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刺客女友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死!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甄锦媛终于认清了何清水已经彻底变态,完全没有道理可言。她的心里生出一个恶魔,她想要将眼前的男人碎尸万段!

    何清水沉浸在自己的设想之中无法自拔,因此没有发现甄锦媛的神态不对。

    他走到甄锦媛的面前,掐着她的下巴,道:“你现在一定恨不得我去死吧,可惜你应该是看不到了!”

    甄锦媛一步一步的往后退,何清水也跟着一步一步紧逼,一直到甄锦媛靠到了梳妆台上,何清水索性将甄锦媛一抬,让她坐在梳妆台上,自己则挤进了甄锦媛的两腿之间。

    “今天怎么不反抗了,这么配合?”何清水轻声细语的询问着。

    甄锦媛没有说话,手放在后面在梳妆台上摸索,希望能够摸到一个合适的带着攻击性的东西。何清水将她的裤子脱了下来,一边脱,一边骂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穿裤子的,这么麻烦!”

    甄锦媛没有说话,脸上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而何清水终于褪下她的裤子,丝毫不给甄锦媛准备的时间。

    看着甄锦媛不亲不愿的模样,何清水就觉得浑身上下都有使不完的劲来折腾她!甄锦媛整个人都靠在了镜子上,这种姿势她就没有舒服的感觉,加上何清水从来不会考虑她的感受。

    终于,甄锦媛在桌子上摸到了一把她用来修指甲的锉刀,甄锦媛一边痛苦的喊叫,做出挣扎之势,让何清水越发投入没有察觉到她的动作,她猛地抱住何清水,然后将锉刀往他的脖子上扎了进去!

    何清水吃痛的离开甄锦媛,一手捂着脖子,另一手想也没想给了甄锦媛一巴掌!“臭婆娘!竟然该扎我!你不要活了是吧,那我就成全你!”

    甄锦媛再他退后的时候,将锉刀拔了出来还握在这里,一边从梳妆台上下来,白色的梳妆台上有一些殷红的颜色,是她的血!每一次,何清水都会将她弄得撕裂,继而流血,他就是一个恶魔,现在说起********对于甄锦媛而言只有恐惧没有任何的其他感觉!

    何清水因为脖子上的伤口太痛,而跪倒在地上,甄锦媛见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让他去死,一定要让他去死!!他不死就是自己继续受折磨,甚至是自己死!

    终于求生的本能占据了上风,甄锦媛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走到房间的一个角落,将摆放在那里差不多一人高的花瓶拖了过来,然后高高的举起,朝着何清水砸了下去!

    何清水当场趴下了,血流了一地,甄锦媛滑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尸体。这个恶魔,竟然就这么轻易的被自己打死了,自己终于将这个恶魔打死了!于是,她开始放生大哭,将这短短的一两个月里的伤心难过都发泄了出来!再也没有人可以欺负她了,她终于解脱了!

    甄锦媛生怕何清水还么没死,于是去探了探他的鼻息,果然是死了。她从怔愣中回过神,然后拿出去自己的手机报案自首!

    何清水的死,成了城中的一大热门话题,尤其杀了他的竟然还是他的新婚妻子,当甄锦媛被虐待的内幕被爆出来后,更多人的目光集中到了有钱人的私生活上面去了。

    而何清水的死,也让他逃过了牢狱之灾。当甄锦媛在拘留所里听说宫家所有的不法经营的证据都指向何清水的时候,她开始后悔,应该再忍一段时间,那么他被抓了,自己不就自由了吗?

    现在,甄锦媛也要面对法律的制裁,毕竟她还是杀了何清水,无论他如何虐待自己,如何施暴!

    而另一边,蔺蔺将冷宁锁了起来,她才敢进入密室。

    冷宁的双手双脚,被各自绑缚着,整个人像一个大字型站立着。蔺蔺走到冷宁的面前,笑嘻嘻地道:“几天不见,你看上去憔悴了不少啊。”

    冷宁目光冷冷的看着蔺蔺:“你要么赶紧杀了我,否则,别让我找到机会!”

