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刺客女友 > 正文 第九十三章 纠缠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冷宁醒了就睡不着,她没有睡懒觉的习惯,可是看着睡眼惺忪的向远航没有起身,依旧在他怀里躺着。向远航的身体很热,她的背贴着他的胸膛,热热的,很舒服。冷宁就好像她的姓氏一样,整个人的体温偏低,可是今天她的手,她的脚,她的身体,她的心都是温热的,几乎从来没有过的热,冷宁闭上眼睛,眼角渗出一点点泪水,浅浅的,瞬间隐没在发间。

    向远航亲了亲她的脸颊,闭上眼睛继续睡觉。他想了多久这样的日子,可以将自己喜欢的女人抱在自己的怀里,多么幸福啊。每个人追求的幸福都不一样,在向远航贫瘠的生命里,有一个心爱的女人,自己在外打拼,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就是最美的日子了。

    但是冷宁并不是那种会安心呆在家里等着自己丈夫打拼回来的女人,这就是两者观念上的区别。冷宁虽然来自古代,却有着现代女人都没有的冷漠,坚强。向远航没有想要拘束她,但是昨天晚上当他回来来没有看到冷宁的时候,他内心是恐慌的。而现在,他将冷宁揽在怀里,甚至只要他一动就能随时占有这个女人,内心的满足感是难以描述的。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向远航再次醒来已经是下午了,他做了饭和冷宁两人吃完之后,就回自己店里去了。这些天,他在店里的时间不多,因为更多的时间向远航都在外面跑,看能不能有合适的店面开他的分店。

    这次,向远航想要开一家西餐厅,所以位置,装修,等等一切都很重要,他很忙碌,而当他回店里的时候,就能看到表嫂拉着自己的妹妹在店里坐着一副等他的模样。

    向远航皱眉,依旧好声好气的和她们打招呼。但是表嫂却笑眯眯的摆摆手,示意他自己去忙自己的。当有人喊老板结账的时候,表嫂就上去,飞快的算好了钱,帮忙收钱,找钱。

    向远航见此情况也没说什么,他以为是自己表哥让表嫂来帮忙的,看自己忙不过来。表嫂一边收钱,一边对自己妹妹道:“红梅,我跟你说,你一定要把向远航看牢了,看我是怎么收钱的以后你就自己过来帮他收钱,这一天下来的流水,你就清清楚楚了,你算算看他的收入一年下来能有多少,就算你大学毕业,找个小白领,挣的也许还没人家多呢!”

    李红梅并不觉得做这样小本生意有什么好的,她追求的是爱情,而不是金钱!表嫂见她不乐意,当时就不高兴了:“你到底懂不懂,你以为你姐姐哪里来的钱贴补家里?还不是靠着管着你姐夫的钱,然后每天自己从流水里拿一点存下来,才有钱贴补娘家的?你以为我的钱都是你姐夫给的啊?没有一个男人会喜欢自己老婆拿自己辛苦挣来的钱贴补娘家的。小本生意的老板娘是最好做的,自己老公天天在眼皮子底下

    “可是向远航又不是我男朋友,也不是我老公,我怎么可以这么做的?”李红梅不满的拉着自己的姐姐说道,她很不喜欢自己姐姐这样市侩的想法,向远航也是每天忙进忙出才能挣到钱,在姐姐眼里,好像只要自己同意,就能将向远航的钱看做是自己的钱一样随意处置,“姐,我一会儿还有课呢,先回去了。”

    见了见了,该说的也说了,李红梅觉得继续在这里待下去自己姐姐还不知道要说出什么话呢。所以李红梅不等自己姐姐说什么,就直接走了,和向远航连招呼都没打。

    表嫂见李红梅走了,便对向远航道:“远航,你也见过我妹妹次了,你觉得我妹妹怎么样啊?”

    向远航总算知道了这个表嫂根本就是到了黄河都不肯死心的,于是向远航对表嫂道:“表嫂,我真的不适合你妹妹,而且我就快要结婚了。”

    “结婚?跟谁?”表嫂绝对不能接受向远航会娶自己妹妹以外的女人,“那个冷宁?这个女人消失了这么多年,一来就跟你要钱!你竟然要和她结婚?你难道忘记了她杀过多少人,这个人根本就是个恶魔!”

    表嫂的声音不自觉的大了起来,店里的食客都看了过来,向远航皱眉道:“表嫂,你别乱说话!”

    “我怎么乱说话了?”表嫂越说越激动,“如果不是背了那么大的一个案子她怎么会消失这么多年,而且警方都说她死了,她却回来了?这个人到底是人是鬼还是个问题呢!!”

    “越说越离谱!”向远航觉得自己表嫂简直就是不可理喻,“她当然是人,怎么会是鬼呢?!”

    “那你的意思是,她压根儿就没死,警察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只是她为了逃脱法律的制裁才消失的?”表嫂话说道这里,计上心头,对啊,既然冷宁没有死,就应该为那年的那场绑架案杀死的人背负法律责任,应该去坐牢,而不是这么逍遥自在的在外面晃悠,甚至阻碍了自己妹妹的好姻缘。

    “表嫂,我劝你说话当心点。”向远航看了一眼那些一脸看热闹的食客,拉着她就走出店外,来到一个小巷子里,对表嫂道,“你别打什么主意,冷宁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我是惹不起她!”表嫂道,“我干嘛要去招惹她,万一她不高兴了,哪天来杀死我都有可能呢!”

    向远航眼神阴沉沉的看着表嫂,她说的不错,如果让冷宁知道自己表嫂有可能在背后搞什么小动作,他也不能保证冷宁会作出什么。至少,他见过冷宁当初的残暴。那日的情景,他一直压在自己的心底,不愿意去碰触,才能渐渐的让自己恢复正常。

    表嫂被他的眼神看的有些害怕,向远航一向都是阳光灿烂的,何曾用这样阴森的眼神看人,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表嫂想,都是冷宁这个女人出现才使得这么好的一个年轻人也跟着阴郁了起来。(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