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刺客女友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死期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宫煦让朱未容躺好,轻手轻脚走到床的另一边,贴着甄锦媛躺下,大手在甄锦媛的腰线上来回抚摸,甄锦媛是侧身躺着的,她正对着朱未容,当她在昏暗的光纤里看到朱未容眼珠子动了一下,心知她是清醒的。于是,故意给了宫煦一个轻微的回应,似有若无的让自己的臀部宫煦身上蹭了一下。似乎想要更加靠近宫煦,原本还有些顾忌朱未容躺在旁边的宫煦,瞬间将刚才所思所想抛诸脑后了,只凭着自己的本能行事。

    而躺在一边的朱未容,满耳朵的********的声音,这个男人曾经信誓旦旦这辈子只爱自己,如今却和别的女人在自己床上翻云覆雨,朱未容的最后一道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

    第二天早上,宫家的下人在一楼的地上发现了跳楼摔死的朱未容的尸体,而宫煦却全然不知。在凌晨的时候,宫煦终于挡不住疲劳而睡着了,他这一睡,朱未容就从床上起来了。而甄锦媛却是醒的,她是眼睁睁看着朱未容像女鬼一样起身,给自己化了妆,换好衣服,然后走到阳台上,一跃而下的。甄锦媛想,这楼层又不高,跳下去也不过是受个伤,大不了就成个残疾,却没想朱未容就这么去了。零↑九△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宫家三兄弟围着朱未容的尸体,心中悲愤异常,内心对冷宁的恨意也达到了顶点。之前宫然派了人去看守所偷袭冷宁失败,他决定再派几个人进去,一定要将冷宁给弄死在看守所里,绝对不可以让她再继续这么大摇大摆的活在阳光下。

    看守所里来了一个因为无证驾驶而拘留的女人,看上去柔柔弱弱,却有着非比寻常的惹事的能力。自从她进来以后,看守所忽然之间热闹了起来,三天两头有人打架,而且每次都是别人先打她,她迫不得已才还手的。而且她下手很有轻重,都没有造成伤害,而且看她的身手狱警也不想上去给人练手。冷宁被特别照顾,单独一间而且饭菜都有人给送过去,只是没有了放风的时间。

    冷宁也不介意,她并不喜欢跟人接触,她在心里默默盘算这三番两次派人来想取她性命的人是谁。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宫家!

    “四百十九号,有人要见你。”狱警过来说道。

    冷宁起身,跟着他走出去,结果在探望室见到了一个她没有想到的人,何清水。零↑九△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何清水看上去并不是很好,下巴上青渣渣的胡子都冒了出来。朱未容的死带来了不可言说的灾难。宫家兄弟认为,曝光他们**的事情上,他也是有参与的。所以,何清水暂时被停了职,而且他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人跟着,何清水现在急需和南宫潜见一面,商量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办,要他现在离开他是绝对不想的!

    “冷宁!”何清水见到她颇为激动,“朱未容死了。”

    冷宁有些茫然地看着何清水,良久才反应过来朱未容是谁。她自从少主脱离蔺蔺身体失败之后,就将宫家的人事都放在脑后了。没想到朱未容就这么轻易死了,她问道:“她怎么死的?”

    “跳楼自杀。”何清水道,“现在他们还怀疑我帮了你才让你拍到他们的***我现在没了工作,走到哪里都有人跟着,你什么时候能出来?”

    冷宁算了一下时间,然后道:“快了,下周五我就可以出来了。”

    “那真是太好了。”何清水道,“到时候你安排我和南宫潜见一面,我得知道他现在到底是怎么盘算的。”

    “可以。”冷宁点点头,其实她完全可以不理会何清水,毕竟他已经没有用处了,如果少主没有在他的身体里的话。但是她能够看得出何清水的情绪波动有些大,一向文质彬彬西装革履的何清水,现在看上去却狼狈不堪,冷宁想,宫家的人到底怎么对他了,让他这么焦虑?

    何清水看着冷宁,这个女人即使是身在牢笼,看上去依旧气定神闲,仿佛天塌下来也不会眨一下眼睛,这样的女人是谁都会想要将她政府,压在自己的身体下面随意蹂躏,看看她还能不能维持这样的表情吧?何清水内心的恶魔又冒了头,挡也不住的势头,目光里隐隐透露出来,这让冷宁微微皱了眉。对于何清水的感官越来越差了,冷宁觉得,像这样的人还是少接触为妙。而且宫家兄弟对他的压制是对的,如果自己真的帮助他得了势会不会比宫家人还要难以摆脱?

    “如果没事,我先回去了。”冷宁道。

    何清水看着冷宁消失在门口,然后也离开了。当他走出看守所的时候,看到一个男人拎着一个保温壶走进看守所,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对方很眼熟,可是一时之间也想不起来曾经在哪里见过。当他坐回到自己的车子里后,猛然想起,那个男人不就是在s市出现在冷宁房间里的吗?他什么时候从s市来b市的,他今天来看守所是看冷宁吗?难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当真这么亲近?何清水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凸起,眼底的怒火熊熊,他决定好好起一下这个男人的底。说长相看上去虽然也不错,但是全然不能和自己比,比身份,那人看上去一身寒酸的衣服,毫无质感,一看就是生活在最底层的那种人,他凭什么能够亲近冷宁这样的女人?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何清水开了车飞驶出去,而向远航今天没有见到冷宁,他有些失落的拎着保温壶离开看守所。于是开着车子回家去准备晚上的夜市,他开的车子是冷宁的,那时候冷宁被查到无证驾驶拘留,她就将钥匙丢给了向远航,说他有车会方便一点。而向远航也没有让冷宁失望,每每到了探望的时间,他就会准时出现在看守所里,给她送自己做的饭菜。两人在这样莫名的机会中,接触越来越多,彼此之间的好感从朦朦胧胧,逐渐走向了清晰。(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