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七零农村鬼事 > 正文 第185章(第一更)
    从开始到结束,一共打了四枪,头一枪打在他之前站立的地方,没打到人,子弹肯定已经不在这里。

    剩下的,一枪子弹在宰桑右手上,一枪子弹在那个警察的腿上。

    最后的那一枪……则是对着他的……脖子。

    刚才他还勉强想出一个解释,是不是那个子弹打斜,飞到别的地方去了。

    可是现在这个在他脚边的子弹却是把他所有的推算都打破。

    傅旭尧盯着这个子弹看了一会儿后,想起什么来,伸手想要抽出那个戴在脖子上的玉佩瞧一下。

    还没等傅旭尧把玉佩抽出来,就听到队长叫他上车回去的声音。

    他眸光闪了闪,停下手里的动作。把子弹抓在手里,放进了胸口的口袋里面。

    走之前,看了王家住的这个酒店一眼后,就头也不回的上车离开了。

    当天的下午,王伶韵她们参加的这个旅行团在云南这边的停留时间也到了,又带着他们往下一个旅游地赶过去。

    这一路上,因为旅游团里都是些老人,有些是夫妻一起出来玩的,有的是个人出来玩的。在住宿的安排方面。

    除开那些夫妻外,剩下的人按性别安排,都刚好是二人一间。

    因为王伶韵跟郑兰儿年纪差不多,也都是能自己打理自己了。

    八十年代的孩子,一个个的十岁都已经开始帮家里人做事,就算帮大人做不了什么事,也都不会让大人多操心的了。

    所以导游也是放心的,让她们二个年纪小点的一间了。

    没跟老人安排在一起,一个是怕老人觉得吵。

    而王伟轩则是跟着另一个老爷爷一个房间。

    这次在他们在四川省游玩的时候,刚到的第一天早上起来。

    看到旅游团里的二位老奶奶二个黑着眼圈,神色也不怎么好看。

    别人普通的事情,王伶韵不怎么会去打听,还是正常的带着爷爷奶奶出门去游玩。

    一直到第二天,队里组织共同去一个景点游玩。旅行团的人也聚在一起等车。

    然后王伶韵不经意见见那二个老奶奶的黑眼圈更重,但是脸色却白的很。

    王伶韵看那二个老奶奶,郑奶奶也是黑眼圈,可是杨奶奶的身上却出现了煞气。

    虽然很少,但确实是煞气,这又是怎么回事?那个杨奶奶是碰到什么东西了么?

    先不管那些,王伶韵装作从杨奶奶的身边过去,轻松就把那些煞气给吸走了。

    毕竟这是老人家,不是年轻人,自行把煞气消除掉,用的时间久些,而且对他们的身体也是一种负担。

    所以王伶韵才会去帮忙,把老人家身上的煞气给消掉。

    如果是个年轻人,她就不会多事了。那点的煞气,只要没有再沾上煞气,也就二、三天的时间就能消除。

    第三天早晨吃早餐,大家都在大厅会合让导游点名的时候。

    王伶韵竟然又见到那个杨奶奶的身上又有了煞气。

    这情况就有些不正常了。这人随时在别的地方玩的时候。

    都有可能在一些不好的地方或者是不好的人那里,会沾到一些煞气。

    但这个杨奶奶,到了四川这边后,就不怎么出门,昨天出去景点游玩的时候。

    她就推说精神不好,没有出去。直到她们游玩回来,听说还是那个跟她一起住的郑奶奶给她带的晚餐回房间吃。

    一天没有出门,待在宾馆里面还沾到煞气,事情有点不正常。

    宾馆……?这让她想到她以前听到那些同学们说的一些关于宾馆的鬼故事。

    都是些什么……走廊尽头最后一间的房间不要住啊。进门前要敲门三声。

    还要按一下抽水马桶之类的,禁忌多的不得了。

    听完同学说的,那时的她就一直想着,她不要出门比较好。不然没有做到那些事情,那不就得被缠到了。

    后面好奇她仔细的问了一下,说这些禁忌的几个女同学。

    是在哪里听的国。她们回答……从网上看到的,她们也并没有碰到过。

    这话就让人听着很尴尬了。你一没碰到过,二不是学那方面的,怎么说的跟真的一样呢?

    再说了,世界这么大,总有那么几个人的运气不好会碰到那种事情的,也不代表谁都会这样啊。

    这辈子跟着爷爷学这些后,王伶韵也知道里面的一些原因。

    在外面住旅馆,只要你选的房间朝阳、通风,房间光线好。

    那90%不会碰到所谓的灵异事情,当然如果那个房间出了‘事情’的除外。

    有人死在那个房间,那短期内,可能会因为死人的关系,产生阴气或者是煞气留在里面。

    只要不是什么死的很冤的鬼。

    简单用些东西就能把死者送走,再空半个月的时间,让房间充分的被阳光照射。

    还要让房间通风,让世间的阴阳二气流通的同时,把房间里死人后产生的阴气和煞气带走。

    这样房间就没有什么事情了。

    杨奶奶是不是在宾馆碰到了什么灵异的事情呢?

    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有煞气,另一个郑奶奶就没有?

    仔细看了下,虽然郑奶奶身上的阳火有些弱。但老人家嘛,正常的情况下,是要比年轻人的阳火弱一些。

    可是这杨奶奶身上的阳火就要比郑奶奶还要弱上一半。

    这样的情况有些不好,这么弱的阳火,容易招些不好的‘东西’靠近。

    吃早餐的时候,大家都坐在那里聊天,因为旅行团里都在一起快二十天。

    大家也算是熟悉了一点,看着杨奶奶的样子,她们也都开始关心的问杨奶奶是怎么了。

    杨奶奶苦笑着还没说什么。旁边跟杨奶奶一个房间的郑奶奶帮她说了原因。

    “杨姐啊,这三天来,天天晚上做恶梦,半夜叫着醒过来。我这个睡眠差,她有一个动静我就醒了。”

    郑奶奶倒也不是抱怨,也只是有事说事。

    不然这二天,杨奶奶不怎么出门,都是郑奶奶主动帮忙带的饭菜回房间吃。

    “也不知怎的,杨姐一到这里就这样。之前我们都睡在一个房间,也没见她做过恶梦,半夜吓醒的。”

    “一到这里就老是半夜被吓醒。问杨姐吧,她也不说是做什么恶梦。”

    这话一说,其他的老人都面面相视着,有心想说什么,但又没有说出来。