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刺客女友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冷宁,卒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冷宁。”向远航开口,语气里带着颤抖不,眼眶里的泪水似乎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来!这种感觉就像当初他知道自己父母死去时一样,鼻尖的酸涩让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意,“你怎么样?”

    “死不了。”冷宁吐出三个字,对向远航道,“我背上的皮肤被他们剥下了,但是还没剥完,你帮我把它彻底剥掉!”

    向远航闻言,心里一抖,往她背后一看,满眼都是血,接近腰的地方,一整块皮肤颤巍巍的吊着,向远航忍不住眼泪瞬间低落下来,泪水掉在冷宁光裸而且已经没有皮肤保护的背上,滚烫而疼痛,冷宁皱眉,道:“别难过,会长出来还的。”

    这得多痛啊,可是冷宁却还有力气和自己说话,向远航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慌张的从自己兜里拿出手机:“我帮你叫救护车。”

    “等一下,先抱我上去,我要和蔺蔺说话。”冷宁道。

    向远航这才发现冷宁的手脚似乎都用不上劲,再看手腕和脚腕上的伤口和血,忍不住道:“你们还对你做了什么?”

    “没事的。”冷宁说的每一个字已经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有什么话以后再说,现在抱我上去找蔺蔺。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好。”向远航点了点头,想要抱起她,却又无从下手,冷宁浑身上下都是伤痕,生怕碰到了哪个伤口让冷宁更痛。最后向远航像抱一个小娃娃一样将冷宁抱起,双手托在冷宁的臀部,冷宁的手没办法用力,只能用手臂圈住他的脖子。

    他一走动,背后吊在那里的皮肤就跟着晃动,要掉不掉,冷宁咬着牙守着,她一定要让蔺蔺付出代价!

    江淮看着向远航抱着一个血人出来,瞳孔都收缩了一下,他不知道蔺蔺看上去那么天真无邪的外表下竟然有着这么一颗狠毒的心肠!向远航抱着冷宁走到蔺蔺和江淮中间,冷宁对蔺蔺道:“把玉佩给我!”

    “好啊。”蔺蔺将玉佩拿出来,递过去给她,“我知道你不信我说的,但是南宫潜的确是在这个玉佩里面,你要是不信,用你的血沾染上这块玉佩,也许你们就能说上话了。”

    向远航接过玉佩,然后将冷宁放在沙发上,再把玉佩放到她手上。冷宁早就浑身是血,那玉佩不过稍微接触她的手,她就感受到了南宫潜的气息。

    “少主。”冷宁艰难的开口。

    “冷宁,”南宫潜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属下,毕竟是最信任和喜爱的属下,但是为了自己的复活,那么牺牲她一个有什么关系呢?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当蔺蔺提出交易的时候,他将冷宁卖给了蔺蔺!

    “现在我这个身体如此破败,你还想要吗?”冷宁一字一顿地说道。

    向远航,江淮闻言,脸色俱是一变,而蔺蔺则忍不住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

    “要!”南宫潜想也没想就回答道。冷宁的身体他最清楚不过,虽然现在受了这么多的伤,但是恢复起来也是很快的!

    冷宁终于明白了,她对于少主而言始终不过是一颗暂且还用得上的棋子。一旦他需要自己做出牺牲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推出去。蔺蔺所做的一切,都是南宫潜为了自己活命而出卖给蔺蔺的。冷宁回忆起自己在组织里的所有事情,少主在她心里一直都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当她杀了自己第一个心悦的少年郎君时,是少主给了她温柔的慰藉,填补了她内心的空洞。当她第一次任务失败的时候,是少主保护了她免受组织的责罚。甚至,当她被人发现囚禁的时候,也是少主亲自来救的她,现在他要自己的身体,给还是不给?

    “那好,我把这个身体给你,就当是我还你这么多年来对我的关爱之情。”冷宁慢慢的说道。

    “冷宁!”向远航和江淮异口同声的喊道。

    “向远航,”冷宁继续说着话,“能够认识你,让我贫瘠的生命看到其他的颜色,我很高兴。但是我的存在,只能带给你麻烦,我想今天就做个了结吧。”

    向远航走过去,跪在冷宁的面前道:“你舍得扔下我吗?”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向远航,我们的缘分尽了。”冷宁目光缱绻的凝视着向远航,“也许,下一辈子,我们可以再续前缘。”

    蔺蔺见状,笑着道:“既然要死,那么就赶紧的,别说废话了!”

    “好啊。”冷宁说着,从嘴里吐出一枚银针,直直朝着蔺蔺飞去,没入了蔺蔺的颈项!

    蔺蔺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扎了自己一下,然后就感觉浑身都发麻了,她恐惧地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要死,肯定也得拉上你做垫背啊!”冷宁说完,对着玉佩里的南宫潜道,“现在你复活在我的身体里也不用怕了,没人能够操纵我的身体了。”

    南宫潜心神大震,他没有想到冷宁竟然会做到这一步,而向远航知道自己撼动不了冷宁所做的决定,但是他不想让她死啊!

    江淮自从看到冷宁那副样子之后,就立即打了,叫救护车。可是冷宁还是没能等到救护车就没气了。之前她也是强吊着一口气,现在什么都做好了,她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冷宁完全没有了求生的意志,从她在南宫浅的口中知道自己在南宫潜眼里不过是一枚无用的弃子,心里的防线就彻底崩塌了,哪怕看着向远航哀求自己的眼神,也无法让她激发出自己的求生意志。

    所以,死,对于冷宁来说就变得理所当然了,可是向远航想不明白啊!她不是说喜欢自己吗,为什么可以这么轻易就死去?为了一个南宫潜?她说南宫潜是她的少主,真的只是少主吗?

    向远航忍不住想要去怀疑她对自己的感情,她那么轻松就可以放下自己去死,而自己丝毫没有办法。他不仅痛恨冷宁的无情,也痛恨自己的无能,而那个始作俑者已经被冷宁弄死了!

    他抱着冷宁的尸体,不再压抑自己的悲痛,嚎啕大哭,一个大男人哭的像个孩子一样。就在这个时候,冷宁的身体忽然开口道:“放开我!”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