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刺客女友 > 正文 第八十四章 互诉衷肠(第二更)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向远航浑身一震,这个声音曾经在午夜梦回的时候千百万次的呼唤自己,当他半夜醒来却斯人不见。现在,这个声音又出现了,可是他明明没有睡着啊,到底是谁?他不敢回头,害怕一回头却没有看到她而重重的失望。

    “向远航。”那个声音又叫道,语气里带着一点点的叹息的意味,似乎对于对方不肯转过身而有些无奈。

    还是李红梅推了推向远航道:“有人叫你呢。”

    向远航这才反应过来不是自己的幻听,他猛然站起身,回头,就看到一个身影,高高瘦瘦,头发正好及肩的长度,一部分的头发遮住了半张脸,冷淡的表情,眼底却不再冰冷一片,而是带着浅浅的笑意。

    是她回来了!当向远航消化掉这个消息之后,他露出一个狂喜的笑容,大跨一步将那个女人抱了起来转了一圈,然后对着店里的所有人大声宣布道:“今天所有在本店吃饭的,全部折!”

    本来所有的食客就紧紧盯着这一场明显是一对情侣久别重逢的戏码,如今再听向远航的话,全部人都鼓起掌来,有些相熟的食客甚至起哄道:“谢谢老板。老板亲一个!”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跟着起哄喊着:“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冷宁没有想到向远航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当她被他抱起来的时候脸上忍不住也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再听到其他的起哄,脸上的表情虽然没什么变化,但是在场的人都可以感觉到她心情很好。

    向远航根本没有将其他人说的话听进耳朵里,他还记得那天冷宁的伤有多重,他撩起她脸颊边的头发,只有一道浅浅的,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出来的疤痕,他的心才算落入肚子里。完了,拉起冷宁的手就往店面二楼走去,那里是他暂时的休息室,一个又闷又暗的楼。哪怕他现在有钱了,也不愿意善待自己,因为他始终记得自己是因为冷宁的牺牲才得以存活下来。如果过的太好,就像是对不起冷宁似的。

    “你坐。”向远航让冷宁在床上坐下,这个楼里除了一张床,墙壁上挂着几件衣服就什么都没了,向远航有些局促,这么多年没见冷宁却和当初没什么两样,他却老了。

    “好。”冷宁任由向远航安排,然后对向远航道,“你也坐下吧,你最近几年过的好吗?”

    “我挺好的,你呢?”向远航道,“警局已经将那个案子结案了,当初他们说你在半空中消失了,所有人都不信,正好那次出警有电视台的记者跟着,被他们拍了个正着,所以最终对外宣布你也在这次案件中死了结案。”

    冷宁闻言点了点头,她现在又一次回到了当初来这里的时候,没有身份。向远航不由得问道:“这几年你都去哪里了?”

    这几年去哪里了?冷宁回忆起那次她重伤穿越回了年前,正好掉落在一个世外桃源的地方,那里隐居着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正是当时闻名遐迩的神医,在年前的社会里,所有人都在寻找神医,可是没人能够找到。没想到让冷宁遇上了,而且神医对于冷宁身上的伤口非常感兴趣,他用当时的记数,帮她取出身上的每一颗子弹,仔细的照顾着她,让她逐渐恢复健康,冷宁想要感谢他,他却说自己不过想研究一下她身上的伤口,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武器伤到的伤口,作为一个医者,能够有挑战自己的病痛,是非常难得。这也是为什么他会隐居起来,因为当时世上的人的病痛他几乎都能医治,让他毫无成就感。

    冷宁当时深深感觉到自己的运气是有多好,在神医的护理之下,她脸上那么深的伤口都只剩下淡淡的伤痕了。向远航听完冷宁的讲述,心里泛起一阵阵的心疼,这个女人差一点点,自己就再也见不到了。

    向远航想到这里,就忍不住想要将冷宁揽入怀里紧紧的拥抱着,可是他不敢孟浪,面对冷宁,他总是忐忑,进退失度的。冷宁看出他的犹豫,想了一下,然后身子前倾,将自己的头抵在了他的肩头之上,“向远航,你后悔认识我吗?”

    “不。”向远航道,“我很高兴能够认识你。”

    “那你怕我吗?”冷宁还记得杀红眼后六亲不认的模样,是个人就会怕吧?其实冷宁回来好多天了,但是她不敢露面,不敢来见向远航,怕他看到自己会还害怕。冷宁一直都是相信自己的,这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也会近乡情怯。冷宁想这大概就是感情在作怪,可是冷宁也不确定自己的感情。毕竟在她冷酷的刺客生涯中,从来没有有过感情经历,虽然少主一度那么宠爱她,但她也只是因为她是自己的少主才会接受他的宠爱的。她看到其他的女人上了少主的床,从来不会难过,也不会想将对方碎尸万段。可是当她看到向远航和那个女孩站在一起说话的时候,冷宁在远远的角落里偷窥着向远航,当他们坐下来后,向远航表嫂的脸上那急切的讨好的神色,让冷宁心里微微不舒服。所以她才会露的脸。

    向远航笑着道:“为什么要怕?”

    冷宁道:“我其实很是一个月前回来的,我已经在网上搜索了当年的新闻,所有人都说我是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心理扭曲额,******人格,我也一个词一个词的查了是什么意思,我觉得他们说的是对的。”

    “可你也是为了保护我!”向远航自己是亲身经历的那一个,那场绑架案之后,他连续做噩梦了一个多月,然后去看了心理医生一年,才慢慢好了。害怕吗?是的,他害怕那时候杀红了眼的冷宁,可是一想到她是因为什么而这么做,这种害怕就转换成了内疚和思念的情绪。浑身浴血的冷宁成为了一个神袛般的存在,让向远航忍不住想要匍匐到她的脚下,亲吻她的裙摆,求她带着自己一起离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