前那样的日子。在蔺蔺的身体里,也许哪一天他身不由己就会被送出国,连见个面都难。

    在面对宫家的追捕,警方的盘问,她都不觉得有什么,这些都是她应付惯了的,但是昨天晚上的事情让她有了些许茫然不知所措。她靠在向远航的肩头,他也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年纪,可是肩膀是这么可靠,冷宁终于尝到了什么是软弱的滋味!

    原来不是她当真那么的坚强刚硬,只是没有经历过失望罢了。冷宁闭上眼睛就那么靠在向远航的肩头,忽然听到有人敲车窗,冷宁立即睁开眼睛,眼神如锋芒一般,回身看向车窗外的人!(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