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七零农村鬼事 > 正文 第75章(第二更)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伶韵也很高兴,她想到上辈子电视里面报道,每年过年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硬是挤着春运高峰累的很的回家,大概她现在懂了。

    因为他们都知道,远方的家人在想着自己,等着自己。

    所以是那份对家人的爱和想念来促使他一定要回到家,不让一直苦苦思念着自己的家人失望。

    一见他们二个回来了,奶奶立即叫了儿媳、孙子、孙女都赶紧来摆饭菜碗筷。

    一家人坐在一起边吃边聊今天的事,其实他们二个在皇城那边已经吃了晚餐。

    但当时吃饭时间比较早,而且心里有事只是吃了一点觉得不饿就行。

    后面又是见煞鬼又是摆符阵,等坐车回来,见到大家都没有吃饭的等着自己,顿时又觉得饿了。

    老爷子和王伶韵二个又跟着家人一起再吃了一碗饭。

    晚上坐在堂屋的时候老爷子见小儿子拿着开好的证明和介绍信递给他。

    看着开好的证明和介绍信,他想了想,早就已经决定好要出门了。

    刚才和齐云堪聊天的时候,听到齐云堪说了他是不会动这个墓了。

    那应该就不会有什么事情。那他现在出门也不用担心会有人因这个墓再出什么事情了。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既然达样老爷子也不多拖时间了。

    “忠军,你明天去学校帮灵灵请假,然后去汽车票,我们三个后天上午走。”

    早就商量好的事情,王忠军也不再多说什么,点头答应明天就去买票。

    老爷子吩咐好事情后也不再说这个。大家等消食的差不多了,都各自回房休息。

    一夜好眠。第二天因为王忠军已经去帮王伶韵请假了,所以王伶韵今天就没有过去上学,而是在家里打坐修炼。

    小学的东西她都会了,这一天留在家里学道术,她还觉得有意思一些。

    到了第三天,王忠军赶着牛车送他爹娘和女儿去了汽车站。

    王忠军本人心里还依依不舍着,想着老爹看了他这么多年,所以不会想念他了。

    那女儿灵灵肯定也跟自己一样不舍离开的,正想着安慰几句,让女儿不要太害怕出门。

    他还是太单纯了,等他看到女儿那迫不及待想离开去上车,早已遗忘他的模样后,默默的把那些话又给咽了回去。

    他感觉自己已经被女儿给伤害了,心伤的不行。

    但还是站在那里目送了爹娘、女儿上车后,他才赶着牛车回村,现在村里也是要用牛的时候了。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不能在外面太久,不然的话,他肯定还想等他们坐的那辆车开走了,他才离开。

    从来没有出过远门的王伶韵,刚开始还是很兴奋的。

    可是后面一直只能是看着窗外那些快速闪过的树木和田地后就没有什么兴趣了。

    她们这一路是先要去大堂哥那里,把玉佩给大堂哥后,再去二伯那。

    虽然说一想到二妈就有些不太想去,但看着二伯人还可以的份上,就不再太计较那点的不愉快。

    反正也就是那么几天的时间。

    从来没有出过宜城的王伶韵觉得旅途应该是件能接触到许多新奇的人和有趣的事。

    可是却注定要让她失望了,下了汽车才上午十点多爷爷、奶奶又赶去火车站买票。

    还好现在坐火车的人不多,排了十分钟的队就买到了当天下午三点的火车票。

    然后又去外面的饭馆吃了饭,就进了火车站的候车厅一直在那等着。

    王伶韵虽然觉得这和自己想像中的出门一点都不一样。

    但最起码周围那些陌生的人和事都让她觉得很新奇。

    一等到时间她进了火车里后,那感觉就不太好了。

    虽然不挤,但是车厢里面的味道有些让她受不了。

    因为现在天气热起来了,许多人在赶了一天的车后身上的汗味大的很。

    还有些人可能因为天气热,脚出了汗,就把鞋一脱。

    那味道可真是让人闻之不忘。

    就算是窗户开着,味道不只是王伶韵能受不了,爷爷和奶奶二个人也受不了。

    可是这是公共场合,又不是私人住所,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就带着憋气憋的脸通红的孙女去了每节车厢的门口处通下风,散散那个气味。

    过了没一会儿,老爷子他们三个听到车厢里面渐渐有人在指责那些脱鞋的。

    说的人越来越多了之后,那些人也不好意思的把鞋穿上了。

    老爷子他们又等了一会儿的时间,觉得那些气味应该被散的差不多了,就回到了座位上。

    之后的一路上倒安静的渡过了。

    火车一路摇啊摇,摇到了第二天的晚上,老爷子他们终于到了大孙子上大学的北京。

    对于北京的认识,王伶韵仅有的认识只有电视上看到的那些画面,和后世到处矗立的高楼大厦。

    现在的北京还没有后世那些漂亮的大厦,但是四周闪烁明亮的彩灯。

    整齐的建筑和到了夜晚还不停来往的人流,也让在上辈子一个小城市生活了十八年。

    这辈子生活了八年的王伶韵觉得热闹。

    老爷子和奶奶二人显然没有王伶韵那样的闲情逸致来仔细观察周围的情景。

    下了火车都已经到了晚上了,现在要赶紧找住的地方。

    那些看着很高档的酒店他们就不敢进去了,估计他们身上的钱也就够住一晚了就没了。

    老爷子就离开火车站,沿着大路走了一段距离,终于看到了个不大不小的旅馆。

    进去问了一下价钱他觉得还能接受,就拿出证明和介绍信给了店员交了住一晚的钱就拎着行李去房间了。

    在火车上坐了近个小时,他们也实在是累了。

    但是肚子不允许啊,刚才因为带着行李和急着找住的地方,没先吃饭。

    现在既然已经找好住了地方,就赶紧去填饱肚子去。

    出门时老爷子让王伶韵叫了一个煞鬼出来,这出门在外的,不是怕打劫的。

    而是怕那些小偷。在这国家的首都还没有那么大胆敢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打劫。

    就是那些小偷就管不住。他们身上不管是钱还是那些法器都是不能丢的。

    有了煞鬼在,那他们就什么都不用担心害怕。

    三个人出门去找吃的,想着有旅馆怎样都会有些餐馆吧。

    谁知道再往火车站相反的方向走了一段路都是些卖商品的店面,没有见到几个吃的。

    没办法只好又往火车站那边过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