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七零农村鬼事 > 第279章
    “两位好啊,你们也是来这里‘玩’的吗?”

    王伶韵但笑不语,韩蕾见这几个小孩问她们话,就回答。“过来看看而已。你们来这儿多久了?有没有看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

    她一看这些人站在这边的样子就知道是来这里干嘛的,她只是不说出来而已。

    那六个人中一个年纪看着比王伶韵还要大一点的男孩子,神情有些失望的说道。

    “白跑一趟呗。那些大人们个个都说这个房子是鬼屋,我们来了却什么都没有看到,我觉得肯定是家里的大人,怕我们过来这边捣……额……玩耍,会被这破烂房子掉下来的瓦片和砖头砸到,故意说了吓我们的。”

    那男的话说完,呼口气。他差一点就把他们经常做的事情说出来了。其他跟他一伙的人也附和着说。“就是,肯定是那些大人吓我们的。”

    鬼屋来过了,四周都看了,根本没有事的吸引他们。屋子里面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再加上现在又来了两个人,这样一来,他们也不能随心所欲的去玩自己想玩的游戏。

    所以几个人对鬼屋就失了兴趣,觉得待在这里没意思,几个人就准备离开去别的地方玩。王伶韵跟韩蕾当然不会阻拦,巴不得这六个人快点离开。

    等着那几个人离开,王伶韵直接就往进门就注意到的那个地方走了过去。旁边一直很注意着王伶韵动作的韩蕾立刻秒懂,有异常!!她闭紧了嘴巴跟了上去。

    王伶韵在进来这个房子时,就看到了有一个男鬼在那个屋顶已经破了的屋子内门口地上盘腿坐着。“你好,你怎么还留在这里没有回地府呢?”

    她不能确定这个人就是韩蕾口中所说灭门案的男主人,说不定是个路过的游魂呢?所以只问了他为什么在这。

    那个男鬼就是一幅呆愣不说话,就像整个世界只有他一个,无视所有的生人。包括王伶韵,还有她刚才的问话,男鬼都没有任何的回应。

    王伶韵不动声色的继续问。“你为什么一直待在这里,是有什么心愿未了吗?”男鬼还是不理、不说话。这个鬼无论怎样只要给个反应让王伶韵能说下去也行。

    可是这个鬼一点反应都没有,王伶韵也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说了。

    一旁的韩蕾虽不知那个鬼有没有说话,又说了些什么,见王伶韵满脸挫败的表情,就知道谈话不怎么顺利。她眼睛转了转,想刺激一下那个鬼,说不定那个鬼就说话了。

    “你是不是罗威,你全家人怎么会都死了,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韩蕾的话刚说完王伶韵就看到那个鬼表情立即就变了,全身黑色煞气慢慢流动。

    本来一直处于无神状态下的男鬼,眼睛慢慢的、阴沉的转过去盯着韩蕾年。

    王伶韵立即挡在韩蕾的前面。时刻准备如果这个鬼暴走了,她立即就能把煞鬼从太极里面换出来保证她跟韩蕾本身没有危险或者说遇险。

    虽说从有煞鬼保护着,但只要是出门在外,她随身都会带几张符咒。她伸手从口袋拿出一张辟邪符给韩蕾让她拿着,能挡个几次鬼怪的攻击。

    “我朋友没有别的恶意,我们只是想要帮你。鬼一直待在人世间,时间长了不是煞气过重不能去地府投胎就是魂飞魄散。你还是尽快回地府比较好。”王伶韵劝道。

    韩蕾从王伶韵护着自己的动作和说的话,就知道那个鬼对她刚才说的话很生气,一时也不敢再说话,安静的躲在王伶韵的身后当旁观者。

    王伶韵见对方继续说。“如果你真的就是我朋友刚才说的那位,你应该还有五位家人,但我看那五位都不在这里,肯定都已经回地府了吧。你为什么不跟他们一起走呢?”

    听到家人,鬼刚才阴沉盯着韩蕾的眼睛低垂下去,终于开口了。“我没脸见他们。”

    她呼出一口气,只要开口说话,能跟她沟通就是好现象。“为什么不敢见他们?你有做什么事情会对不起她?还是……你家人的死……与你有关?”

    等王伶韵最后一句‘与你有关’说完,鬼周身的煞气越加的浓重,并且快速在鬼的周围旋转着。这些都显示跟着王这个鬼的情绪很激动,并且随时可以暴发出来。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以前都没有出事的,可是……只有那一次,只有那一次就害的我全家惨死,连我才七岁的小儿子都被杀了。死了……都死了。”

    煞气旋转的越来越快,这个院子里面长年累月掉下来的落叶被影响的也开始四处乱飞、飘在半空中。但除了这个院子,长在外面的大树叶子却没有任何动静。

    王伶韵对这些无动于衷,但站在王伶韵身后的韩蕾却是第一次碰到这种现象。她心里既害怕又兴奋。有鬼耶,世上真的有鬼呢,她也是碰见过鬼的人了。

    她兴奋归兴奋,但是却不敢从王伶韵的背后出来,人也更靠近王伶韵。

    王伶韵见这个鬼开始诉说着他的事情,她慢慢松了口气,只要愿意说就行。说出来了自己知道其中的原因,鬼也释放出自己的怨气,这样就有了解决事情的希望。

    “究竟是什么事情,害的你全家人死了呢?”她慢慢引诱鬼说出原因。

    这个叫罗威的鬼死后,在家人还没有去投胎的时候,就躲起来。后来家人都离开去了地府,他就待在家里再不出去,没有跟别的鬼打交道,更没有跟谁交谈过。

    他对家人因他而死的愧疚就一直闷在心里,悔恨越来越多,怨气也越来越重。闷了这么多年一直没能说出来,现在碰到王伶韵这么个诉说的对象,他忍不住的想说出来了。

    “以前我家穷的很,家里人天天吃不饱。我妈就是为了让我们活下去,把自己给饿死了。在我家老三出生后,为了钱,经过一个村里的人介绍,我成了一个盗墓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