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刺客女友 > 正文 第二章 初遇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稍微洗漱了一下,冷宁坐在电脑前面,打开qq,微博,邮箱。她的qq里只有一个联系人,微博只关注了一个人,而邮箱里保存着以前的邮件,她点了一下写邮件,继续给那个人写邮件:

    今天我找到了一份工作,做保安,公司虽然不是很高但是生活是够用了。你在那边好吗?是不是也有了新的生活,对了我已经从你家搬出来了,你的房子如果不想留着卖掉也可以,不用担心我。我现在一个人生活的很好,等到开始上班以后我会有我自己的同事,朋友,和生活圈。再也不比依赖着你才能活下去了。是不是觉得很欣慰?当初你为了让我适应这里的生活,可没少下工夫,对了我今天又被人搭讪了,当初你说就我这张脸得吸引多少狂蜂浪蝶,现在没了你的专车接送,遇到的人越来越多,被搭讪的机会也越来越多了,你再不回来我可不能保证哪天会被谁给搭讪走了。

    你走了这大半年,我也大半年没跟人动手了,今天去面试的时候和我未来同事动了一下手,结果对方太弱了,没两招就结束了。现在我手痒,也没人可以跟我对招了,不跟你说了,我有些饿了,出去吃饭了。下次聊。

    冷宁点击发送,邮件就送了出去。这样自言自语的邮件她这大半年已经发送很多封了,但是没有任何一封回邮,甚至连阅读的回执也没有,犹如泥石入海。冷宁觉得有些灰心,换了一身衣服,然后拿了钱包和钥匙出去吃饭。她所有的衣服看似普通,却都是根据她的身材量身定做的,而且用的基本上都是真丝面料,轻柔贴肤,她有很多很多这样的衣服,都是那个人给她做的。即使那个人走了,搬出了那个人的家,自己似乎也依然活在那个人的阴影里。

    走出家门,来往的都是附近的邻居,热情的问她吃了没,冷宁微微点头,也没回答,但是对方也丝毫不在意。来到附近的一家小饭馆,冷宁要了一个二锅头,一碟子酱牛肉,然后坐在那里默默的喝酒,吃牛肉。饭馆的老板也已经习惯了冷宁的怪癖,他觉得冷宁是一个很神秘的女人,一个人能喝一瓶二锅头,而且丝毫没有醉意,甚至连脸都不会红,酒喝完了,牛肉也吃完了,然后她会点一支烟,也不抽,就那么静静的看着那支烟自己烧完,这才默默的拿出钱包来付钱。

    进入月下旬,夜晚走在街上迎着风冷宁莫名想到了一首词,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她走到大马路上,往来车辆不断,两边路灯辉煌,生活那么精彩,可是她却只有晦暗。之前她也尝试了换一个生活方式,既然已经脱离了原来的生活,可惜带她走出原来世界的人也消失了,于是生活似乎又走回了原来的老路。

    就在她百无聊赖瞎走的时候,看到马路对面有个男人正打算趁着车子来往少闯红绿灯走过来,就在他走到一半的时候一辆车子竟以惊人的速度冲向对方,冷宁想都没想就一个纵身略过去将那男子带离了马路,而那辆车正好从他们身边擦身而过。那男子一脸惊惶,冷宁放开那男子让他站好,便打算离开。结果那男子却伸手拉住了她道:“谢谢你救我,我叫宫然。”

    “宫然?”冷宁闻言,脸上的神色一遍,她防备的看着对方,“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认识我吗?”宫然觉得对方有些莫名其妙,“我只是想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不用了。”冷宁谨慎的打量了一下宫然,见对方似乎不认识自己,又想道记忆中的宫然是一个中年男子,而眼前的男子这么年轻,声音也不像。也对,子在这里怎么可能还会有她认识的人,“没事的话我就走了。”

    “嘿,别这样。”宫然追了上去,“你身手很好啊,刚才你还在马路对面,现在很少有人能有像你这么好的身手了,而且你还是个女孩子。”

    “这没什么。”冷宁道,见对方缠着自己不放,冷宁有些后悔自己不该多事。最近自己好像有些太过随心所欲了,没了以往的警惕性。尤其是宫然这个名字带给她太多震撼,对方还想继续纠缠,冷宁索性一伸手点了对方的穴。宫然被定在原地不得动弹。冷宁索性一跃,使出轻功几个纵身便消失在一片路灯的灯光里。

