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七零农村鬼事 > 正文 第136章(第一更)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选好了房子,那就又是一通的搬家和收拾。好不容易赶在王伶韵开学的前半个月算是搞定了家里的事。

    现在就是带着王伶韵去这个街道的小学去报名。把所有的东西都带好了,她爹带她去报名。

    从这以后王伶韵就算是要到城里来上学了。

    现在已经五年级的王伶韵其实就没有在农村那么的放松了。

    在农村的小学时,只要你成绩达到,家长同意,商量好了,学校要求不会太严。

    所以当初王伶韵才能一下子请假了一个月。

    但是刚进城里。老爷子以前几个孙子、孙女都没城里上过学,他很是安分守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没有再天天给王伶韵讲典籍、背心法的。怕会耽误孙女的学习。

    可是又怕自己如果不经常给孙女讲这些,要是孙女忘了或者是分心了怎么办?

    老爷子心里矛盾啊。平时不能说,只能是跟老伴晚上睡觉的时候聊聊。

    他也分散自己注意力的,去跟周围的邻居搞好关系。

    现在搬到城里来,王伶韵有了自己的房间,现在除了小弟年纪小,在爹妈的房间单独摆了张床方便爹妈照看。

    她和哥哥王伟轩二个都有了自己的房间。

    那段日子王伶韵自己看不得爷爷那明明想说,但是又要克制的样子。

    王伶韵就再三的和爷爷说了学校的知识对她来说很简单,让他放心。

    等后面的考试王伶韵拿回来满分的试卷后,老爷子才算是相信了王伶韵的话。

    这下老爷子就又开始得瑟起来。把那些道术摆在了课本知识的前面。

    老爷子搬到城里来后,虽然周围都是陌生人。

    但还是自己家乡啊,听着相同的话,那就会少一点的隔阂感。

    全家搬来的前三天收拾家里。等家里收拾好了,奶奶她们按着这边附近的家数。

    买了几包的糖,每家送上一包。这糖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都爱吃。

    送礼送糖最合适,而且年开始除了粮食和油还要凭票购买外。

    买东西都不再受限制了。这极大的方便了老爷子他们一家。

    而且就算是不受限制,目前的经济水平也没达到老百姓可以天天给孩子买零食吃的地步。

    每家都是在努力的挣钱、挣钱、挣钱。为了自己的以后,为了孩子的以后。

    能存一点是一点,能攒一点是一点。

    所以王家的这个份是送的所有人都开心。而且这样他们也知道王家的家境肯定也是不错的。

    后面再一听啊,那个王家的儿子竟然是政府单位里面上班的,这下大家的态度就更是亲切了。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在政府单位里面工作,那就是端了铁饭碗的。不仅工资高,福利待遇可不是一般的工人能比的上的。

    就这样,本来老爷子他们还有些担心,会因为他们家是从农村搬到城里来。

    让现在的邻居有些看不起,可是现在看来大家还是不错的。

    其实是因为他儿子的工作和他们大手笔送的那些礼物是有关的。

    再加上这里是民居,四周的邻居都还是蛮热闹的。

    所以搬来没多久,王家人在这一片就认识了许多的人。

    老爷子原来担心的没有人聊天,和孤单感的事都被遗忘在脑后了。

    离王家这边不远处有个大大的空地,那种了许多的树,像现在夏天。

    年纪大的人都喜欢去那里聊天,乘凉。

    就连离这有些远,住楼房里的老人家都爱跑到这里来。

    跟这些老头、老太太的在一起。

    这也算是丰富了这些老头、老太太的生活乐趣。

    王伶韵上学后也认识了几个朋友。一个是乐心心,一个叫汤雯悦。

    汤雯悦是王伶韵的同桌。乐心心则是坐在王伶韵的前面。

    其实现在每个班里的同学都是固定的那些,四年级升五年级那也还是原来那些人。

    王伶韵也是一个插进来的,刚开始没有几个人和她聊天。很是有些孤立她的样子。

    这在王伶韵看来并没有什么问题。没人打扰她。她可以安心的看爷爷给她的。

    直到上学一个月后。她看到汤雯悦的脸色有问题,但她们关系也仅限客气的同桌。

    那种事情她也不好说出来。而且汤雯悦的问题并不大。

    只是会让她的身体有些不舒服,多晒晒太阳就没事了。

    汤雯悦和别人聊天的时候也只是说自己有点感冒,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汤雯悦从那天起一直感冒了十天了,都还是没好。慢慢的竟然有些发高烧起来。

    她妈妈还请假带她去医院连挂了四天的吊水,可是前面打,后面就又烧起来,感冒就是好不了。

    王伶韵也是看着汤雯悦在奇怪。按说,就那一点的煞气,正常一个星期就能消了。

    可是这汤雯悦的煞气都十天了,却还是一点都没有消下去。

    王伶韵猜想,估计是沾到鬼了吧。不然的话,不可能拖到现在都没好。

    于是王伶韵在汤雯悦在跟别人聊天说她感冒怎么一直不好的时候插了一句话。

    “我家还在村里的时候,也听说别人有你这样的情况。”

    “通常家长在小孩感冒一直反复,除了继续治疗外,还会拿几张火纸(烧给鬼的那种黄色的纸钱)从头开始擦,中间不间断的擦过胳膊、腿。”

    “擦完拿着那些火纸,避开人,到一个没人的角落烧掉。嘴里还会说着:有怪莫怪,送些钱给你用,你别和她玩了,孩子小受不了。”

    “很多人在第二天感冒就会好了的。”王伶韵说着像汤雯悦这种情况的处理办法。

    “真的吗?你们村还有人跟雯悦一样感冒不好的人?而且为什么要烧火纸呢?火纸是什么?”汤雯悦还没有说话,乐心心就好奇的问了。

    王伶韵当然不会说原因。“也是有些人跟雯悦一样感冒老是不好。我也不知道火纸是什么,但我想大人肯定知道火纸是什么。雯悦可以问一下她的父母。”

    这二年,一些丧葬的东西也开始慢慢的出现,并且纸钱也有人开始卖了。并不稀奇。

    汤雯悦听了这话,点了点头。她真的是被这个感冒拖的时间好久了。她怕打针的。可是现在感冒老是不好,而且还发烧。

    她妈妈见吃药治不好,就把她送去打针了。

    她也反抗不了,只能是在大人的强迫下,打了好几天的针了。“我回家问一下我妈妈。”

    王伶韵见汤雯悦听进去了,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了。

    第二天,汤雯悦来上学了,脸上已经没有了昨天的那一丝煞气。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