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小和尚的妖孽人生 > 正文 043 欲练此功,必先……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清一色怀着忐忑的心情,将盒中的东西取出。

    顺势抖下上面的灰尘、铁屑……这时才发现,此物被油纸包裹着。

    这里面会是什么呢?

    清一色看了一眼王三,动手剥开油纸。

    唰唰!

    油纸一点一点的展开,俩人的心,也跟着悬了起来。

    当最后一点油纸被剥开后,王三、清一色终于看到了其中的东西,却是一本秘籍合一封信。

    秘籍有些陈旧,不过封皮上那几个字,却显得有些扎眼。

    七十二式裂魂抢!

    “好风骚的名字!”王三感叹一声,心里有些奇怪,想:“听这名字,这武功应该不差,直接让清一色学不就成了?干嘛还要送到五龙寺……”

    突然王三想到了一个可能,叫道:“莫非……这是与辟邪剑类似的武功,欲练此功,必先……”

    “小三,你在说什么?”

    清一色有些不解,这明明是他爹留下的东西,为何王三比他还要激动呢?

    “啊!没什么,没什么……”王三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这枪法是你爹留下的,又引来他人的窥视,必定不凡,等你学成之后,必定能为你爹、娘报仇!”

    “嗯。”清一色点了点头,握拳道:“到时候,我一定用这套枪法手刃仇人,以告慰爹娘在天之灵。”仇恨的火花在眼中跳跃。

    王三拍了拍清一色肩膀,道:“相信我,你一定会成功的。”微微一笑,目光落在那封信上,道:“打开看看吧!”

    闻言,清一色的手微微紧了紧。

    这封信,是他爹留下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一份遗嘱!

    嘶!

    尘封多年的信封,终于被打开,有着油纸的保护,它保存的十分完整。

    信纸上的字迹,清一色太熟悉了,忍不住说道:“这是爹的笔迹!”然后一字一句的看了下去。

    随着阅读,清一色总算是明白了前因后果。

    原来杨康、穆念慈,并不是他的亲身爹娘,他的亲身爹娘早在十八年前,就已经死了。

    他的亲爹名叫杨戬,为大乾镇南将军,官居正二品!

    以一套枪法名震大乾,更有一杆由玄铁打造而成的宝枪,与霸刀龙雀齐名,人称王枪裂魂!

    可是却被奸人所害,落得个满门抄斩的下场,杨戬将年仅一岁的杨过,托付给一名最信任的下属,也就是清一色的养父杨康,并嘱咐不要传其武功。

    杨康带着杨过躲到了虎口村,可是一个大男人,又怎会照顾小孩,好在虎口村有一位名叫穆念慈的姑娘,帮他打理,才让杨过长大成人。

    在这个过程中,杨康与穆念慈日久生情,在村里人的见证下,结成了连理……

    这些年来,杨康时常到白坪镇打探消息,倒也相安无事,可是五年前,他发现了一群神秘人,以杨康的见识,一眼就认出了这些人的来历。

    匆匆回到虎口村,逃已经不现实了。

    最终,杨康决定将清一色送往五龙寺,他相信清一色在五龙寺出家,生命至少有所保障。

    杨康没有说的是,他这般做,其实还有一份私心,那就是,希望清一色学到五龙寺的高深武功,然后再配合七十二式裂魂枪,未来一定可以手刃仇人。

    滴答!

    清一色的眼泪,终究是忍不住滴落下来。

    这一刻,清一色终于明白,他的……养父为什么送他上五龙寺,为什么还让他记住杨戬这个名字。

    因为,那杨戬是他的亲爹啊!

    王三也看完了信上的内容,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盒子里装着的,是这样一个秘密,心中有些感概,想:“清一色原来是将军之子!”忽的又想:“那七十二式断魂枪真有那么厉害,不用自宫?”想来也不会,不然也没有清一色了。

    “爹、娘……孩儿有错,不该哭,可是我……”清一色望着面前的坟,拼命的忍住泪水,可是心中难受,泪水顺着眼角不断的滑落。

    王三摇了摇头,走上前去,道:“清一色,别忍着了,哭吧!”

    “好男儿,不流泪,当顶天……”

    “顶你妹的个天!”王三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这一喝,清一色不仅呆了片刻。

    王三深吸一口气,道:“你难道没听说过一首歌,叫做好男儿哭吧哭吧不是罪,你难道没听过一句话,叫做男儿有泪不轻弹,那是未到伤心时……”王三表示很气愤,清一色要成为一方侠士,他不反对,可是连泪都不许流,这什么破规矩。

    专家说过,哭是发泄情绪的一种方法!

    “未到伤心时……”清一色念叨着这句话,缓缓抬起头来,望着王三,下一刻,一下扑到王三的身上,哇哇大哭起来。

    这一幕来的有些突然,一开始还吓了王三一跳,不过很快,他的嘴角浮现出一抹笑容。

    不多时,一阵咳嗽声传来。

    “咳咳……”

    王三转过头去,一眼看到了王村长。

    清一色也是发现了王村长,赶紧收起泪水,虽然没哭多久,不过经这么一哭,他的心情好了许多。

    “这个……过儿,你怎么哭了?还爬在这位小师傅身上……”王村长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目光在王三、清一色的身上来回游走。

    王三从王村长的目光中,看到了一丝别样的意思,暗骂:“什么眼神?这王村长果然不是个省油的灯,不愧是王姓,再加上村长二字,合在一起,叫做王村长,就算放在这个世界,思维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

    被一个老头以这样的目光看着,王三还真不习惯,急忙道:“清一色触景生情,爬到我的肩上哭一下。”

    “真是这样?”王村长这话,摆明是不相信嘛!

    “你大爷的,你既然要装,本座就陪你装。”这么想着,王三换了一副口吻,道:“阿弥陀佛,这位老施主,刘大婶一个人在家,夜里你可多要过去看看,以免别人害怕。”

    “那是,那是……”刚一开口,王村长的发现不对了,看王三的目光逐渐变化了起来,就像是遇到了知己一般,开口道:“小师傅,桂花已经做好了斋房,待会儿我俩儿一定要痛饮几杯!”这时,连称呼也改了。

    “出家人不喝酒……”

    “……”

    俩人半推半就,说的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听得清一色云里雾里,最后还是清一色出言,才终止了这一场对话。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