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七零农村鬼事 > 第288章
    就在这时,突然一股强大的水流一下就冲向了四人,在前面的铁笼也是被强水流给带的剧烈摇摆起来。

    幸好之前有用网子把东西都给紧紧的固定住,不然铁笼里面的东西肯定都撞破了或者是漏了。

    普通的暗流的话,有煞鬼护着的王伶韵根本不可能有什么事情,顶多就是人被冲离点距离。

    但这一股暗流除了大和冲击力强以外。还蕴含着大量的的阳气,煞鬼只来的及把王伶韵护在他们中间。

    一直紧紧守着王伶韵身边的傅旭尧也同样被煞鬼护在了中间。另外二个跟着他们的军人则是被冲散,不过在冲散后那两个军人则没几分钟就平安的到水面。

    到了水面,现离打捞船并不远,然后就游了回去。

    蒋长在知道底下出事后,第一时间让人赶紧观察海底下的情况,一现暗流平稳下来,立即就组织人员去搜救。同时在心里骂自己个乌鸦嘴,还真被他给说中了。

    底下真的产生了暗流,傅旭尧跟那个小姑娘被暗流给卷的人不见了。

    还没让人高兴、高兴沉船里面的东西都打捞起来了,后面就给了这么大的惊吓。

    蒋长拿着高倍望远镜警惕的盯着早晨看到的那十几艘,靠着那些灯光来判断对方有没有移动,一边吩咐旁边的副官。

    先让一艘装着打捞东西的船先走,另外派一艘船做护航跟着一起走。

    虽说2o海里处的m国军舰停了一天都没有过来,但保险起见还是先把东西运回国。这样美国派再多的军舰过来都别想把东西抢走了。

    他跟剩下的船都留在这里继续搜寻傅旭尧跟那个小姑娘。但……依他多年的经常来看,他觉得二个人活下来的机率不大。

    据回来的那二个军人说,他们被暗流从傅旭尧跟小姑娘身边冲开,后来几分钟水流的冲击力就停下来。那看样子他们只是被暗流中的水流带了一下。

    就这么一下,就让他们二个人游了近一个小时才到船上。更不用说可能正好在暗流中被带走的二人呢?

    而傅旭尧他们一个虽然懂水性,但毕竟不是像海军一样天天在海里泡着。水性肯定比不过他们,另外那个小姑娘就更不用说了,根本连游泳都不懂。

    加上现在是晚上根本看不清楚海上的情况。搜救行动效果很低。能做的,也就是让小船以他们这条船为中心,在海上四处找。

    今晚能找到人最好。不然……等第二天天亮了,他怕……只能看到漂在在海上的几块布或者是残肢了。毕竟海里的食肉类的鱼和动物也不少。

    就算是没有碰到攻击性的鱼或动物好了。二个人现在不知道在哪里。今天二个人都高强度的工作一天,晚上没吃饭,还要在海里保持十几个小时不睡觉不淹死。

    这样一分析,二人能活下来的机率真的跟被大晴天被雷劈中差不多了。

    蒋长愁的眉头已经皱成了螺丝,他觉得回去后,他可能要提早退休了。

    说到王伶韵这边。那股冲向她们的暗流并不是倒霉碰到的,而是那几个守着沉船一直不肯离开的鬼合伙弄出来的。不过……那是以他们自己的灵魂为代价。

    他们讲能力比不过煞鬼他们,自己弄的那些阻挠行动,煞鬼轻松就能解决。

    那是他们守了九十几年的宝贝,现在那些人带着那几个厉害的鬼跑来抢他们的东西。他们当然不甘心。可他们几个打不过又拼不过。

    只能躲在一边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把东西一个一个的拿走。越看越恨、越想越气。

    恶向胆边生,什么都不顾了。其中有一个鬼就想到一个办法,那几个鬼跑到离这边有点远的一个活的小火山口。这个小火山前几年有喷过一次。

    那个时候,虽说他们几个是死在海里的,也受不了那个小火山喷时的那些阳气,跑到远点的地方躲了十几天,等平静下来才敢回到沉船这里守着。

    他们想到的办法就是,留下来一个鬼在一边,另外几个鬼以他们自身的阴气跟小火山的阳气对撞那样肯定能引的这个小火山小小的喷一次。

    留在一边的那个鬼,到时就引领着火山喷时产生的冲击形成一个以大量阳气产生暗流冲向那几个厉害的鬼。

    他们也知道,自己几个人在那一股阳气里面估计也会消失,但是,消失又怎样,最起码他们能让那几个厉害的鬼给他们陪葬,跟他们一起消失。

    就这样,在那一股暗流冲向王伶韵时,最后剩下的那个鬼也消失了。但是那股暗流也的确被引着冲向她跟傅旭尧二个,把他们二个带入暗流中。

    正常来说,煞鬼再怎么厉害,也是拼不过大量天地间的阳气。但幸好煞鬼一直住在太极里面,煞气没有全部消除之前,就一直跟太极算是连在一起。

    在这股天地阳气中,太极一直有不断给煞鬼提供阴气,吸走周围的阳气,所以虽然煞鬼躲不过这暗流,但也护住了王伶韵跟傅旭尧二个,自身也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不停翻滚的两人加几个煞鬼,不知道是过了几分钟或是十几分钟或者是更长的时间,更不知离他们之前所在的地方又有多远。

    等停下来后,王伶韵跟傅旭尧就被煞鬼带着把头冒出了水面上。可到了水面上,四周也是一片黑暗,两人想不出来任何的办法可以自救。

    除了海的声音,跟彼此呼吸的声音他们听不到任何的声音。除了天上的星星和月亮,也看不到任何的光点,更不用说打捞船了。

    现在的情形,不要说立刻找到打捞船了。傅旭尧庆幸着现在是夏天,晚上的海水也不太冷,不敢想如果是冬天的话,他们会是什么下场。

    现在没时间去想那些有的没的,现在关键是要找个休息的地方。他们不可能有那么多的精力去支持一晚上不停的动,让自己的身体不沉下去。

    一人计短、二人计长。他跟王伶韵说着现在的情况。王伶韵倒是想出一个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