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七零农村鬼事 > 正文 第7章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叔,米汤来了,这是娘一直温在锅里的米汤,灶里之前加了柴禾的,后来火过了(灭了的意思,地方话)现在温度刚好。”

    “给我。”老爷子抱着孙女一手伸出来,看样子是想亲自喂孙女。

    王忠军从妻子肚子阵痛要生开始,一直到现在,看到父亲表现后的疑问却是越来越重,之前那些孙子、孙女出生可没有这个表现过,就算是俗话说最得老人喜欢的,小儿子大孙子,老人家的命根子。

    不说他这个小儿子和自己妹妹二个以前,父亲都是一碗水端平,就算是大哥家的大儿子出生,老爹都只是抱过几次,可从来没有说给谁喂过饭这些的。

    自己女儿从出生开始老爹就一直很紧张,出生后又是一直抱着不丢,到现在连喂米汤都要亲自喂,这也太反常了。

    但他也不能反驳,只是把装的米汤的碗给了父亲。

    而一直安静站在旁边看着爷爷、爹、妹妹的王伟轩可忍不住了。

    “爷爷,从你抱着妹妹开始,我都没有看清楚过,你能让我看一哈吗?”怨念大啊,本来一直跟着爷爷就是为了看妹妹的,可是爷爷一直抱着妹妹走来走去的笑个不停,也不理他。

    他就只能一直跟着爷爷的屁股走来走去,可是他现在还小,个子矮了就是看不到妹妹,欺负宝宝个子小,宝宝不开心。

    老爷子不高兴了。“有没有点眼力,妹妹现在要吃东西了,等吃完再让你看。”瞪了孙子和儿子几眼,一个个的急什么急,时间长的很,什么时候不能看,老跟他抢。

    老爷子也不想一下从出生被她奶奶抱出来,亲爹都没有看几眼,就让他这个爷爷一直抱着不丢,人家当哥哥的更不用说,当然会着急啊。

    “哦。”不能反驳爷爷的阿轩心里委屈,可没有办法啊,五岁的小孩个子太矮,虽然爷爷抱着妹妹坐在椅子上了,可还是看不到妹妹的脸。

    阿轩噘着嘴转头看到旁边的椅子,眼珠子转了转,立刻跑到旁边拉着椅子挨着爷爷放,站到椅子上才终于能看到了。阿轩心里得意,还好自己聪明,看个妹妹他容易吗?

    在旁边看着女儿的王忠军倒是还好,他大人了,当然不像儿子那么的辛苦,本来是想抱着儿子带他看女儿的,可是看那小子自己想到站在椅子上看,他也不用伸手去帮忙了。

    阿轩等爷爷一喂完妹妹,就跳下椅子想要亲手摸摸妹妹。这下爷爷和爹就没有拦着他了,只说了让他轻点,不然妹妹会疼的。

    阿轩小心的摸了摸妹妹看起来有点皱皱的红彤彤的小脸,虽然说看起来不怎么好看,但妹妹的脸真的好软好嫩哦。他又摸了摸自己的脸,嗯,确实是妹妹的脸又软又嫩。

    看着小孙子一直摸着孙女的脸摸个不停,爷爷拦住了。“好了,你妹妹刚出生,不能一直摸她的脸,不然以后好流口水。”

    王曼妮从醒来就一直听到旁边有人说话,听到那些话的意思知道,抱着自己的是她的爷爷,旁边一个听起来声音磁性的男性嗓音是她的爸爸,不过听着一个年龄小点喊着自己妹妹的孩子叫他爹。

    爹?这都是什么年代人才这样叫啊,难不成自己投胎到古代了?那样自己可真是可怜了。古代的妇女可受罪了。想要看一下是周围是什么样子的,可是闭着眼睛都感觉到外面的光线很刺眼,根本就不敢睁啊。

    只能是安静的听着旁边几个她这辈子亲人说的话来判断现在是什么个情况了。

    “叔,女儿出生了,我想想要给她取个什么名字。”王忠军小心的看了一眼他爹的脸色。

    “要不您给取个名字?”王忠军说完一句话,可看他爹好像有点不高兴,想着他爹从女儿出生以后他父亲的表现来看,立即补上后一句,立刻看到他爹露出满意的笑容。

    “嗯,既然你说让我给取名字了,那也行。就叫王伶韵,伶,聪明伶俐,韵,高韵清风。小名…合五岳于八灵兮,就叫灵灵吧!”老爷子一口说出之前就想好的名字。

    刚说完就想着自己说的太快,让人一听就知道肯定是早就想好的。随即那早已晒的老脸也有点不好意思,假装清嗓子似的转头咳了咳。

    “这名字……行,就用叔你说的名字。”听着这个名字王忠军觉得有点奇怪,之前二嫂生侄女的时候就想用灵这个字,他爹知道后立即跑到县里面的邮局发电报给二哥,硬把那个灵字改为梦字,说这个字比灵字更适合三侄女。

    他爹说灵这个字可不能随便当名字。但老爹给自己女儿取的名字里面的那个伶还只是谐音,但小名竟然叫这个,真的好吗?

    “放心,你老子我心里有分寸,我孙女她压的住这个字。”老爷子头也不抬的说着。

    “你去给你娘搭把手,把院子打扫,鸡和猪喂了,还有把衣服洗了,午饭你大嫂会回来做的。”

    “嗯,我现在就去。”虽然是很想多看看女儿,可是家里事情也是很多,还好是他是在村里做会计,只要把当天的帐记完就行,不用扣工分,和女儿以后有的是时间亲热。

    王曼妮……哦,不对,现在要叫王伶韵才对。王伶韵听到这些只知道自己的名字,可是还是不清楚现在年底是什么年代。唯一的收获是知道自己还是出生在宜城,最起码不用再重新学习别的地方的地方话了。

    可是王伶韵等了半天也没有听到什么别的消息,后来她的精神却是撑不下去了,又慢慢的睡了过去。

    第二次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中午了,动了动手,她整个身体被包在一个暖暖的被子里面,而且身下软软的。听到旁边好像有许多人在说话,包括了上午听到像是她爷爷、哥哥、爸爸的声音和没听过的几个大人声音,隔的有点远没听清说的什么,隔的近一点的全是小孩的声音和一个听起来年纪有点大的女性声音。

    “我妹妹的脸好嫩的,比我的脸嫩多了,我比过的。”这声音听起来就很显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