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小和尚的妖孽人生 > 正文 018 是男人就得持久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玄龟傻眼了!

    他想不明白,那位斋堂师兄明明答应了他,为何又不承认呢?

    这一刻,玄龟很后悔,他后悔喊出那番话来。

    如果他继续保持沉默,到了最后,无论结局如何,都与他无关。

    然而现在,因他的冲动,整件事情的罪名,全落到了他一个人的头上。

    “不,你们……说谎!”玄龟嘶吼道,眼中带着一抹疯狂。

    “放肆,到了这个时候,还敢出言污蔑!”

    道贼暗恨不已,按照原计划,如果一切进行得顺利,让王三失去斋堂首座之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是他没想到,一向怕事的玄龟,到了最后一刻,居然会开口说话,这样无疑是给王三开罪。

    “贼师兄何必动怒,这件事我定会给五龙寺上下,一个满意的答复。”

    说完,王三缓步走到玄龟的面前,喝道:“玄龟身为斋堂执事,忘乎职守,还欲将罪行嫁祸他人。罚你在斋房外跪到第二天天明。记住……脱掉你的上衣!”

    “这惩罚未免有着太严重了吧?”

    深秋的夜,本就深寒,更何况在嵩山上,还让人脱掉上衣,这不是把人往死里逼么?

    玄龟抬起投来,看着王三,眼中充满了怨恨。

    “看什么?还不快出去!”王三怒喝道。

    玄龟怨毒的看了王三一眼,缓缓起身,在群僧的注视下,一步步向斋房外走去……

    待玄龟出得斋堂,跪倒在地,王三这才说道:“诸位师兄,不知对小三的处理可否满意?”

    “道贼师弟,你看如何?”圆通方丈说道。

    戒律堂主掌戒律,最有发言权!

    “回方丈师兄,玄龟这件事,按照五龙寺寺规,当仗责五十。小三师弟让玄龟露天跪地一晚,两相比较,后者更为残酷,我看可行!”道贼回答道。

    “希望他能抵御住这夜晚的寒意,阿弥陀佛……”圆通方丈打了一记法号,缓声道:“小三师弟,时候不早了,安排斋房吧!”

    “是,方丈师兄!”王三应了一声,旋即将目光落在斋堂众弟子身上。

    “都跪在这里干嘛?还不快去将饭抬上来!”

    斋堂众弟子闻言,如蒙大赦,纷纷动身……

    不多时,斋房热闹了起来。

    饭桌上,摆放着一碗碗热腾腾的米饭,冒着烟,米饭上零星的点缀着几片菜叶。

    望着碗中的米饭,人们心生感叹。

    饭量小的,终于不用拼着吃奶的劲,吃完一大碗米饭。

    饭量大的,终于可以多吃一点了。

    至于一些饭量特大的,就算加上这些多出的米饭,他们仍旧不够吃,可是斋堂储备的粮食毕竟有限,不可能满足所有人。

    只能说现在的规矩,合理的分配每餐的粮食,做到不浪费一粒米饭。

    “开动!”

    圆通方丈的声音,如同一道魔咒,让所有人动了起来。

    乒乒乓乓!

    碗筷碰撞的声音此起彼伏,充斥整个斋房,王三才吃吃下几口,便有人吃完退出了斋房。

    “至于么?都到碗里的饭,难不成还会飞了么?吃那么快干嘛?”

    这一愣神,王三发现四周的首座,同时放下了碗筷,包括圆通方丈也是如此。

    一眼看去,碗中空空如野!

    “小三师弟愣着干什么,快吃啊!”一旁的普快监寺含笑道。

    王三“噢”了一声,埋头苦干,片刻之后,终于吃光了碗里本就不多的米饭。

    “小三,你这个速度不行啊!”有首座说道。

    “什么叫速度不行,我这叫持久,懂么?是男人就得持久!”王三反驳道,哪知说完才发现不对,急忙改口道:“我的意思是吃久,吃饭的吃,永久的久。”

    “吃久?这与男人有什么关系?”罗汉堂首座问道。

    “又是你,一个和尚干嘛那么八卦!”王三记得,中午他准备离开斋房,正是这罗汉堂首座突然向他问话,才没顺利走出斋房。

    王三深吸一口气,胡扯道:“呃……这个,我的意思是说,男人吃饭就得久,我们是僧人,自然要快些吃。”

    “阿弥陀佛,不愧小三师弟,悟性果然不凡,话语之中暗藏禅机!”圆同方丈称赞道。

    其他首座纷纷点头,嘴里念叨着着王三那句话,面露思索之色,看那模样,分明是在参悟其中的玄机。

    “是男人就得持久!恩……果然有很深的禅机。小三师弟这句话看似说得吃,似乎还有其他意思,因人而异。比如我的理解,是男人就得有一颗持之以恒的心!”

    “持之以恒……“王三的嘴角抽动了一下,看着众首座认真的模样,一阵汗颜,他随口一句话,再加上胡乱的解释,居然成了禅语!

    这禅语未免也太廉价了吧?

    “方丈师兄,我看这句话可记入我寺典籍,标注为斋堂首座小三的禅语,藏于藏经之中,流传于后世。”一名首座提议道。

    “这个提议不错!”圆通方丈点了点头。

    “啥?我没听错吧,居然还要记入五龙寺典籍!”

    王三一阵头大,语录记入五龙寺典籍,本应该一件高兴的事情,可是王三却高兴不起来。

    因为,禅语旁还要记上王三的名字,这若是后世之中,有那么一个聪慧绝顶的人,明悟了其中真正的含义,那他不是要遗臭万年了么?

    “方丈师兄,能不能不记上我的明惠?”王三试探着问道。

    “必须得记上!”罗汉堂首座先一步回答道。

    “你大爷的,你诚心跟我过意不去么?”王三暗自恼怒,这个罗汉堂首座,屡次出言,终于在王三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罗汉堂首座,法号道姑!

    果真是人如其号,女人般的法号,女人般的心,估计是更年期到了。

    “小三师弟,我知道你淡泊名利,不求这些虚名。不过有生之年,能有一句禅语记入五龙寺典籍,如同骨灰坛入五龙塔,那是一种无上的荣耀,会得到我佛的认可……”

    “诸位师兄,你们慢慢议论,斋堂杂事繁多,我先走了!”说完,王三转身向外走去。

    “小三师弟,忘了问了,你头上的两个大青包是怎么回事?”罗汉堂首座喊道。

    王三一个趔趄,险些跌倒,斋堂形势不妙,他早就忘了青包一事,此刻罗汉堂首座一问,王三这才想起。

    当着这么多人,顶着两个青包,还一副意气风发的模样,这算什么事儿啊?

    王三缓缓的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喊了一声:“摔的!”然后匆匆向外跑去。

    天色已经完全暗淡下来,一轮明月当空,王三借着月光,向五龙塔的方向走去。

    各堂首座相继离去,不多时,斋房静了下来,唯独玄龟一人跪在斋房之外。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