    就在宫然心里哀嚎被冷宁溜了,一辆色的suv停在宫然的身边,下来几个衣人架着宫然上了车。这些是什么人?大夜的还带着墨镜,一身衣,宫然立即将冷宁抛在了脑后。现在自己被点了穴,动弹不得,有些后悔自己不应该缠着冷宁想报恩,这样也不会被定身,也不知道那个女人是什么来头竟然还会点穴,轻功这些只在小说里存在的功夫。这下可真是任人宰割了,想到最近身边不太平,而他的贴身助理也一直劝自己不要随意一个人出来,但是他哪里是能在一个地方呆得住的主啊,现在后悔也没用。当务之急是怎么告诉自己的人自己又被绑架了,可是自己都不能动,想要按一下身上的警报按钮都不不行。

    车子开了很久,因为车膜贴的很,根本看不到外面,而驾驶室和后面的位子中间隔了一道帘子,宫然也不知道车子开到了哪里,走走停停的估计还是在市区,只是绕到哪里了也不清楚。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流逝,宫然发现自己竟然开始可以动了,看来小说里也不尽然都是骗人的,至少这个点穴是有时间限制这一点是对了的。因为那些衣人发现他的时候,他不能动弹,因此没有绑住他,一旦可以动了,宫然便不再那么听话了。趁着两边的衣人不注意,宫然出其不意的用手肘将衣人撞开,准备去开车门跳车,结果后脑勺感觉到冰凉的枪管抵着自己,宫然瞬间停住了自己的动作。

    “宫先生,麻烦你配合一下,我们老板只是想请你去做个客。”那名衣人道。

    “好啊,正好我也很好奇谁对我这么有兴趣。”宫然笑眯眯的道。

    他刚才已经按了一下自己袖扣,已经打开了里面的gps,他的助理自然就能找到自己了。

    冷宁早已经回家,换了睡衣准备睡觉。忽然听到有人敲门,她站在门后面问道:“谁?”

    “冷小姐,我是宫然的助理何水清。”

    “宫然?不认识。”冷宁道。

    “冷小姐,麻烦你配合一下,宫先生现在被人绑架了。”

    “不认识,不知道。”冷宁丝毫没有开门的意思,准备去睡觉了。”

    “那你肯定认识蔺会吧?”

    蔺会,何清水话音未落,门便打开了,蔺会看到一个女人,身穿长袖睡衣睡裤,每一粒纽扣都扣的很好,皮肤很白,是那种不见天日的苍白,在昏黄的灯光下也显不出血色来,只有嘴唇,殷虹,仿佛像一个刚刚吸完血的吸血鬼一般,墨色的长发披泄在身后,几乎要到小腿,更是让人觉得有些许的。他在监控里看到这个女人身手了得,因此没有因为她这极具欺骗性的外表而掉以轻心。

    “稍等,我换衣服。”冷宁说完,门又关上了。

    何清水站在门外,身形笔直,在满月的光辉下,显得高深莫测,但是只有他自己内心深处才知道自己现在多么的担心宫然的安危。蔺会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我们打交道这么多年不会不知道,现在绑了宫然去,一个不小心也许宫然就会受到生命威胁。

    不到分钟,门又开了,那个女人将头发编成了辫子甩在伸手,身上一身丝质的连衣裙,裙子的下摆一直到脚踝处,脚上一双布鞋,不露半点肌肤。连衣裙是长袖的,立领,连脖子的皮肤也没有露出来,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偏冷的古典味道。

    “走?”冷宁道。

    “好的,走。”何清水走在前面,领着冷宁来到街口自己停车的地方,然后打开车门道,“冷小姐,请上车。”

    车子一路往市郊方向走,一路上谁都没说话。车上除了冷宁还有个人,坐在后排,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质。

    这个时候宫然已经见到蔺会了:“蔺会,你要见我何必这么大费周章?”

    “你看上去一点都不惊讶。”蔺会坐在椅子上,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打开,抽出一支烟,点上,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烟雾从他的鼻腔里吐出,让人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当然,毕竟不是谁都能做我的对手的。”宫然在蔺会的对面也找了个椅子坐下说话。

    “我还是很敬重我的对手的。”蔺会道,“当然是光明正大竞争对手。”

    “说的好像我用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似的。”

    “安排卧底在我的公司偷我公司的商业资料还不算下三滥的手段?”蔺会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