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刺客女友 > 正文 第八十二章 消失(第四更)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向远航伸手按住冷宁的后脑勺,终于还是在她唇上又啄了一下,抵着她的额头道:“冷宁,再见。零↑九△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再见。”冷宁没有抗拒他的这个吻,这个吻和她刚才在入魔状态不同,她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向远航嘴唇的温度,带着烟熏火燎的味道,是她所向往的人间烟火的味道。他就是这么一个踏实的存在,冷宁知道自己不会再来找向远航了,越是让她放在心上的人和事就越是要深深的藏在心里,再也不去碰触,他才能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偶尔想起来,会是一个温暖而美好的回忆,与其让他因为自己而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不如让他鲜活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切都好好的,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会将自己忘记,然后娶妻生子,白发苍苍的时候,也许他们会再次见面,然后相见不相识,他会带着他的孙子孙女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

    冷宁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会有这么诗情画意的时候,幻想着未来这样的美好。冷宁站起身,忽然外面传来一阵广播声:“里面的匪徒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投降,政府会给你们宽大处理!”

    这句话一遍又一遍的喊着,冷宁看了向远航一眼,无奈地道:“好像走不了了。”

    冷宁绝对不想再回到看守所之类的地方去了,那种没有自由的日子,里面的人都被狱警看管的死死的,虽然他们也打不过自己,但是一天到晚就那么一亩三分地,冷宁觉得在那里长时间呆下去是会疯掉的。甚至还不如他们组织,至少在组织里你到了一定的位置之后,可以随意出去。所以,冷宁决定强行闯出去,她将自己的剑在腰间别好,然后正了正衣服,她的衣服依旧是湿哒哒的,慢慢的往门口走去。

    当她站在大门口的时候,刺目的阳光照在她身上,她的裙子下摆有血水滴下,及肩的头发贴在她的脸上让人看不清她的五官,浑身散发着阴狠的味道。就在所有人都犹豫着上前去逮捕她的时候,她开口了:“人质在里面,他椅子下面有一颗炸弹,希望你们可以安全的拆除,所有有武器的人都已经死了,被我杀死的。”

    警察闻言,都震惊了,很快几个警察冲入了工厂,果然地上横七竖八都是尸体,有个新来的已经受不了抛出来吐了,这个场面实在是太惨烈了。最可怕的还是这个站在一边一声不吭的女人。她到底是什么人,可以将这么多人都杀死,从她破碎的衣服上看似乎也有受伤,难道她都感觉不到痛的吗?

    这个时候一阵风,将冷宁脸颊上的头发吹看,让所有人都看清楚了她脸上那道又深又狠的疤痕。冷宁接触到其他人惊骇的目光,伸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想着,这下连少主都没办法帮她遮掩这道疤了吧?

    “你叫什么?”一个警察上前询问。

    “冷宁。”

    “冷宁,现在正是通知你,你被捕了!”他拿出自己的手铐就要将她拷上,可是冷宁怎么会是坐以待毙的人呢,她反手将对方钳制住,然后将他腰间的枪拔出,利落的开了保险抵在他的头上,对着其他的警察道:“全部后退,否则我杀了他!”

    “冷宁,你不要冲动。”有人对着他喊道。

    “我不冲动,我很冷静。现在你们全部后退。”冷宁道。

    警察拿着枪对着她,可是都默契的往后退去,冷宁挟持着那名警察一步一步往前走,然后趁着所有人都精神紧张的时候随手将那名警察一推,想用轻功离开。结果不知道是谁,开了一枪,正中冷宁的后背,然后一件奇幻的事情发生了,冷宁消失在了半空之中。在场的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演技花掉了,可是找遍了都没看到冷宁的尸体,甚至连一滴血都没有!

    当向远航在里面听到枪声的时候,心里猛然一跳,他又安慰自己冷宁身手这么好一定会没事的,会没事的!拆弹专家终于到了,穿着专业的装备为向远航拆弹。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幸好宫氏兄弟是临时起意将向远航掳来没来及准备更加精细的炸弹,一个小时之后,炸弹终于被拆除了,向远航从椅子上站起来却一下子又坐在了椅子上,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小腿中弹了的事实。可是他想知道冷宁怎么样了,于是再一次小心的站起来,一瘸一拐地往外走去,结果什么都没有。地上有几滴红色的液体,向远航想也许是从冷宁的衣服上滴下来的。

    他挨个问着警察:“冷宁呢?”

    可是没有人给他一个明确的答案,冷宁到底去哪里了?向远航想起冷宁浑身是伤,刚才自己就不应该让她赶紧走,如果她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自己算不算害死她了?

    救护车也到了,医护人员将向远航用担架抬上救护车,有个警察随行,一来是保护向远航的安全,二来,等他伤口处理好还得录口供,可是向远航在车里一句话都没说,好像一个死人,眼睛愣愣的睁着却没有焦距。

    到了医院,向远航需要手术取出小腿里的子弹,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子弹没有伤及重要的筋脉,等伤好了以后他又可以行动自如,不会成为瘸子。向远航住进医院之后,警察帮忙联系了他的表哥,表哥在第一时间来看望向远航,看到他的伤之后,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向远航一个字都没有说。

    面对警察的盘问,向远航才缓缓开口,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警察再三跟他确认了一遍工厂里的人都是谁杀的,向远航说自己当时晕了没看到。在现场,活下来的只有向远航一个人,他不肯说,谁拿他都没有办法。现在冷宁又消失了,警局唯一头疼的是,这个案子报告该怎么写?还有这个案子该结还是不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