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七零农村鬼事 > 正文 第180章(第二更)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幸好傅旭尧的猜想并没有说出来给王伶韵听,不然的话,王伶韵肯定得吓一跳。

    这事情的真相都已经被傅旭尧给猜出来了。

    现在王伶韵看郑兰儿已经出来了,当然觉得已经没有她什么事了。

    当下她就准备跟傅旭尧告辞离开。

    “现在郑兰儿已经安全出来了,那我也要回去了。你们就继续忙吧。”

    虽然傅旭尧并没有说什么内容,但是傅旭尧零星的话语中,让王伶韵明白,这次的任务好像并不简单。

    而且现在也到了爷爷算出傅旭尧命劫的那一年。

    依她看傅旭尧印堂的煞气。估计傅旭尧的命劫就是在这一次的任务里面吧。

    “你要小心安全,我爷爷当初给你的玉佩,你有带着吗?千万不要离身啊。”

    王伶韵还是忍不住的又一次的提醒傅旭尧。

    在现在来说,她对傅家人的印象还不错。所以当然也不忍心看傅旭尧出什么事情。

    傅旭尧听到王伶韵告辞的话,没有阻拦王伶韵的离去,并且还说着再见。

    听到王伶韵后面关心的话,傅旭尧笑了笑,拍拍胸口。

    “玉佩我一直都带着,我也会小心仔细一点保住自己的一条小命。谢谢你的提醒。”

    他现在也觉得王家人是真有本事的人,所以王伶韵说的话,他不会忽略。

    见王伶韵皱着脸,而且还一副担心,一再的嘱咐他。感觉就像他会有……危险?

    危险?当初,王家的老爷子从京城离开的时候,跟他说过。

    这二年要小心。一定要带好玉佩,不要离身。一旦感觉到危险,就离开他当时在的那个地方。

    如果不能离开,就要选一个他觉得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那现在是不是就是说,他那个有可能会危及到性命的事,就是在这一次的任务中?

    傅旭尧就算是猜到了这次任务可能会有危险,可是他还是不能离开。

    这是他们大院孩子都要经过几次的磨练任务,就算是王伶韵没有提醒他。

    他也知道这次的任务是很危险的。

    这一次可不是只为几个的毒贩子。而是一个毒品集团。这一次他们要面对的罪犯可能有好几百人。

    这些年国家出的政策,把那些毒品贩子给逼的没有办法种植和提炼后。

    却让越南、缅甸那边趁机把毒品往国内销。

    虽然想直接过去灭了那些毒品的种植和生产的地方,可是那边毕竟是属于国外的,不属于中国的地区。

    中国不能轻举妄动,轻了,起不了什么震慑性作用。

    重了又会引起二国的纠纷,现在本来就与越南的关系很差了。

    中国有什么举动,肯定会让越南拿着那点的事跟中国闹。

    而且越南这边的毒品,大部分是销往国外的。

    美国那边想动,都只能是说说。也没能有什么实质性的动作。

    如果美国能有动作就好了,那中国也有借口可以对那些毒品犯罪集团实施打击。

    想着这些,他就头痛的很。

    他现在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也没有时间跟王伶韵说的太多。

    所以跟队长,也就是那个中年男人报告后,他就让王伶韵离开了。

    他现在正是在任务中,不可能去送王伶韵的。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关系。依照王伶韵出现的时间这么的巧。

    而且还是那样偷偷的出现在这里。王伶韵现在恐怕就要被关起来被审查了。

    傅旭尧能说什么呢?只能说王伶韵的运气太好了。

    王伶韵在跟傅旭尧打过招呼后,就离开了,一路往外走去。

    她没有去追郑兰儿,现在追上去了,她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会在这里。

    所以就干脆让郑兰儿在前面,她派了一个煞鬼跟着郑兰儿保护着她就行。

    郑兰儿因为回去心切的关系,半是快走,半是小跑的,速度倒是蛮快的。

    人走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水泥公路上,但因为这边的人烟少一些。

    又等了快半个小时的时间,才算是拦到了一辆计程车。

    王伶韵的运气就好了,她是不急不慢的走着,快一个小时的时候,才走到公路上。

    等她一出来,郑兰儿刚坐上计程车离开没有几分钟。

    然后这时也来了辆计程车,王伶韵就立马上了车。也没让她等。

    这后面的事情,也就那么顺理成章的,郑兰儿安全的回去。旅行团里的人都高兴的在大厅那里问她是怎么回事。

    王伶韵在后面进到酒店里,看着热闹的样子,然后看到挑眉看着她的爷爷,王伶韵讨好的笑了笑。

    等老爷子看着自家孙女的样子,再想到她跟郑兰儿回来的相差时间。

    他觉得自家的孙女有事瞒着他,所以对着王伶韵勾了勾手指。

    让她回宾馆的房间,他要慢慢的审问她,到底是什么事情,竟然还要瞒着他。

    后面一听孙女说了救郑兰儿的过程后,老爷子很是生气的看着孙女灵灵。

    “知道自己错了吗?”

    王伶韵低着头忏悔。“我知道错了,我不该瞒着爷爷。”

    老爷子生气的原因,跟王伶韵说的不是一回事。

    “不是说你瞒不瞒着我的事。而是这件事情,你根本就不用亲自去到那个地方。”

    “而且你明知道,那里除了有罪犯外,还有警察,你去之前就没想过你自己会暴露吗?”

    “就算是有煞鬼保护你。不怕那些罪犯伤到你。”

    “但你知道不知道,有时候把自己暴露在国家的面前,才是你最大的危险。”

    “现在还在特殊时期,虽说这、年的时间,没有专门打击迷信的。可是你往枪口上撞了,人家怎么会放过你?”

    “国家跟普通的罪犯不同,罪犯惹到你了。那罪犯顶多千把个的人。你多叫几个煞鬼过去,就能让他们永远闭嘴。”

    “你能抵抗的过,千个、万个的人,你能抵抗的过,国家出动的十万个、百万人的军队吗?”

    “因为有煞鬼的关系,我们办的什么事情都顺利的完成了。”

    “你是不是就觉得这天下你什么都不用怕。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我这么多年教你的道理,和讲的那些因为被人发现与迷信相关,而被举报上去的人,他们的遭遇,你全部都给忘了吗?”

    老爷子在这三十年内,经历过和看到过的事情太多,他总结下来的经验就是。

    他们要低调的去帮人、去做好事。但就算是做好事,因他们做好事的特殊性与平常的事情不同,是以也是不能让政府注意到的。

    自己的孙女这次竟然这么大的胆子,明知道有警察,还跟过去。

    明明她自己在警察的旁边,她竟然还去问关于罪犯的事情。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