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七零农村鬼事 > 正文 第62章(第一更)
    可是之前他们是没有亲眼看到。这次看着这么小的孩子有模有样的打着太极,还真是让人忍不住的觉得有些好笑。

    上午九点多的时候,王伶韵的爷爷、奶奶过来了。

    王伶韵第一时间就看到了,立刻冲了过去。

    爷爷和奶奶二个也是想孙女想的不行,这从昨天早晨到今天,他们总觉得身边少了什么。

    总忍不住的抬头四处看孙女,没有看到才想起来,孙女跟着小儿媳回娘家祝寿去了。

    整天他们心里都空落落的,想孙女想的不行,所以今天早早就过来看孙女。

    爷爷和奶奶二个接住像颗小炮弹一样冲过来的孙女,忍不住抱了起来。

    “在外公家有没有听话。”奶奶语气还是那么的温柔。

    王伶韵像是想要得到爷爷、奶奶的表扬一样。话中透露着骄傲。

    “灵灵很听话,而且灵灵有听爷爷的话,早晨很早就起床打坐和练太极了,灵灵是不是很棒。”

    其实这几年天天被爷爷带着早起打坐、打太极都已经习惯了。

    “嗯,不错,这次算你乖了。等回家我让你奶奶给你做好吃的。”摸摸孙女的小毛脑袋,老爷子开心的很。

    看来让孙女出门的事要少点,不然他和老伴想孙女却看不到,那多难受啊。

    在他们爷孙二个聊了几句后,董秀秀和她亲娘杜民兰过来了。

    “亲家过来啦,瞧我这小外孙女,我们都没看到呢,她一下儿就发觉了。眼睛尖的很啊(眼睛好的意思)。都进去坐吧,站这晒太阳多热啊。”

    杜民兰扬着笑,带着亲家进屋里,现在王伶韵外公正在陪着客人在聊天呢,是以只有她出来。

    院子里面打了三个临时土灶,一个做饭,一个蒸菜、一个专门烧水给客人喝。

    还有二、三个小炉子炖着一些炖菜。其他的炒菜都准备在厨房里面炒。

    现在都是靠人砍柴、劈柴,整个院子里王伶韵的外婆、舅妈还有她妈妈忙个不停的洗菜、洗碗、切菜,给大厨打下手(做帮手)。

    三个舅专门烧火、劈柴、端东西,也是没有闲下来。掌厨的那位是请的他们千树村一位手艺好的大爷。

    客人都坐在靠着堂屋这边的空地上聊着天,闻着那让人垂涎欲滴的各种菜的香味。

    这个场景是前世的王伶韵没有看到过的,到了现代城里人请客都是在酒店请客,不用自己动手多省心、省力。

    农村请客差不多都是在家里,然后请手艺好的厨子来家里做饭菜请客。

    不是农村的想省钱,不想去简单去城里的酒店请客,是因为如果在家里吃,随便一个请客宴席那是吃三顿饭以上。

    如果去城里的酒店就只能吃一顿饭。那样亲戚朋友会觉得化不来,说主人家小气抠门。

    在家里花的钱也不少,甚至比在城里请客还贵呢,而且人也操心、忙碌。但为了面子还是要这样做。

    21世纪就算是在农村也都是烧天然气,最普通也是烧蜂窝煤,烧柴的很少了。

    因为宜城这边又不是山里,烧个柴还要去几十里外的河东去砍。在附近种的树你要砍?

    可以!一颗普通的杨树要几百,你买不买?

    不想买?你等刮大风、下大雨后等附近那些从树上刮下来的树枝烧?谁知道要等多久。

    在七十年代的宜城哪家快没柴的时候,家里的男人就会拉着板车,带齐三天的馒头这类可以放时间长的干粮。

    去离这边快六十里路的河东那边有一片的小丘陵,小丘陵不高,但胜在地方大。

    土质不好,种不了庄稼,也没什么大树,大多数都是稍微比胳膊粗一点的花岭树。

    这种树做不到家具,当柴烧就刚好,所以这边不禁止你来砍柴的。

    如果不能来这砍柴烧,那宜城这么多的人都没有柴烧,也做不了饭菜。当然如果在那边看到大树,还是不能砍的。

    而且那边还专门安排了守山人,就是怕有人偷偷砍大树。

    这边骂人绝后或者哪家没个儿子,外面都会说,他们家以后烧火的柴都没人砍。

    当然这些话题扯远了。老爷子夫妻二个在王伶韵外公家吃完晚饭后,当天晚上还是带着小孙女回去了。

    理由是,他们忙了一天,还要操心小孩那得多累,他把灵灵带回家,让他们晚上多休息,明天还要早起忙早餐呢。

    明天早晨他们还会带着孙女过来,让她外公、外婆看的。

    董秀秀能说什么呢,当然只有同意。

    原本她还以为今天晚上还可以和女儿睡一晚上,谁知道就被公公、婆婆把女儿带走了。

    第二天早晨王伶韵再跟着爷爷他们去了外公家吃中饭才回家。

    因为她爹妈在客人吃了早饭后,还要帮着董秀秀娘家收拾借来的家具、碗碟这些东西。

    等都收拾好后,拎了些外公家打包给的一些剩下的荤菜,才全家一起回来。

    之后的日子王伶韵还是一如以往的跟着爷爷学习道术。一直到了九月王伶韵被送去上学。

    而且还有个好消息就是王伶韵的妈妈董秀秀怀孕了。

    本来在生下王伶韵后六年都没有怀孕,王忠军他们还以为以后估计就这二个孩子。

    有一儿一女凑成个好字,他们也满意了,没想到竟然还能有老三。这可是让王忠军夫妻二个开心的很。

    时光如水,蜿蜒而过。转眼就到了81年,宜城农民等到了分产到户的通知。

    这在当时的农民听到后,简直不敢相信,还能有这好事,田地还能不要钱的给自己种。

    甚至他们总觉得田地肯定还会再被收回去。即使是后来说每年要交田地税,大家还是没有太相信。

    在宜城这边交田地税也叫做交提成。因为田地税的计算方法就是。

    固定旱地和水田每年的收益是多少,然后提取收益中的几成上交国家,所以交提成的说法,就是这么来的。

    当时分田地,是按每家每户的人口来分,水田和旱田都是每人按半亩田来算。

    因为田地的地方有好有坏,有近有远。让村长来分,如果分到不好的位置谁也不会同意。

    所以就通知每户的出一人做代表来抓阄,你自己抓出来的位置在哪儿那就是哪儿,好坏那怪不了别人。

    老爷子当仁不让的让王伶韵来抽。结果当然也不负众望的拿到了让全家都非常满意的田地位置。

    上半年分田到户后,各家就到自家田地做事,当年下半年秋收后。

    每家都是一直到把粮食拉进了自己家新修的粮仓里,才有一点真实感。

    这田以后真是属于他们自己。只要不是大天灾,人肯下力气,那绝对就不怕吃不饱了。

    当然每年还要交税。交完税后田里面的产出都是自己的。秋收忙完后,王家村高兴的举行了一次全村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