    “我好怕啊!”蔺蔺抚着胸口,做出一副害怕的模样笑着道,“你都成了我的阶下囚了,还这么横,你可真行!”

    “你想干嘛?”

    “我想干嘛?”蔺蔺一脸无辜的看着冷宁道,“我没想干嘛啊,是你的少主南宫潜,他需要一具新鲜的尸体还魂,我只是帮他做事而已。”

    冷宁死死的看着蔺蔺,不相信她说的话。

    “怎么,不信啊?”蔺蔺道,“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冷宁不再开口说话,她被抓了到现在没睡着过,整个密室都很吵,而且灯开的很亮,亮的让人闭着眼睛也没办法无视的地步。而且周围什么都没有,除了她一个人。时间好像在这里被停止了,没有了任何的意义。虽然冷宁曾经几天几夜不睡觉就是为了盯一个目标。但是现在,她没有目标,无法集中精神,盘腿打坐也变得艰难了起来。

    她知道自己精神涣散,就是蔺蔺等的可趁之机,所以勉强让自己集中精神和蔺蔺对答。

    蔺蔺将冷宁的头发拨到一边,露出冷宁脸上的那道浅浅的疤痕,她的手在冷宁的疤痕上来回抚摸,然后道:“真想看看当初你划下这刀的时候有多恨,我的哥哥脸上的疤都比这个深呢,怎么你有力气划别人的脸,划自己的脸就不舍得了吗?”

    蔺蔺说完,从自己的裤兜里掏出一把折叠的瑞士小刀,然后将它打开,刀尖在冷宁的那条疤痕上来回游走:“你想不想再尝尝脸被划花的滋味?”

    “你高兴就动手啊。”冷宁满不在乎地道,“就怕你没那个胆子!”

    “我没胆子?”蔺蔺闻言,愤怒的将小刀随手一划,割破了冷宁的衣服,在她的胸口划出一道血痕来,“你看我有没有胆子?”

    “呵呵……”冷宁像是没有痛觉似的,冷笑了一下,“你继续啊,我倒是想看看你还有什么花招!”

    “我会让你知道的!“蔺蔺拿了一把刀,上前将冷宁的想要将冷宁的手筋脚筋挑断,但因为她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用刀像是在用锯子一般,挫着想要切断。

    冷宁因为吃痛,而皱起眉头,却硬是笑着道:“这就所谓的手段?小儿科!”

    蔺蔺闻言,表情越发狰狞,可能是发现自己的确不适合干刑罚这种事情便叫了自己的手下进来,那个人手脚利落的将冷宁的手筋脚筋挑断了。

    “她背后不是有个纹身吗?”蔺蔺忽然想起来,“不如这样吧,我们把它整个儿剥下来,这样你也可以看看你背后的纹身到底是什么样的,你一定很好奇把?”

    说完,她就示意自己的手下动手。那人听闻自己老板的吩咐,握着刀的手抖了一下,但还是走过去,在冷宁的后颈处划开一个十字,然后慢慢的开始剥她背后的皮肤。

    因为他也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一不小心就会连肉带皮一起削下来,尤其是血水的渗出,然后这项工作显得格外的艰险。

    蔺蔺拿了把椅子,好整以暇的看着冷宁的表情,看着她因为疼痛脸皮不自觉的跳动,虽然她一直试图保持着冷静淡定的模样,可是却骗不过蔺蔺那样仔细的观察的目光。

    “很痛吧?”蔺蔺笑啊笑,“也许你求求我,我就会放过你了。”

    冷宁根本不信她这样的话,“我很享受呢,你继续啊。”

    蔺蔺闻言,整个脸都拉了下来,她最讨厌别人死鸭子嘴硬!就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来电竟然是江淮!他从来不主动联系自己的,今天怎么会想到自己的?

    蔺蔺接起电话,江淮在那边说到:“你在哪里?”

    “我在我们老宅啊,”蔺蔺笑着回答,“你今天怎么想到找我了,想我了吗?”

