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七零农村鬼事 > 正文 第5章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时的王老爷子才终于松了口气,孩子平安出生了,而且还是在像老爹说的那样在早晨出生的。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这下好了,自己终于可以达成老爹的遗愿了。想到这里他笑了,可想到老爹又忍不住的老泪纵横。

    产房内董秀秀费力的睁开已经迫不及待要闭上睡觉的眼睛,想看一看自己女儿。奶奶也已经把孙女给包好,知道现在儿媳肯定想看一看孙女,所以一给孙女洗好澡,穿好了衣服就把孩子抱到了秀秀的旁边让她先看看孩子安安心。

    “秀儿,辛苦你了,和你叔说的一样,是个孙女,身体很好,你放心休息吧!”对于这个孙女她也和老头子一样盼了多年了,是她公公当年去世唯一交待的。

    看着女儿红彤彤的小脸蛋,和晃动的小手,董秀秀才安心下来。“嗯,麻烦娘了。”知道后面还要婆婆打理女儿和收拾屋里,大嫂还在公共田做事,这些事都要麻烦婆婆了。

    “你可说错了,生下小孙女你可是我们家的功臣,我们要谢谢你才对,睡吧,多休息,不要撑着了。”奶奶赶紧把孙女抱出门让自己老伴和儿子去看看,她知道他们在外面肯定等急了。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用薄棉被包好,现在虽然是到四月了,天气也慢慢热起来了,但早晨还是有些凉。

    刚一抱出门就被守在门口的小儿子拦着问“娘,秀儿现在还好吧。”虽然是没有听到说不好,但还是忍不住想问一下才安心。冯春花没好气的推开阻住门的儿子,然后关上门,没点眼色,产妇现在在这个房里,门不关上,风吹进去怎么办,产妇现在可不能吹风。

    “没事,秀儿好着呢。都当过一次爹了怎么都不知道不能让风吹到产妇,站到个门口挡着,没点眼色。”平时的奶奶是很好说话的,怕产妇吹着风了对身体不好才发了个脾气。

    “喏,你女儿。”小心的掀开一点挡住刺眼阳光的被角,让小儿子看孩子,不能全部掀开,刚出生的婴儿眼睛可受不了那么强的光。

    王忠军看着闭着眼睛好像在睡觉的女儿,简直是心都快化了。这时一直站在旁边的王伟轩就忍不住了。“爹,让我看一下妹妹,我也想看妹妹。”一直拉着他爹的裤腿晃着。

    王忠军听到儿子的话,一把将儿子抱起来。“好,阿轩也来看看你妹妹。”怀里抱着儿子,眼里看着女儿,想着里面的妻子,顿时整个心里满足了。

    阿轩好奇的看着那小小的妹妹,可是却让他大失所望。“妹妹好丑哇,头发少,皮又红又皱,眼睛都没有睁开,四姐都比她漂亮。”妹妹不好看,可不可以换啊。

    王忠军听这话,气的瞪着眼睛一巴掌拍在儿子的屁股上。“臭小子,说谁丑呢,你刚出生的时候也一样,比你妹妹都丑,后来不是长成现在这样啊。”把儿子放下来,正想抱一抱女儿,却被人截胡。

    “你们看够了,给我抱哈。”老爷子可是忍着让儿子孙子先看了,该轮到自己了。

    王忠军顿时郁闷了。“叔,我还没有抱过呢!”

    老爷子可不管,一把推开他。“去准备出生喜钱,等一会儿,你栓子婶就出来了。”从老伴的手里轻轻的接过小孙女,他已经很久没有抱过婴儿了。还是大孙子出生的时候抱过几次。后来都是看着老伴和儿媳们抱。

    有些手生,看着小孙女好像不舒服的皱脸,顿时更加紧张,动作更加慢。奶奶在旁边看着老伴那紧张的样子,好笑的帮他调整了下姿势。

    调整好姿势看着孙女重新舒展开的眉间,顿时笑了。王忠军却是为自己父亲把女儿抱在怀里笑的整张脸像开了的菊花一样很好奇。除了大嫂家的大侄子,还真没有看到父亲抱过谁。

    而且看着父亲这开心的样子,虽然很想在旁边看着,可是也知道喜钱要准备好,不然一会儿人出来了再等他去拿喜钱就不好看了。

    奶奶也在帮老伴调整好姿势后就转身进屋去收拾屋子,里面的那些盆子毛巾床单子和一些沾上血的东西都要赶紧去洗,不然等血干了就不好洗了,大儿媳、二儿媳都去上工了,接生婆也只是帮忙把产妇给安顿好,别的人家可没有那义务帮你收拾家里,所以只有她现在去做了。

    老爷子抱着他宝贝孙女进了他的房间,刚出生的婴儿可不能一直待在外面吹风。阿轩跟着爷爷后面进屋去,他一个小孩可没有什么事情交待他去做,他可以跟着爷爷看妹妹。

    王曼妮从出生被她奶奶打了一巴掌哭出声没一分钟的时间就睡着了。没有办法,从没出生还在子宫时就一直用力,然后在出生的时候又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婴儿就是娇弱。

    王忠军从拉了之前就留好的喜钱后就等在门口,等着栓子婶出来。免得等会栓子婶出了产房,他不知道人什么时候出来的。王忠军等了一会儿,栓子婶就把产妇安顿好出来了。

    “婶,辛苦你了,没有多少,这是点意思,请您收下。”首先说声感谢,就客气的把喜钱塞到栓子婶的手里。

    看着塞到手里竟然有块钱,给别人家接生也就是个毛块的,还是二哥家的人大方。栓子婶心里乐开了花,但嘴里还是要说着客气话。“看大侄子说的,都是一个祖宗的,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不用啦。”手作势要把钱还给王忠军。

    “莫这样,婶,要被我爹娘知道你没有收下,那我可就要挨打了。您也忙了这么长时间了,钱都不收的话,以后我们家还有小孩出生,哪还敢再去请您啊,我到时可还想要麻烦您呢?”王忠军把栓子婶的手给推回去。

    栓子婶顺势也就把钱收了回去。“既然这样,那我也就不说啥子了,以后你们家的孩子出生尽管来找我。好啦,你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忙,我不打搅了,回去了。”

    栓子婶觉得没有她什么事了,正转身准备回家,刚走没有二步就被老爷子给叫住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