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七零农村鬼事 > 正文 第20章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等二人把饭做好,菜也准备好后,就去把王伶韵给抱出来。对孙女简直是一会儿都离不开,抱孙女的理由那是好好的,小儿媳还在坐月子不能多抱重物,不然手疼。

    隔了没多久,大儿媳就已经先回来了,大儿子和小儿子没有看到。

    林阿娇解释说:“他们二个去接孩子了。”

    老爷子估计也是,现在几个孩子最大的也就才岁,正是发育的时候,背重东西把孩子压的很了,对身体可不好。

    现在厨房剩下的活就是大儿媳林阿娇做些炖菜和煎鱼,这些菜费时间些,所以要先做。老两口就带着王伶韵在自家院子里玩着。

    等了没多长时间二个儿子就已经带着三个小子和大丫头回来了,王忠国和王忠军二个人一人背一个大背笼(当地一种双肩背的茶杯状竹编制用具,大约.米高),很大的背笼,二个岁的小孩子都可以很很宽松的站在里面。

    别的村子一些家里条件不好的小孩都跟着大人一起在田里面耕田、挖田沟了,就为了多挣些工分,好多换些粮食。

    但王家村里,大多数都是让孩子做些轻活,像锄草之类的,老爷子家的几个孙女,就在家就帮着爷爷、奶奶打理家。喂鸡、打(割)猪草喂猪,和奶奶一起给自家的菜园种菜、锄草。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活也不重,大孩子带着小孩子,既是做事了,也带着小的玩不闹事。

    几个孩子最喜欢的是去打猪草,水沟旁边的草是最茂盛的,带着背笼选好地方,二个小的先去割草,二个大的就去了水沟里面水不是很深的地方。

    选好一段水沟,用泥巴将二头都给泥巴堆起来让鱼不能跑,然后一个在有水草的地方使劲踢水,另一个就在没有水草的空地方捉。

    看着有水波的地方绝对就有鱼。运气好的还能摸到个巴掌大的鲫鱼或者是草鱼和黄鳝、泥鳅、鳖(这个真的有,我爸说她小时候捉过很多)之类的。

    你可别说什么为什么只有你们能弄到,那么多的人早就给摸光了,这个七十年代还没有那种毒鱼的药,也没有电鱼的东西,所以还能留些鱼苗,鱼一般是捉不光。

    而且现在出来打猪草的都是家里岁以下的小孩,岁以上的小孩差不多都跟着大人下田挣工分去了。

    有的小孩是胆小不敢下水沟,有的小孩是不会捉。当然更多的是没有时间去。

    去公共田里做事,那是有限制的,不是你想回去就能回去,个人私事回去一次不管时间长短都要一天四分之一的工分,早晨点半就要集合去田里,晚上不规定时间下工,什么时候天快了就什么时候下工。

    当然如果是有小孩,回去喂奶的话,这是情有可原,会适当的少扣一些工分。

    大人做了一天的事情累的很了,天摸鱼也看不到,所以除了农闲下大雨就会有许多大人跑去水沟里面摸鱼改善一下伙食。其他时间都只有些小孩有时间。

    这也就成全了王伟丰、王伟文、王伟轩、王雅梅这四个了。大点的二个王伟丰和王伟文去水沟摸鱼,另外二个小的就赶紧的去割草,割完就跑去给二个哥哥加油,外加看热闹。

    今天回来的时候,不光是几个小的笑的厉害,二个大人脸上也是笑容满面的,还没有等老爷子问呢,四个小孩都围着爷爷奶奶说了原因。

    “爷爷,爷爷,我哥哥今天好厉害啊,他们二个今天捉了好多条的泥鳅,还有二条鱼呢。”王雅梅首先就骄傲的说出来,那可是她的二个亲哥哥捉的,她哥哥最厉害了。王伟丰和王伟文听到妹妹说的话,半是兴奋半是被夸的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阿丰先是摸了摸头腼腆的说道:“只是运气好,今天去的地方好,所以才能捉的多一些。以前没有这么多的。”

    阿文也跟着哥哥后面高兴说着:“今天的鱼和泥鳅特别傻,一直在我们脚旁边游。我和哥哥明天还去那里打猪草,再去捉泥鳅。”

    老爷子听到孙子和孙女说的话也夸道:“嗯,能捉到就很不错了,比你小叔强多了,他不怎么敢去水沟捉泥鳅呢。”

    阿轩听到爷爷说自己爸爸不敢去水沟捉泥鳅立刻兴奋的问:“爷爷,我爹他不敢去水沟捉泥鳅?为什么啊,我都不怕,爹的胆子真小。”

    阿轩正嘲笑着自己老爹,可是他也不想一下现在时间和地点对不对。所以后脑勺立刻挨了他爹一巴掌。

    “臭小子,昨天让你学的那些字都认得了吗?会写了么?”王忠军有点恼羞成怒。这历史啊,看来要跟自己一辈子了。

    还不是因为自己去几次水沟就倒霉几次,所以他宁愿去那边的大河撒网捕鱼,也不愿意去水沟捉泥鳅和鲫鱼。

    “爹,你教的那些我昨天就会背了,等一会儿我在那边沙地上写给你看,再背给你听。”阿轩可不怕这点。

    阿轩最感兴趣的就是自己爹为什么会怕去水沟里捉鱼呢?明明大人捉的话不管怎样也能比小孩子捉的多。

    “爷爷,你继续说啊,为什么爹怕去水沟捉鱼啊。”阿轩不死心的问着。

    老爷子看着孙子那急切的表情以及儿子尴尬的表情,心里顿时更乐了,也就不再吊孙子的胃口。“哦……那是因为啊……你爹小时候次去水沟捉鱼,三次都捉到蛇,前二次还好,只是水蛇,没有什么毒。”

    看着孙子惊奇的表情继续说着:“最后一次竟然还捉到扇树根(全身红色带些斑的毒蛇,我也不清楚学名叫什么,地方话),所以你爹被吓的从那以后再也不去水沟捉鱼了,情愿去大河那边碰运气都不去水沟。”

    阿轩听到爷爷说的话,情不自禁惊讶的看向爹,真心替自己爹觉得可怜,竟然去水沟每次都碰到蛇,这是什么运气啊。

    看着儿子可怜自己的表情,王忠军真心觉得这个儿子真的该好好教训了,好让他知道,到底哪个才是最可怜的。

    “好啦,我看看我孙子今天捉了多少的泥鳅和鱼,今天晚上就让你妈做红烧泥鳅和盘鳝给你们吃。”老爷子笑着打着圆场,岔开话题。看着他们的劳动成果,也不亏着自己孙子的嘴,笑着许下孙子心底的欲*望。

    “哦,太好了,有泥鳅和盘鳝吃了。”这下子几个孩子都在那开心的又叫又跳的,根本就顾不上去看大人的笑话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