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小和尚的妖孽人生 > 正文 041 我还以为……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记忆中,刘大婶能说会道,这会儿却结巴了。

    “刘大婶,我爹娘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清一色情绪有些激动,双手抓住了刘大婶的肩膀,摇晃了几下。

    这一晃,刘大婶大脑犯晕,嘴里吱吱唔唔,连个字也吐不清了。

    见此情形,清一色整张脸变得极为难看,一下绕过刘大婶,向木屋奔去,嘴里不断的呼喊着:“爹,娘!”

    王三急忙跟了上去,独留下刘大婶在哪里。

    王大婶揉着额头,嘴里念叨着:“遇事儿找……”忽的一拍手,恍然道:“没错,找村长!”旋即迈着步子,顺着小路跑开了。

    嘭!

    清一色撞开木门,径直冲进木屋,如同一头无头苍蝇,四处乱串。

    木屋并不大,来回不消半盏茶的时间,清一色便将整个木屋看了个遍,可是却没有发现任何人影。

    五年了!

    好不容易下得嵩山,回到熟悉的地方,却没有见到熟悉的人!

    “爹,娘……”

    清一色轻声呼唤,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刘大婶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心想:“爹娘莫不是出了什么事?”一想到这里,面色瞬间瞬间变得苍白无比,一个踉跄瘫坐的地面上。

    咕噜!咕噜!

    房间里寂静无声,唯有火上的粥在翻腾。←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王三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他知晓清一色不好受,缓步走了过去,一只手落在清一色的肩上,安慰道:“不要太担心,你爹娘说不定是出远门了呢?”见清一色没什么反应,又道:“刚才那刘大婶,看她那样子,应该知晓你爹娘的事情,我们去找她问个清楚。”

    听了这话,清一色神色才有所缓和,转过头看着王三,一手撑着地面迅速站起,然后向外走去,王三紧跟其后。

    出得门,四下一看,刘大婶居然不见了。

    王三有些纳闷,怪道:“刘大婶人呢?刚才不是在篱笆外么,这一会儿,怎么就不见了?”又担心清一色着急,说:“这村子就那么几户人家,找个人还不容易,这样吧,我们分头找!”

    “嗯。”清一色微微点头。

    他俩正准备出发,忽的闻得林间一阵窸窣声,寻着声音望去,发现远处的林子里有人在奔跑。

    尽管隔很远,清一色仍旧认出了俩人的身份,一个自然是之前离去的刘大婶,至于另一个,清一色也识得,乃是虎口村的老王头,王村长。

    这虎口村的大小事宜,若说谁最清楚,自然是王村长。

    清一色一见是王村长,立马跑了过去,王三自然也认出是刘大婶,迈步跟了过去,离得进了,王三才看清王村长的容貌。

    一头斑白的发丝,后背微微弓着,杵着个拐杖,却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大爷,此刻被刘大婶抓着一路本来,嘴里不断的喘着粗气。

    隔着还有十来步的距离,便听得刘大婶的声音:“过儿,我把王村长给你找来了,你爹娘的事情,他最清楚了……”忽的一拍脑袋,叫道:“哎呀,我的粥!”然后别下王村长,以更快的速度向木屋跑去。

    这一路跑来,王村长累得够呛,此刻刘大婶别下他,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

    清一色见王村长气息不稳,心中尽管焦急,仍旧耐心等待着。

    呼呼!

    王村长大口喘气,过了一阵,略微平缓了些,才看向王三、清一色,老眼昏花,看了好一阵,才指着清一色,道:“你是过儿?”

    “嗯,村长,是我!”清一色回应道。

    “这个刘桂花,急匆匆的跑到我家,二话不说拉起我就跑,险些没把我这幅老骨头累散架,我还以为……”王村长忽的停顿下来,咳嗽了两声,又道:“过儿,你回来啦,这么久不见,你变强壮了,有我当年的风范!”

    一旁的王三听王村长说话,一阵汗颜,心道:“不愧是老王头,特么还是村长,果然不同凡响……”若不是清一色心情不好,王三还真想问问这王村长,你以为刘桂花拉起去干嘛!

    清一色恍若未觉,挤出一分笑容,道:“村长说笑了!”

    “没说笑,是真的!过儿,其实我我小时候也想学武,强身健体,只是没有这个机会。对了,过儿,你上五龙寺学武,学到了什么本领?”经过这会儿的休息,王村长也算是恢复了过来,杵着拐杖站了起来。

    “村长,过儿没用,用了五年时间,只学会了劈材、做饭。”清一色缓声道。

    “劈柴?做饭?”王村长一愣,转而一笑,道:“会这个也不错,到时候让刘桂花给你说门亲事……”

    清一色心系爹娘,哪里有心思娶亲,打断王村长的话,道:“王村长,为何刘大婶会住在我家?我爹娘呢?”

    “这个……”王村长笑脸一收,言语吞吐。

    “王村长,有什么你直说就好!”清一色说道,他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

    “唉!”王村长叹息一声,道:“你们跟我来。”说完,转身向前走去,玩三、清一色对视一眼,紧跟在后面。

    一路上,他们都没有说话,再加上王村长的步伐很慢,走了许久,才到达了目的地。

    这里是王村长的家。

    王村长的婆娘早年得病死了,平日里,王村长一个人居住在这里。

    “家里有点乱,随便坐。”王村长招呼一声,旋即走到一个角落,拿起一把锄头向外走去。

    “村长,你这是?”清一色不接的问道。

    “去挖一件东西,是你爹留给你的。”王村长说道。

    一听是爹,清一色猛的立起身来,走到王村长面前,一把夺过锄头,急切道:“村长,你告诉我在哪里,我去挖!”

    “呃……等我想想!”王村长,想了一阵,尴尬的笑了笑,道:“这人老了,记性不好,等我再好好想想……”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村长忽的一叫:“我想起了!”

    “在哪里?”

    “在我家床底下!”

    清一色闻言,立即向卧室跑去。

    王三、清一色合力之下,轻轻松松的将木床移开,露出了下面的土地。

    这时,王村长指出了位置,清一色毫不犹豫的挥动锄头。

    啪!啪!

    约莫挖了十几锄头,响起一声脆响。

    清一色立即丢掉锄头,蹲下身来,用手刨土,一个铁盒露了出来,王村长在一旁叫道:“就是它!”

    铁盒卡在泥土里有些年月,拔不出来,用锄头松开铁盒旁边的泥土,费了不少时间,总算是把它取了出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