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七零农村鬼事 > 正文 第6章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栓子婶觉得没有她什么事了,转身正准备回家,刚走没有二步就被老爷子给叫住了。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栓子家的,你知道现在家里也不方便,等孩子满月的时候可还要请你来吃一顿啊。”老爷子在听到儿子和栓子家的说话的时候就往外走了。

    栓子家的听到可惊讶了。“这……这还要给孩子办满月?”现在这年月自己吃喝都快吃不上了,没想到二哥竟然还要给个丫头片子办满月,又不是孙子。

    而且他都已经有好几个孙子了,前面的孩子倒是都办过满月酒,可是那些孩子都是在闹红小将前出生的,现在办不说会不会被盯上,说不得要好多的粮食啊。

    自从闹红小将开始,世道越来越艰难,稍微有点出头的就要挨批挨斗,这几年人人都不敢做什么热闹事,就怕被那些红小将盯住。

    还好他们这边地方小人也少,就那么几个红小将也懒的跑到农村来,城市里面就够他们斗的了,人才好过一点,但就算是这样也还是怕啊,被人举报了咋办。

    听说离这边有十几里路的下河村的一家子前年因为前面生了三个女儿,后来生了个儿子太高兴了,所以把偷偷攒的一些鸡蛋给煮了,送给二家关系好的一家二个红鸡蛋和吃了一顿饱饭,不知道被哪个挨千刀的给举报到城里红小将那里,然后那家人给判了个资本享乐主义余孽和生活腐化坠落。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天知道人家就是因为生儿子太高兴了,所以才那么两家每家二个鸡蛋,竟然就被说是腐化坠落,鸡蛋是稀罕东西,可是时间长了普通人家也会弄那么二个给全家人补补身子啊。

    那家的男人为这个被拉去批斗了一个月,后来放回来时整个人已经瘦的只剩一层皮包着骨头,一回来就病了还好是村里面有个稍微懂点医的好心村人教他们去挖了草药回来熬了喝后半个月才慢慢好了,算是活下来了。

    所以现在谁家除了结婚稍微热闹点外,其他什么喜事都不敢声张,就怕被那些坏了心眼的人给举报了。

    老爷子也知道这点,笑着说:“又不是大办,我孙女可是你帮忙接生的,到时也就只是请你到我们家吃顿饭热闹一下,哪里请的起多的人。”他也想为孙女热闹大办,可太招人眼的话,那些个眼皮子浅的小人,和家里人的情绪也都要考虑。

    栓子婶心里嘀咕着:就算是只是自家人吃,既然说了是满月席,可也不能随便弄的,不能随便弄那就肯定要有肉,那些东西不知道从哪里找啊。

    现在能吃顿白米干饭都是好东西啊。那些肉什么的都不敢去想,过年的时候能分点肉,可是那也都已经把肉里面的油都给榨光,成了干干硬硬的一坨,吃着都没有什么肉味只有一股子糊味。不过有吃的她也不嫌是什么东西,能吃饱就行。

    “行,到时候我就厚着个脸来蹭一顿饭啦。”栓子婶笑着答应下来。

    “那就说好了,到那天我叫军子再去请你。”满月酒别人可以不请,接生婆可一定要请。搂着怀里的孙女,老爷子从她出生开始心里就一直不能平静。

    “好,到时你不请我都自己来,好啦,我现在也要走了,这家里还有许多的事要做呢。”现在早晨家里的劳动力都是公共田里面做事了,可是家里面到处打扫、洗衣、喂鸡、喂猪、午饭都要回去准备好。

    “你忙吧,也不占你时间了。回见”

    因为自己父亲在说话,他不好打断,等栓子婶走后,王忠军为难的看着父亲。“叔,真的要办满月吗?到时有人告我们家是资本主义做派怎么办,要不就不办了吧!”

    “整个村都是咱们姓王的,只是一顿满月饭,哪来的资本主义做派了。我做什么坏事啦,难不成生了孩子高兴都不成啊!你看哪个敢举报我。”老爷子可不觉得办个满月是多大的事情,而且他期盼了几十年的孙女出生了,他高兴还不行吗?

    而且依他去世老爹在外的名声和他那虽然不是很厉害,但对付普通人绝对措措有余的道术。他好说话给人帮忙那是听他老爹的话为自家积福,又不是怕事。

    就在这时不知是因为声音太大还是怎样,老爷子怀里的婴儿醒了,而且哭了出来。心疼的老爷子赶紧轻轻抱着孙女轻声哄着,摸了一下屁股上的尿片还是干的。

    “估计是小家伙饿了,你看一下你娘米汤有没有准备好,现在你媳妇肯定还没有奶,先让我宝贝孙女喝点垫垫肚子。”老爷子从自己儿子到孙子这么多个,对小孩哭还是有经验的,不会抱是因为时间长生疏,抱个一二次就熟悉,现在完全不会让孙女不舒服了。

    老爷子怀里的王曼妮是饿醒的,眼睛闭着都还是感觉外面刺眼,不敢睁开,可她说又说不出来,只能靠大声哭来提醒大人。

    老爷子只能是抱着她一边往屋里走一边轻轻拍着。“乖孙女,再等一哈啊,一哈你爹就把吃的拿来了,哎呦别哭了,哭的爷爷心疼呢。”

    王曼妮听到老爷子的话,慢慢的停下哭泣。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因为她哭所以心疼,连一直对她好的院长妈妈都只是轻轻的告诉自己要坚强不能哭。顿时让她对这一世的亲人充满了期待,心里一片暖洋洋的。

    老爷子看着怀里的孙女真的没有再哭了,一直紧紧的盯着她看,不知道她为什么不哭了。看到孙女脸上并没有什么痛苦的表情,而且看着隐隐弯着嘴角好像在笑一样。想着应该没有什么事。

    “哦~我宝贝孙女就是乖,哭一会儿就不哭了,肯定是心疼爷爷呢,是不是?哦~”抱着孙女哄,看着她就觉得心里舒坦。

    而这时端着一碗温热的米汤进到屋里的王忠军看到对着自己女儿说话的爹感觉有些傻。可是他哪里敢说出来,“叔,米汤来了,这是娘一直温在锅里的米汤,灶里之前加了柴禾的,后来火过了(灭了的意思,地方话)现在温度刚好。”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