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小和尚的妖孽人生 > 正文 061 狗胆包天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格拉,格拉……”

    日进午时,马车驶出张家,马蹄急踏。

    不多时,速度缓了下来,这时能清晰的听到马车外的惊叹声。

    “这……这是张家的马车!”有人喊道。

    “张家啊!若是有一天我能入赘张家……”

    “啊呸,你就做梦吧!也不看看自己是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

    一路上所听,全是这等言论,到后面王三都快麻木了。

    然而张员外恍若未觉,仿佛是已经习以为常,为王三介绍万春楼的美酒佳肴。

    “大师,你可知万春楼的招牌是什么?”张员外问道。

    “还能是什么,当然是最勾人的那位了……”王三这么想着,他就纳闷了,貌似马车中还有其他人,张员外怎么就不能含蓄点呢!

    可是人家问了,不能不回答是不,王三只能摇头,道:“还请员外直言。”

    “陈年佳酿,女儿红!”

    “啥?女儿红,感情张员外要说的是酒!”王三感觉有些不对,这是不是剧本错了,万春楼头牌不是花魁,怎么成酒了?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贫僧乃出家人,不可饮酒!”

    王三搞不清楚张员外的用意,只好这么说,不过能被张员外提及,这酒应该很不错,若是能弄上几坛上山,鬼长老那里……

    “唉,老糊涂了,忘了大师是出家人不能饮酒!可惜,可惜……”

    “可惜什么?”王三问道。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去万春楼不饮女儿红……”

    张员外话还说完,只听得“吱呀”一声,马车停了下来,紧接着传来福伯的声音。

    “老爷,万春楼到了!”

    张员外应了一声,几人相继走出马车。

    王三下了马车,一看万春楼,瞬间无言。

    感情万春楼是一家酒楼!

    “你大爷的,你一家酒楼干嘛取这名个名字,这不是引人遐想么?”王三略微感到有些失望。

    这时,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走了出来,嘴里喊道:“张老爷子,你怎么来了?”

    “怎么,莫非不欢迎老夫?”

    “岂敢岂敢,张老爷子能来这万春楼,是万春的福气!”

    “万春?”王三一听这个名字,总算是明白了万春楼这名字的由来,不禁多看了面前的胖子几眼。

    万春注意到单一鸣,大笑几声,道:“单公子也来了,可真是稀客啊!”

    忽的有看到王三,询问道:“这位是?”

    不待王三开口,张员外率先说道:“这位是五龙寺新任斋堂首座,小三大师!”

    万春眉头一挑,立马换上一副笑脸,道:“原来是小三大师,大师的名讳,在下早已听闻,仰慕已久,今日一见,果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万春一番话,听得王三目瞪口呆,这马屁拍的真响,难怪能经验这么大一家酒楼。

    “阿弥陀佛!”

    王三打了一记佛语,道:“虚名罢了。”

    一番寒暄之后,万春亲自引着王三等人,前往万春楼的第五层,留下福伯在下面看马。

    能来到这里的人,可都是名声显赫之辈。

    坐定之后,因为王三的存在,几人点了一桌子素菜。

    虽是素菜,却让人食欲大开。

    可是王三呢?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面前满满的一桌菜,闻起来确实是香,想必吃起来味道鲜美无比。

    “大师,请!”

    “员外请!”

    说着,随意夹起一种菜。

    还没喂进嘴里,响起了单一鸣的声音。

    “大师,这道菜叫做如意子,入口丝滑,清香可口,鲜嫩无比……”言语中颇有几分卖弄的意思。

    若是换成其他人,听了单一鸣这番言论,定会觉得此人见多识广。

    然而王三不同,他的想法很简单,只想吃一些填一填肚子,单一鸣这样说,不是存心让他心里难受么。

    “知道得多就了不起么?”

    若不是张员外在一旁,王三绝对要上去,狠狠得抽这单一鸣。

    单一鸣终于看到王三吃瘪,怎会不抓住机会,故意问道:“大师怎么不吃?”

    “吃?你这样说,还叫我怎么吃?”

    王三暗自不爽,却不表露出来,平静的回答道:“菜,无论怎样做,它还是菜!”说着,一口将夹住的如意子吞入口中,然后继续夹菜。

    这一下,单一鸣懵逼了。

    与单一鸣不同,张员外当即眼冒金星,心想:“不愧是未来的方丈人选!”

    “大师慢些吃,不够尽管叫便是。”

    “嗯。”王三应了一声,不再多言。

    他要乘着肚子的饥饿劲多吃一点,不然待会想吃,恐怕都都吃不下去。

    一时间,却是无人说话。

    然而,一个人的到来,打破了这里的寂静。

    来人正是福伯!

    “福伯,你怎么上来了?”张员外不解的问道。

    福伯面露焦急之色,对张员外的话置若未闻,竟不顾礼数,径直跑到张员外身边,附耳说了什么。

    随着福伯的诉说,张员外的面色瞬间大变。

    碰!

    张员外一手拍在桌上,怒道:“好大的胆子,居然欺负到老朽的头上来了!”

    “伯父,何事让你如此震怒?”单一鸣问道。

    “哼!”张员外冷哼一声,道:“这红衣佛狗胆包天,居然掳走了小雨!”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