    “是啊,我想你了,我可以过去看看你吗?”江淮小心翼翼的回答。

    “好啊,我等你。”蔺蔺娇羞的挂上电话,江淮说想她,想来看她!她就知道,自己对江淮的一片苦心,一定会有一天能感动到他的!皇天不负苦心人啊!“你们慢慢享受你们的乐趣吧,我要先去洗澡打扮了。”

    冷宁不知道是谁打电话给蔺蔺的,但是她知道现在是一个机会!身后的男人,不小心又切到她的肉了,于是她发出一声呻吟,用一种楚楚可怜的语调道:“好痛,你小心点啊。”

    那男人闻言,手上的动作一顿,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不该继续。

    冷宁继续道:“你可不可以走到前面来,让我看看你长什么样,这样我死也好死个瞑目。”

    那男人闻言,犹豫了一下,慢慢的挪动着步子,终于还是走到了冷宁的面前。冷宁用一种迷茫而崇拜的眼神看着他,目不转睛,一直到对方的脸慢慢涨红,露出一个类似害羞的表情。

    冷宁因为吃痛浑身上下又是汗水,又是伤痕血水,整个人狼狈不堪,也使得她看上去比平时要柔弱了许多。面对这样一个女人,男性的自尊心会逐渐爆棚,而冷宁需要的就是这个时候!

    “你看我手筋脚筋都被你挑断了,又受了这么重的伤,我实在支撑不住了,你可不可以放开我,让我在地上坐一坐,休息一下?”

    那男人闻言,原本热切的心,一下子冷静了下来:“对不起,没有老板的吩咐我不能这么做。”

    “真的吗?”冷宁一直凝视着男人的眼睛,让他毫无躲避的地方,在这个空间里,只有她和他两个人,灯光太亮,也使得这个空间的温度特别高,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是最容易被催眠的。冷宁虽然在魅惑术上学的不是很精,但是对付对付一般人是足够了,她微微伸出舌尖,****了一下干燥的嘴唇。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就难以忍受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我,我放你下来,但是一会儿老板回来之前我还得给你绑回去。”那男人道。

    “谢谢你的好心。”冷宁终于得以坐在了地上,但是因为手筋脚筋俱断,让她一时之间无法动作。可是她动不了,身边还有其他可以动的了的人啊。

    冷宁是无论身处何地,都不会放弃存活的希望的一个人,她继续用自己魅惑术,对那男人洗脑,她告诉自己不要着急,一定可以出去的!

    而另一边,蔺蔺洗完澡,换好衣服,化好妆,江淮也终于到了。只是当蔺蔺看清楚江淮身后还有一个男人的时候,脸立即拉了下来:“你带他来干嘛?”

    “当然是找冷宁了!”江淮也不废话,直接道,“你把冷宁藏到哪里去了?”

    “冷宁?”蔺蔺不由得重复着这个名字,脸上的表情开始充满怨恨,“为什么你的心里就只有她?!我在你身边这么多年,你还是忘不了她是吗?她都和别的男人同居了,你心里心心念念的还是她?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没有为什么,人的感情如果能够讲道理说的通,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旷男怨女了!”江淮毫无顾忌地道,“你的感情太沉重了,我负担不起。”

    “我不需要你负担我的感情,我只要你回应我的感情!”蔺蔺情绪越来越激动,向远航见状,悄悄离开客厅,在整个房子里搜索冷宁的存在。

    他出去没多久,就接到警方的电话说冷宁消失了,很有可能是被抓了。就在他怀疑是何清水干的时候,何清水被杀的消息就传了出来,甄锦媛在警局说冷宁是被其他人抓走的。

    他对冷宁身边的人事知之甚少,但是当江淮找到他的时候,两人一合计,最终觉得掳人的很有可能就是蔺蔺。当向远航终于走到地下室的时候,他看到冷宁衣衫不整,衣不蔽体的坐在一个男人面前,而那个男人,正在脱着自己的衣服!

    向远航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看着浑身上下都是伤口的冷宁,他拿起蔺蔺坐过的椅子,朝着那男人狠狠的砸了下去。那男人遭受到这么一击,软软的倒在了地上,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向远航红着眼睛跪在冷宁面前,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开口。而冷宁看到向远航的瞬间,总算整个人松懈了下来,明明知道他不过是个普通人,根本做不了什么,但是她却依旧安心了不少!(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