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七零农村鬼事 > 第277章
    “昨天听灵灵说,她大学是打算在北京读的。她在北京这边有亲人在吗?不然她还要找住的地方才行。”只要是经济条件允许的话,没人喜欢住宿舍,都会住在外面。

    住宿舍虽说人多热闹,但是同样也没有什么隐私。刚开始认识也不知道同宿舍人的品性怎么样。要都是好的,那自然是好,但只要有一个极品,那住在一起别提有多糟心。

    丁蕊玲回答。“灵灵的爸爸升职了,过段时间就要调到北京来上班,所以灵灵一家人现在要搬到北京生活了。”

    韩蕾一听赶紧问道。“搬到北京生活?那房子有没有买好?虽说离开学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可是房子买了也不一定能马上就入住的呢。而且要选个好点的位置才好。”

    看着韩蕾很是为灵灵买房的事操心,丁蕊玲解释。“我已经跟旭尧说了房子这件事。你说的那些他都会考虑到的。”

    “至于房子不能马上住这一点,就不用担心了。在北京不是还有我家吗?”

    韩蕾表面上点点头算是附和傅阿姨的话。但她脑海里面空如其来的闪过一个念头。那个念头出现后,就一直停留在了脑海里面挥之不去。她阴的笑了笑。

    她现在知道她今天要带灵灵去哪里了。今天去的那个地方就目前的王家来说,还真的是再适合不过了。到最后,说不定可以让自己也开开眼界。

    想相,简直是一举数得。对未知事物旺盛的好奇心让韩蕾越想越开心,恨不得饭都不吃,现在立马就出门,去她想的那个地方,然后解开她心中那个长久以来的那个谜团。

    当然她也知道这是不行的,不说在场的几位长辈们肯不肯放人。要王伶韵不吃饭就跟她出门,她还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

    韩蕾心里急的很,但还是等着王伶韵她们打完太极,然后王伶韵又回房间换衣服下来吃早餐,终于在吃完饭后,韩蕾迫不及待的跟大人们说声再见,就拉着王伶韵出门。

    王伶韵刚放下手里的碗,就被韩蕾拉着走。王伶韵以为又是要去见韩蕾的那些朋友,就不再跟她一起出门。想到这里她开口说道。

    “小蕾姐这么着急是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有事的话,你去做就好不用陪我的。”

    韩蕾赶紧摇头。“不不不,我没事。我今天就是专门来找你玩的。刚才我听傅阿姨说你们家要搬到北京来住,只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房子。我知道有一个房子不错。”

    “面积大、房子所在的位置也很好,价格更是低到你不敢相信。”韩蕾滔滔不绝的说着等会要介绍的那个房子。

    听到韩蕾说有个位置好的房子介绍,并不是见一些不认识的人后,王伶韵打消了回去的想法。跟着韩蕾边说话边上了车。“这么好的房子,怎么刚巧就被我碰到了呢?”

    韩蕾给了个‘聪明’的眼神,解释道。“这倒不是什么巧合。这个房子已经空了七、八年的时间没人住了。房子现在的主人是想要卖掉,可是没有人敢买。”

    主人想卖,却没人敢买,王伶韵瞬间就想到了二个原因,一个是被那种有势力的人看中了房子,不让别人买。二来嘛,就灵异方面的原因。

    王伶韵觉得应该不是第一种,主人都想卖了。卖给谁不是卖啊,真要有势力的人,怎么会让房子空七、八年都没卖呢?那应该是第二种了。“房子出过事?”

    韩蕾点点头说。“没错,那个房子在好几任的房主前的那一任房主,就是死在那个房子里。全家老少全部死了,而且死状惨,现场看着很诡异。”

    “全家人都死了,那个房子就被那一片的社区给征收了。卖给了别的人。过后那个房子就传出闹鬼的说法。但因为那个房子的位置以及面积都很好,过后有四任不信邪的人贪便宜买了那所房子。”

    “只是到最后,无一例外。每一任的房主都在住进去不到三天就搬离那个房子,并且便宜、快速的把那个房子给卖了。现在这个房子的房主却没有前三任房主那么幸运。”

    “前面好几个人的表现,很明显的说那个房子不‘干净’,后来那所房子有鬼的传闻传的越加厉害,弄的在那一片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所以之后再也没人敢买那个房子。”

    “这一任房主现在住在别的地方,这个房子一直空着要卖,却七、八年没有卖出去。”

    王伶韵一听是灭门惨案,而且案子诡异就想听听是怎么回事。并没有因为韩蕾介绍个闹鬼的房子而生气。“这个灭门案怎么个诡异法,小蕾姐把你知道的都给我讲讲呗。”

    韩蕾现在说也只是先看王伶韵的表情怎样,如果生气就不去鬼屋。如果不生气……嘿嘿……那当然就去鬼屋了。现在她不只不生气,而且还问那个房子里面发生的事情。

    韩蕾觉得有门,立即把她以前听说过的事情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讲给王伶韵听。

    “我的学校离这一片不远,有几个同学是住在这里的。有一天在教室里面聊天讲鬼故事的时候,我班里其中一个男同学说的,当年他还有看到过惨案的现场。”

    “死去的那一家不是北京本地人,是在80年代初期搬到这里来的。搬过来有两年的时间。这一家人性子不错,平时见到邻居有什么事,或是不方便的都主动帮忙。”

    “那家的家庭条件从表现来看也不错,慢慢的也算是融入了这里,那一家家里有三个小孩,二个男孩一个女孩。跟我那个同学还有另外三、四个人玩的蛮好。”

    “平时都是你找我玩,我找你玩。那天我同学一吃完早饭就找了另外几个人去玩,四个人又去找那一家三个小孩玩时,却发现那一家的门从里面锁的紧紧的,进不去。”

    “叫人也没人应。几个小孩想着昨天这一家小孩的爸爸从外面做生意回家,今天可能是带着家人出门走亲戚或者是玩去了。小孩就自己去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