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刺客女友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去向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就在江淮思考自己躲风头的地方的时候,宫煦已经知道冷宁进拘留所的事情了,狠狠骂了一句算她运气好,准备等她出来再找她算账。只得全心全力的将网上的事情处理好。

    朱未容依旧被锁在房间里,偶尔宫熙会上去陪她,其他人都没有再进她的房间。她就呆呆的坐在窗前的摇椅上,目光看着窗外的风景,像是一个没了生气的破布娃娃。反而甄锦媛开始在宫家登堂入室,一副女主人的模样。

    在宫煦的默许之下,甄锦媛将自己的东西都搬到了宫家,决定不再住外面的房子里了,毕竟她和宫煦已经结婚,是正儿八经的宫太太了。宫然看到甄锦媛在别墅里出出入入,始终还是不适应,但是也知道他不能做的太过分,最近为了网上的事情他们三兄弟关系才有点缓和,这个时候不能再重蹈覆辙了。

    这天,宫家兄弟都工作去了,甄锦媛一个人在家,中午下人要端午饭上去给朱未容,于是甄锦媛拦了下来亲自端着上楼了。到了朱未容的房间,她敲门,没人应,于是自己推开进去了。

    朱未容还是一副没了魂魄的模样,于是甄锦媛走过去,将吃的放在朱未容面前的矮几上,轻声道:“未容姐,吃饭吧。”

    朱未容却好像没听到似的,依旧看着外面。

    “未容姐,你秋季的新款是不是早就买了?我还没买呢,”甄锦媛见她不理自己照旧说着话吗,“不过,我想你肯定也不想出去了吧,现在外面的人看到你都会骂你,搞不好还会被人扔臭鸡蛋,烂番茄。你知道吗,今天我还收到一个包裹,是一个被人撕烂了的充气娃娃,上面写着的是你的名字呢!”

    朱未容终于有点反应了,她的眼珠子转了一下,似乎是将甄锦媛所说的话听到了耳朵里,慢慢的转过身对甄锦媛道:“不得偿所愿了。”

    “是啊。”甄锦媛笑,“如果没有这个事情我还住在外面呢,现在呢,我光明正大的住进了宫家。”

    “你从一开始就不是真心和我做朋友的。”朱未容这才反应过来甄锦媛从根本上就没有将自己当做朋友,“亏我对你这么好。”

    “你真的对我好吗?你不过是把我当做一条狗,你高兴了找我一起吃个饭,逛个街,让我看着你在各个奢侈品店里毫无压力的挑选,一言不合就把喜欢的款式每个颜色都买下来,让我这么眼巴巴的看着你,不过是想让我知道我们之间的察觉罢了。”甄锦媛没说一句,朱未容的脸色就白了一层,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善意会被甄锦媛这样曲解。再想到网络上的谩骂,羞辱的言语,她想,自己怎么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

    甄锦媛却没有想要这么简单的放过她:“你知道什么是爱情吗?爱情应该是一对一的,你爱他就不应该再接受另外的人,哪怕他伤害了你,你的心里除了痛苦,还有他对你好的时候的甜蜜。你知道你赤身裸体在三个男人中间的样子有多难看吗?你知道为什么宫煦会喜欢上我,甚至和我结婚吗?就是因为我让他感觉,我的感情世界只有他,全世界这么多男人,宫熙,宫然和他长得一模一样,可我就是只喜欢他一个人。所以,他和宫熙,宫然吵架,所以他对你开始冷淡甚至看都不想看到你。你这样的行为,只会让人觉得你很脏,污秽不堪,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继续站在宫家兄弟的身边?以宫家太太的身份出现在世人的眼前?这样的你为什么不去死呢?”

    甄锦媛说完那段话,又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像是哄孩子一样哄她道:“来,先吃午饭吧,你再这么不吃不喝下去,宫家兄弟们可都是很心疼的呢!”

    朱未容闻言果然就将眼前的饭菜吃了个精光,甄锦媛端着碗筷下楼,下人见了高兴地道:“还是太太你厉害,她好久没有吃饭了。”

    “只要好好和她说话,她心情慢慢好起来就好了。”甄锦媛温婉地道。

    下人高兴的拿着碗筷去厨房洗,甄锦媛抬头看了一眼楼上,我就不信你还能坚持多久。

    蔺家

    蔺蔺回到家里,就看到蔺会坐在她的房间里等她,她高兴的走过去大喊:“哥哥!”

    蔺会接住自己的妹妹,摸了摸她的头发道:“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先不告诉你。我昨天晚上还没洗澡,你先出去,等我洗完澡再跟你说!”蔺蔺一边说,一边将蔺会推出自己的房间,锁上门。

    她随意的在地毯上一坐,闭上眼睛在心里喊着:“南宫潜,南宫潜……”

    可是无论她怎么喊,她身体里都没人回应她,她才全身放松下来,躺到了地上。南宫潜不在自己的身体里,也不在何清水的身体里,那么会在哪里呢?想到这里,蔺蔺从自己的包里掏出那块墨玉玉佩和那串佛珠,她对着灯光仔细打量却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于是起身随手将这两样东西放在了梳妆台上。

    然后去了浴室洗澡,洗完澡之后,蔺蔺穿着浴袍坐到梳妆台前擦拭头发,拍水,擦乳液,润体乳,结果一不小心没放好,手上的瓶子就掉到了地上,蔺蔺伸手去拿捡却不小心划破了手指。血从她手指的伤口上渗出,蔺蔺微微皱眉,拿起来打量自己的伤口,那血珠子便滴在了玉佩之上。

    “蔺蔺!”忽然一个男声在房间里响起。

    蔺蔺周围看了一眼,房间明明只有她一个人,哪里来的男声?

    “蔺蔺,是我南宫潜!”

    她听到了那个名字,吓了一跳,难道他还没有离开自己的身体吗?蔺蔺不由得尖声问道:“你在哪里?”

    “我在玉佩里面。”南宫潜回答她。

    蔺蔺闻言,低头看梳妆台上被低了血的玉佩,她抽了张纸巾将上面的血给擦干净了,这才捧起那块玉佩问道:“你怎么在这里了?”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